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刘逸明文集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据海外媒体报道,包括章怡和在内的20多名中国大陆作家,被中共有关部门阻止到香港参加国际笔会的亚太区会议,这被阻止的20多名作家之中,绝大多数是国际笔会下属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国际笔会在会后所举行的记者会上对中共当局严重践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行为以及对大陆作家与会的阻挠进行了严厉批评。
   
   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站上写得很清楚,该组织是“全世界用中文写作、编辑、翻译、研究和出版文学作品之人士自由结合的非政府、非营利、非政党的跨国界组织”。独立中文笔会由一批流亡中文作家和中国国内自由作家共同创立于2001年,正因为这些作家有着中国官方作家组织所无法比拟的独立性和良知,所以在伦敦举行的第67届国际笔会代表大会上获高票接纳为国际笔会下属分会,并已成为国际笔会中最有活力的分会之一。
   
   独立中文笔会一直秉承国际笔会宪章的宗旨,致力于在全世界弘扬中文文学,维护世界各地中文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尤其关注中国大陆写作者的自由写作和出版。独立中文笔会创会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6年,但其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中国官方的任何一个文学组织,首任主席刘宾雁先生曾被誉为“中国的良心”,现任会长刘晓波先生在进行自由写作方面堪称中国的领军人物。

   
   也许是因为独立中文笔会中诸如刘晓波先生这样有着特殊政治背景的人比较多,所以一直都被中共当局视为有政治目的准政治组织。据此前的香港《开放》杂志透露,有关部门已经将独立中文笔会内定为非法组织,从一些会员根据自己的经历所反映的情况看,此说并非空穴来风。虽然迄今为止,中共当局还没有任何理由宣布独立中文笔会为非法组织,但对独立中文笔会成员的打压和骚扰以及各种限制并不亚于对待非法组织。独立中文笔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文学组织,现在是,将来也是,很多会员只是以写作的方式来表达对黑暗现实的不满,体现对社会的人文关怀,并无走入政坛和中共分庭抗礼之想法。
   
   然而,曾经在中国的历史上制造出数不胜数的人间惨剧的中共,在意识形态急剧破产的当下,已经表现出了草木皆兵的心态,它们无法挽回已经几乎流失殆尽的民意,只希望广大民众违心地对其表示支持,至少要保持沉默。一句话,只要不公开地揭露和反对它们,私下里随便你怎样骂,它们都无所谓。独立中文笔会的绝大多数作家都是因为厌恶中国的创作环境和对自由写作的渴望而加入到笔会当中。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加入独立中文笔会就会有人给自己贴上另类的标签,而且很有可能会招来前所未有的麻烦,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创作尊严和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们早就将很多东西置之度外。
   
   胡温登台以来,虽然在有些方面比江泽民时代有所进步,但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并未见丝毫的松动。仍然不断有媒体被封杀、有著作被禁止出版、有异议人士被抓捕。即使是在需要树立良好形象的奥运前期,此类事件还是时有发生,可见,中共当局已经把维护专制制度和控制意识形态放在了首要位置。独立中文笔会的作家大多对社会有清醒的认识,看待问题有自己独立的观点,这自然犯了中共当局的大忌。也许很多中共党内的人士都知道独立中文笔会不会成为政治组织,发起政治运动,但一旦笔会的人数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势必会带动更多的中国人在法律的范围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样的话,中共再进行愚民统治或是为所欲为就将遇到巨大的阻力。
   
   早在此次国际笔会亚太会议召开前一个多月,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小乔就被上海当局以非正当理由拒绝发放港澳通行证,致使她无法前往香港开会,随后,笔会会员刘水也被以相似的理由拒绝办理相关证件。针对此事,两位会员先后在海外媒体表示了抗议,但结果仍然未能发生转变,紧接着,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会员被剥夺赴港权利,有些会员虽然可以顺利拿到证件,但最终还是因为有关部门的约谈而无法成行。当然,约谈还算是比较人性的手段,海南警方为了阻止会员秦耕先生与会,竟然将他的港澳通行证强行收缴,而笔会理事赵达功先生和会员昝爱宗先生则都在深圳的边检站被中途拦截。最为可悲的是,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出境的权利早已经被剥夺,就算是其它时候,他也无法踏出国门半步。
   
   此次国际笔会亚太区会议于2007年2月5日结束,笔会年度自由写作奖颁给了被称为“天安门母亲”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作者丁子霖,而表扬年轻作家追求真理和自由而设的林昭奖则颁给了杭州作家昝爱宗,两位获奖者均因当局的阻挠而未能出席会议领奖仪式。很明显,中共当局的此次行动是全国统一的,所针对的对象就是独立中文笔会。就连国际笔会主席格鲁沙先生到中国大陆访问的时间也被推迟,可见中共当局对此次会议的高度重视和恐惧。通过第三国成功进入香港的大陆著名自由记者高瑜愤怒地指出,中共当局对昝爱宗这样有合法进入香港证件的人的阻挠是执法犯法。
   
   中共当局在喊腻了“三个代表”之后,最近对“和谐社会”的鼓噪更是不遗余力,虽然中共治国的口号一直都是冠冕堂皇,但在现实中所干的很多事情都是与其应有之义背道而驰,此次独立中文笔会作家的遭遇便是对“和谐社会”的最好注脚,即使奥运会的召开日益临近,但中共当局对民众的高压态势并未有根本的转变,独立中文笔会已经成为中共政治环境的试金石。正如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在笔会的纪录片中所言:“我们不会屈从于任何打压,无论这种对于自由写作的压力来自哪些方面。”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出境权也是一般公民应有的权利,即使中共当局将独立中文笔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笔会作家也会继续秉承“自由写作高于一切”的创作理念无畏地进行文学创作。
   
   2007年2月8日
   
   --------------------------
   原载《议报》第28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