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马建文集]->[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马建文集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莫 言 的 政 治 智 慧 与 中 国 文 学
· 一 将 成 名 万 骨 朽
·家庭与国家政治
·流亡作家马建:努力做着老鼠躲猫的游戏
·习醒狮的中国梦
·长篇小说《BeiJing Coma 北京植物人》
· 民族与民主是刺向极权的双刃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点击看TV转播:http://www.ntdtv.com/xtr/b5/2007/07/26/a_61850.html
   兩千零六年的中國文壇並沒有什麽值得誇耀的作品問世,然而臨近年末的幾個熱門事件,卻給死氣沈沈的文壇增加了不少的話題。一是遼寧著名作家洪峰,因缺勤被停發工資,而在瀋陽街頭當衆乞討。引發了人們對延續了五十多年的專業作家供養制度的質疑。
   二是詩人葉匡政發表文章稱,中國文學已經死了,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熱烈反響。人們普遍認爲,中國文學的現狀卻是越來越糟;作家和批評家的獨立性喪失,缺乏社會責任感;文學作品難以獲得大衆的認可。

   就在人們還在爭論中國文學是否已經死了的時候,兩千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重慶晨報』報道了德國著名漢學家顧彬,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中國當代文學是垃圾」;「中國作家膽子特別小」的消息。儘管顧彬後來澄清,他說的是「中國當代美女作家的作品,不是文學,是垃圾」,然而搜狐網的民意測驗顯示,超過85%的網民贊成「中國當代文學是垃圾」的說法。
   那麽究竟應該如何評價中國當代作家?中國文學的現狀又是怎樣的呢?請看『大紀元時報』記者鹿豐和『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林沖對著名作家馬建的專訪,希望能幫助您瞭解當代中國文壇的真實狀況。
   【旁白】馬建,山東青島人。一九八七年因中篇小說『亮出你的舌苔』而引發了中國文壇的一場政治風波, 其作品被查封銷毀,並受到批判。著有長篇小說『思惑』、『拉麵者』、『紅塵』、『九條叉路』;中短篇小說集『怨碑』;文集『人生伴侶』等。他的作品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兩千零四年法國的文學月刊『閱讀』雜誌第五期,選出代表本世紀的全球五十位作家,馬建是唯一入選的中國作家。
   當代中國文學的歷史與現狀
   【馬建】我想在剛「解放」一直到鄧小平改革開放這個階段,可以說所有的作家是全軍覆沒,留下的只是一個名字,他們的作品他們自己也不敢承認了。我們也看到了像巴金 老舍,從「解放」那天起就沒再寫作品。但是他們還不斷地喊:他們解放了;他們自由了,但是他們再也寫不了東西。可以說中國文學一片空白。
   【記者】:那有沒有起碼一部作品呢?
   【馬建】你要説是『金光大道』嗎?什麼『林海雪原』嗎?這只是他們最典型的一種,就是共產黨所說的「社會主義文藝作品」。這樣的作品不可能是留芳百世的,它只是一些共產黨的宣傳工具,宣傳的是一種個人如何服從黨,為了黨獻身的一個概念。所謂的為工農兵服務, 實際上是爲了共產黨服務嘛。覺得這足以可以説明在中國 在共產黨這種社會,文學是沒有辦法生長。
