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汨罗天空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1917年,卡夫卡写了篇小说《万里长城建造时》。小说写道,“我”,一位刚满二十的平民百姓被征修长城。修长城是来自皇帝的命令,为什么及如何修,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所根本不知道的。在上司的办公室里,人类的一切思想和愿望都在转动,而一切人类的目标和成功都以相反的方向转动。但透过窗子,神的世界的光辉正降落在上司的手所描画的那些计划之上。某些“高级官吏,由于一场美好的晨梦的激发而心血来潮,匆匆召集一次会议,又草草作出决议,当晚就叫人击鼓将居民从床上催起,去执行那些决议,哪怕是仅仅为了搞一次张灯结彩,以欢庆一位昨天对主子们表示了恩惠的神明,而在明天,彩灯一灭,就立刻把他们鞭赶到黑暗的角落里去。”卡夫卡以他独特的思辩揭示了长城所隐喻的黑暗。在中国的文化中,几千年来,除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控诉着独裁者对老百姓残酷的徭役外,长城一度被视为民族自豪的精神象征。自从太空上能看到长城被确证为假新闻而让许多国人大为沮丧后,近来,新华网大张旗鼓地报道:瑞士一家公司在2000年至2004年12月31日期间通过因特网进行民意测验评选出的新世界七大奇迹中,万里长城名列榜首。这无疑是一条让民族主义热情再次膨胀的大好消息,众多官方媒体纷纷转载

   修长城的目的是用于对付游牧民族的骑兵战术,公元前218年,秦王朝派大将蒙恬,带兵三十万,北击匈奴。为进一步巩固边防,在燕、赵、秦旧长城的基础上,修筑了“起自临洮(今甘肃岷县),至于碣石(山名,河北昌黎县北)”的万里长城。《史记》载,秦始皇“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然而,到了秦二世手里,秦王朝就迅速地分崩离析了。崩溃是从内部开始的,长城并没有发挥过任何防御功能,如山西雁门关是军事险地,宋初名将杨敬业就是因为在这里抵御契丹,孤军战死。西征大将军冯胜克了河西以后,明王朝在边防上实行了一系列整修,东起蓟东,西至嘉峪关的旧长城就是那时扩建修整的。可笑的是,1550年,鞑靼兵从古北口入关,明军溃退,北京被围。而乜先入侵,王振挟英宗仓卒出征,结果被围于土木堡,成为瓦刺臣奴。到日本军占领东三省,建立满州国,飞机和大炮更是朝中原大地长驱直入,被誉为“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至今仍能看见被轰炸的痕迹。

   抗日胜利后,共产党夺取了国家政权,它蛊惑着国民用血肉之躯筑起新的长城,称兵跋扈,以至伏尸无数,饿殍遍野。二十世纪末,国际互联网的出现使共产政权的阴谋渐被大白天下,其精心垄断罗织的政治谎言如泡沫般破灭。于是,在日暮途穷的哀叹中,独裁统治者便倾国家之财,着手打造着一条网络长城,他们美其名为“金盾工程”。据互联网研究专家格里格·渥尔顿在2001年发表《中国的金盾工程》的长篇研究报告披露:“2000年五月,国家安全部在中国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装设了两个‘黑盒’——专门监视追迹个人电子邮件内容和活动的设备。再者,政府官员正与深圳大学的专家发展一套‘电子邮件过滤系统’,能够在没有收件人同意或知情的情况下察觉和删除‘不必要的’电子邮件。最近,公安部更参与建立虚假的代理服务器,以便监视那些意图回避官方防火墙的网民。”

   中共政权将金盾工程视为确保政治权力的重要工具。中央电视台报道,截至2002年为止,金盾工程的初期工程花费了人民币六十四亿元,负责实施的网络警察达三万之众。渥尔顿指出,到2009年,中国安全部门对每个人的监控可以深入到每家每户。旧式的审查制度目前正被金盾工程这个无处不在的大规模监控所取代,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涵盖所有网络监控的庞大线上数据库,包含语音及人脸识别、闭路电视、智能卡、信用记录与网络监控技术。人们在电话上只要一开口,声音就能立即被识别出来;即便上街,摄像机也就能确认出你的面目。今年4月以来,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为全市所有的网吧业主免费安装一套间谍软件,用于远程全天候的窥探。这让许多人惊呼,《一九八四》又临中国。

   作为极权主义的经典,“老大哥在看着你”是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预先洞见的场景。 一个“能够同时接收和放送”的监控国民的“电幕”使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其眼皮底下无所逃遁。为达到监视的无所不在,中共最开始还只是发动着群众专政,由戴红袖章的大爷大妈在各个胡同路口警惕着过往行人。于今,这一切通过金盾技术自动完成。该技术不仅可以实时获取上网用户的信息,并实时提供给公安和文化稽查部门,也就是说他们对网上的一言一行皆了如指掌,滴水不漏。奥威尔在一次演讲中说:“极权主义废除了思想自由,其彻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时代闻所未闻的。而且认识到下面这一点很重要:它的思想控制不仅是负面的,而且是正面的。它不仅不许你表达(甚至具有)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规定你应该怎么思想,它为你创造一种意识形态,它除了为你规定行为准则以外,还要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尽可能把你与外面世界隔绝起来,它把你关在一个人造的宇宙里,你没有比较的标准。”

   金盾工程在网络镇压中确实起到了立杆见影的作用,2003年记者无国界的报告指出,中国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个人意见而遭到关押的人数是世界上最多的。2004年1月28日,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再次指出,中国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或交换信息而遭到逮捕或监控的人数暴增,这些遭到拘留的人包括学生、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工人、作家、教师、公务员、离职员警、工程师与商人。他们全都是因自由言论遭到关押,被控以各种不同的“罪行”,包括网络请愿、要求改革与终止贪污、计划成立民主政党、散布“非典”谣言、反对迫害法轮功与要求重新定位六四民运。胡锦涛当政以来,网络迫害变本加厉,继拘捕了诗人师涛,及传讯了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刘晓波、理事余杰和政治理论家张祖桦后,浙江一批民主党人士相继受到警方打压,更为残酷的是杨天水在平安夜被警察无辜带走,一个对国家民族赤胆忠心的良心作家居然被诬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2004年年底,大抓捕在金盾技术的严密辅助下疯狂地展开。为苟延残喘,统治者把自由和民主设想成一种瘟疫状态,妄图彻底摧毁一切社会公义和良知,竭尽全力地封锁异议的声音和掩饰真相。在政治恐怖主义的阴影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年,毛泽东在侥幸突破围剿的逃亡路上,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洋洋得意地写下了《清平乐·六盘山》一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 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独裁者习惯以龙自喻,变化多端,为所欲为。而苍龙则指太岁,即凶神恶煞,是一个兴灾起祸的瘟神。独裁者的个人权力是无边无际的,独裁统治下的人民的苦难也跟着无穷无尽。纵观历史,长城是历代封建王朝败亡的见证,用金盾来维护独裁专政也注定不会成功。对于中华民族来说,不管是修筑长城还是打造金盾,都只是加速罪恶的累积和传染,祸国殃民。

   2005年1月2日 --------------------------原载《议报》第179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