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汨罗天空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2005年1月17日,前国务院总理,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病逝。中共当局意图瞒天过海,新华社只播发一条简短的电讯,中国大陆许多报纸都把新华社的这则“通稿”放在最不显眼的边角处,同时,互联网上,“赵紫阳”成为一个被重点屏蔽的关键词。我转贴部分纪念他的文章在一些论坛上,尽管隐去了其名字,但转眼就被删除。我为当局杯弓蛇影的张惶和无耻感到恼火,发贴声讨说:“我郑重向删除该帖的执行者及幕后黑手表示强烈抗议,并转告一个曾经的事实,前苏联解体后,许多曾参与监听和控制群众言论自由的克格勃人员因羞惭而自杀。自杀乃其人性未泯,以死谢罪。你们若人性已泯,自然不至如此。但是,既人性已泯,又何异于畜生?网络是人类文明的产物,畜生不宜,望尽快远离为盼!”视一个老人的亡灵为心头大患,必欲抹除而后快,可见当局违背人伦,丧尽天良到何等地步。对自己的党魁尚且这般无情,鱼肉百姓就更是肆无忌惮了。半个多世纪来,畜生当道,人祸不止,民灾不断。

   赵紫阳也曾是人祸的元凶。诚如司鹏程在《 紫阳是个好同志?何许人也!》一文中所指,赵紫阳13岁参加“革命”,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其后助纣为虐,在杀地主的过程中赢得了“土改专家”的美誉。在广东主政十数年,除了文革开始的头两年稍受冲击外,其余时间一直忠实推行着所谓“村村流血,户户斗争”的极左路线。从“土改”、“剿匪”到“镇反”、“肃反”、“三反”、“五反”以及后来的“反右”、“四清社教”,共产党欠下的累累血债亦有他的一份。邓小平是继毛泽东之后中共党内的第二个大独裁者,独裁者往往是世界末日的困兽,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众望所归的大救星。比如把毛泽东被神化为红太阳,邓小平则以“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自称。对处于穷途末路的中共来说,改革开放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在其“猫论”的动员下,一场摸石头过河的改革启动了,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是“过河”的重要举措,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是党文化首次进行的自我反省和否定,就是这一小小的变革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把大集体下习惯于从群体去把握个体的传统陋习转变为个人对土地的责任,他律内化为了自律,自耕自种,农业初获丰收,以至民间流传着“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佳话。

   但是,农民对土地的责任无法向权利进行过渡,这种变革就注定仅是昙花一现。价格双轨制,剪刀差等种种变相掠夺再次把农民推向水深火热之中。高速公路是经济发展的标志性产物,却成为横亘在城市与乡村的围墙,“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圣喻”和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贫富悬殊,使部分农民只能把“进城”和“吃皇粮”视作出人头地的最高理想。马克思认为,小农的政治影响表现为“行政权力支配社会”,表现为“教士传统”和“军队权威”。由此,在跛足的改革中,公仆变成了主子,奉献变成了剥夺,斗争变成了整人,关系和权力也就变成了主导社会资源分配的杠杆。用国家的钱买政府的权,又用政府的权赚国家的钱成为少数人一夜暴富的秘密。官僚腐败成为了社会发展的巨大障碍,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势在必行。政治上的多元化和多党制是文明社会的大势所趋。数十年的腥风血雨,也令赵紫阳深谙专制的祸害,迷途知返,以偿债的勇决积极筹划和推动着政治体制改革。1989年,籍着悼念改革领袖胡耀邦,一场旨在要民主自由、反贪污腐败的学生运动由此风生水起。

   要求民主对惯于赖帐和独裁的共产党集团来说,无异于与虎谋皮,赵紫阳及其支持者自然成为异类。所谓党同伐异,独裁者视一切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为敌。为保住权势,他们以身作则,通过宣传和杀戮彻底压制和铲除国民的人性,把国民变为他们刮取利益和扩展权力的工具和炮灰,唆使军队和不明真相的群众随时像野兽般地扑向胆敢挑战的政治对手和异议分子,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就是这样地死于非命。赵紫阳的命运与此相同,但他的光辉聚焦在反对暴力镇压学生的爱国热忱的表态中。据1月19日《国际先驱论坛报》记者Jonathan Mirsky的报导,在政治局的辩论中,赵紫阳一再建议与学生谈话解决问题。而前国家副主席王震破口骂道:“龟孙子(指学生),死了活该,他们当自己几斤重,敢在广场待着?哪个想反党,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在无可挽回的情况下,5月19日晚,赵紫阳突然出现在广场的学生中间,他哽咽着说:“我很对不起你们,我来晚了。”他是去赎罪认错的,在一帮精神阉奴和专制魔头跟前,他选择了放下屠刀恢复人性。

   赵紫阳被去职的前几天,邓小平称:“我身后有军队撑腰。”赵回答说:“我身后有亿万人民。”邓的回答是:“那你一无所有。”可笑的是一无所有的赵紫阳到死都让中共当局惊恐不安,他的逝世引起了海内外的热切关注,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被连番追问有关赵紫阳逝世及八九民运问题,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回应称,早在89年6月举行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及92年10月召开的九中全会,已对赵紫阳与六四事件有了结论。 而所谓结论,就是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将六四事件定性为“一场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政治动乱”。在1989年第21期的中共党刊《求是》上,一篇署名吴建国的《论腐败现象的根源》一文依此结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该文在列举种种腐败现象后,极尽了污蔑之词反打一耙说:“赵紫阳同志的问题尤其发人深省。在他身上,就散发着强烈的封建‘家长制’、‘一言堂’的气息。颐指气使,专横跋扈,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惟我独尊,委过于人,委罪于人,从来不承认有半点错误。”“有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别是赵紫阳,不但对此置若罔闻,而且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及其伴随的腐败现象大开绿灯,致使其如决题之水席卷而来,乃至成为这场持续了五十多天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祸根。”

   事实上,赵紫阳在决策过程中相当民主,不但听取党内专家的意见,也注重党外专家的建议,被海外学者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精神领袖。时间已经证明,只有一党独裁才真正是天怒人怨的祸根。六四后,赵紫阳对道义的担当始终让中共当局咬牙切齿,为消除他表现在良知上的示范和影响,阻拦民众自发的致哀和悼念,他们居然绑架和软禁了林牧,鲍彤,刘晓波等一大批知名的异议人士,简直就是欺宗灭祖,无法无天。需要忠告的是,你们现在的确是有军警和子弹撑腰,你们甚至有能力把中国变成古巴和朝鲜。但是,你们妄想扼杀人们对民主和自由追求却是万万不能。赵紫阳走了,铁血和强权还在继续。富强胡同一十五年的悲凉和缄默在他临终那一刻化作了一道眩目的光芒,透过了中南海上空的沉沉阴翳,看前清华的舞蹈队队长和上海滩戏子们丑态百出。赵紫阳的女儿说:“我爸爸终于自由了。”这是一种无声的控诉,更是一种神性的昭示:丧钟敲响了,一个充斥着谎言和暴戾的时代该结束了。紫阳高照,春天来临,万物苏醒,世人麻木已久的神经也再次感觉到了痛,为良知而痛,为国殇而痛。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2005年1月23日 --------------------------原载《议报》第182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