   他們基本上是模仿蘇聯那套體制, 就是先是建了一個作家協會,像是正常工作一樣;然後給這些所謂的這個職業作家們一些生活條件。從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這一批作家跟過去老舍、巴金又不一樣了。他們好像是變成一種簽約作家,這些作家也會給他們一個每年的工作量,好像是八萬多字發在省級的文學刊物上。還會給他們一些住房啊 電話啊,評級別呀,然後一些榮譽地位。那麼我覺得這種制度是非常恐怖的,這種制度導致很多作家,為了他們這些生活的利益,就放棄了一個作家寫作的立場。包括我們這代-八十年代很多作家一旦加入了「作協」,你會發現他們一點兒一點兒慢慢地消失了。我的那個『拉麵者』這篇小説主要就是描寫了這麼個作家,他腦子裏面想了很多故事,但是他永遠寫不了故事。
   那麼到了八十年代之後,出現了很多優秀的文學作品,也出現了一批作家,像劉心武這批作家;包括剛開始的王蒙;剛開始的賈平凹,這些作家一開始都不錯,有很多這種衝擊社會的力量。他們描寫小人物的生活,描寫社會對人的壓抑。但是這批作家很快地就被共產黨給吸收進去了,變成了一個體制裏面的一些文化官員。像張賢亮基本就是一個很大的一個廳級領導嘛;其他的像舒亭也是他們福建省的一個什麼作協副主席,現在都是很高的領導;都是可以說永遠不愁下崗的人,中產階級以上的共產黨的高級文化幹部。
   在這種制度下,這些作家跟五十年代有個最大的差別,就是他們顯得更開放了;他們顯得就是什麼都可以寫了,但是他們並沒有觸及到什麼都可以去發表。我覺得最巧妙的一點,他們在寫的時候已經知道,那些東西可以寫;那些東西不可以寫;或者說那些東西寫了以後黨會不高興,他們在自己的筆下已經會控制了。而這點我覺得跟那個五十年代那批老作家,基本上是一脈相承。還是就是說在共產黨的這個思維概念裏面,不要有思想;不要有個性;不要有這個走到你內心的那種極端;不要有這種所謂的個人化的東西;我覺得這一點是沒有太大的變化。
   我想這也是反映中國作家,由於他們進入到了這個體制裏面,成爲體制裏的一個即得利益者,他們沒有辦法變成一個獨立的作家,去獨立的思考;或者說他們的這個內心那種寫作的自由,跟共產黨的要求是沒有辦法合拍。或者是矛盾的;或者是對立的;或者就是融為一體的。
   当時無論是胡耀邦啊,還是趙紫陽,還是鄧小平,有一個階段 在八十年代初還是一個開放的社會。那個時候雖然包括我的作品也被查封,但是會不斷的有些作品會突破。被查封,突破,突破,這是八十年代一個非常大的一個特點。
   像『白鹿園』這樣的作品,可以說算是一個比較典型的;像賈平凹的作品,也算是一個典型;還有包括那個張煒的『古船』啊;也包括這個韓少功的小説啊。他們這一批作家的作品,由於他們內心當時都受到了傷害,或者插了隊,或者這個改革開放以後,被這個西方的文化給衝的頭昏眼花的。他們都會去觸動自己的社會,觸動自己的神經,寫了一些作品。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我發現很多作家就溜走了,盡量的躲開現實了,寫的越遠越好,寫到一直寫到這個清代,這就開始了。那麼現實社會人們觸動的它的這個機會就越來越少了,而人們也慢慢的習慣於好像是,文學跟現實不要太貼近。
   但是到了九十年代之後,這批新作家像朱文啊,像蘇童啊,畢飛宇啊,他們會比這一代的這個作家又往前走了一步,就是他們雖然不敢觸及共產黨的這個現實社會,但是他們會這個含沙射影,寫一些過去一百年前的中國;國民黨時代的中國,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可以存在下去。但這有個最大的一個弱勢,或者一個缺點,就是讓西方人以爲這就是中國文學;這就是中國的社會;這就是中國的現實;而真正的中國的現實反而沒有人去踫撞了。我覺得這是一種誤導,也是害了很多這個西方的讀者,他們從這裏面讀不到中國社會的真實狀況。
   當代文學帶給世界的誤解
   【馬建】比如説在法國去年是一個中國熱,大陸請了差不多三十二個是多少個這種大陸作家,幾乎是一個很龐大的作家代表團,來宣傳就是社會主義有作家;共產黨社會有大批的作家、文學作品他們的餘華,還是他們的李銳,還得了一個法國的什麼騎士勳章,好像是獲了一個什麼獎。但是,今年這個熱很快就過去了。
   中國人對中國社會的無知,西方人對中國社會的幼稚。這個幼稚表現在他們那種,以爲中國就應該穿個旗袍馬褂過來,跟你握手,開始喝中國茶,他們覺得這就是中國啊。中國真有意思,到中國去玩去,到了什麼桂林山水,看了看,拍了照片然後一腦子幸福的回憶。這是一種外國人,這種人比例很大的。那麼他們並不知道中國社會發生的事。
   我在英國的一個朋友,他們收養了兩個中國孩子,這兩孩子是榆林的。所以他會過來問我,榆林是個什麼樣子?我就跟他們講。我要給他們講這些孩子為什麼被抛棄,「計劃生育」是什麼,每年多少女孩子都被扔了,都在街上,都流產了。我都一點點告訴他。甚至有些孩子女孩子都被煮了吃了。他最後哭了,他養了兩個孩子很可愛,他不知道中國是這麼一個背景。
   所以這個東西也挺可怕的,就是西方人已經接受了這個東西,因爲中國的政治經濟強大,他們以爲中國的文化也跟著強大,這是很可笑的。在中國恰恰是由於它這個經濟快速的龐大,這個思想和人文跟不上去,恰恰是一個變態的社會。而這個變態的社會沒有很強有力的文學作品,去把這個社會表現出來。而這種控制思想,不控制經濟,導致人的這種變態,也是很厲害的。
   【主持人】拉麵,是中國西北民間的一種手工製作的麵條,拉麵的手藝不僅展現了民間的智慧,而且蘊涵著生活的哲理。馬建的小說『拉麵者』是一部以「六四」民主運動爲背景的寓言小說。在這部小說中他描寫了一系列的小人物,這些小人物被無形的拉麵者拉來扯去,即沒有了自我,也失去了生命的意義。
   二零零三年馬建的作品在被禁封十五年後,『拉麵者』終於得以在中國大陸出版,然而作爲代價或者說是妥協,大陸版的『拉麵者』近一千多處被刪改,作者的名字也由馬建變成了「馬建剛」。 與馬建荒誕幽默的寫作風格不謀而合,他的作品在大陸的境遇也相當的滑稽和無奈,也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黑色幽默」吧,然而馬建將其稱爲「荒誕社會的紅色幽默」。專制下的畸形與荒誕
   【旁白】 荒誕已經嚴肅地成爲了中國人的生活,甚至就是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其實現實遠比我的小說更荒誕。
    - 馬建
   【馬建】這個小説我名字叫『拉麵者』的原因就是中國人像一個面團一樣,可以被拉來拉去,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自己被拉來拉去。這個形狀是什麼樣子,不是由他說了算,而是由那個拉麵人說了算。那麼我這個「拉麵者」在小説裏面並沒有出現,我就是要描述這種一種無形的一雙手,可以把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拉的千絲萬縷。
   我為什麼要寫這些小人物的這種命運呢?對我來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中國社會每一個小人物他們都活的不光彩,他們沒有做人的一種起碼的尊嚴,我不相信今天那些有尊嚴的,或者說活得很光彩的人有一天有一天他説不定也是一個最不光彩的人。趙紫陽也曾經活得很光彩;我說李鵬也活得很光彩;楊尚昆也許活得很光彩,但是有一天他們可能都不光彩。因爲這麼一個可怕的政治制度它不只是吃掉那些受害者,也吃掉那些制定政策的那些人的本人。
   因爲我跟讀者經常溝通嘛,我發現讀者感興趣的往往是一個故事。他們從中國的這些文學裏面讀一個小説,讀一個小人物的命運,他們覺得不錯了。說這也不都是文學嘛,該寫的都有了。但我不是這麼看。我恰恰認爲他們在專制國家,在一個出版不自由,或者是出版被審查的國家,它出來的作品是非常危險的。因爲它這些東西都具備,但是它不具備思想;不具備一個作家的道德意識,或者道德判斷。讀者在這裡邊讀完了以後,也就喪失了一種道德判斷,這是很危險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