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刘逸明文集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据海外媒体报道,包括章怡和在内的20多名中国大陆作家,被中共有关部门阻止到香港参加国际笔会的亚太区会议,这被阻止的20多名作家之中,绝大多数是国际笔会下属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国际笔会在会后所举行的记者会上对中共当局严重践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行为以及对大陆作家与会的阻挠进行了严厉批评。
   
   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站上写得很清楚,该组织是“全世界用中文写作、编辑、翻译、研究和出版文学作品之人士自由结合的非政府、非营利、非政党的跨国界组织”。独立中文笔会由一批流亡中文作家和中国国内自由作家共同创立于2001年,正因为这些作家有着中国官方作家组织所无法比拟的独立性和良知,所以在伦敦举行的第67届国际笔会代表大会上获高票接纳为国际笔会下属分会,并已成为国际笔会中最有活力的分会之一。
   
   独立中文笔会一直秉承国际笔会宪章的宗旨,致力于在全世界弘扬中文文学,维护世界各地中文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尤其关注中国大陆写作者的自由写作和出版。独立中文笔会创会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6年,但其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中国官方的任何一个文学组织,首任主席刘宾雁先生曾被誉为“中国的良心”,现任会长刘晓波先生在进行自由写作方面堪称中国的领军人物。

   
   也许是因为独立中文笔会中诸如刘晓波先生这样有着特殊政治背景的人比较多,所以一直都被中共当局视为有政治目的准政治组织。据此前的香港《开放》杂志透露,有关部门已经将独立中文笔会内定为非法组织,从一些会员根据自己的经历所反映的情况看,此说并非空穴来风。虽然迄今为止,中共当局还没有任何理由宣布独立中文笔会为非法组织,但对独立中文笔会成员的打压和骚扰以及各种限制并不亚于对待非法组织。独立中文笔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文学组织,现在是,将来也是,很多会员只是以写作的方式来表达对黑暗现实的不满,体现对社会的人文关怀,并无走入政坛和中共分庭抗礼之想法。
   
   然而,曾经在中国的历史上制造出数不胜数的人间惨剧的中共,在意识形态急剧破产的当下,已经表现出了草木皆兵的心态,它们无法挽回已经几乎流失殆尽的民意,只希望广大民众违心地对其表示支持,至少要保持沉默。一句话,只要不公开地揭露和反对它们,私下里随便你怎样骂,它们都无所谓。独立中文笔会的绝大多数作家都是因为厌恶中国的创作环境和对自由写作的渴望而加入到笔会当中。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加入独立中文笔会就会有人给自己贴上另类的标签,而且很有可能会招来前所未有的麻烦,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创作尊严和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们早就将很多东西置之度外。
   
   胡温登台以来,虽然在有些方面比江泽民时代有所进步,但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并未见丝毫的松动。仍然不断有媒体被封杀、有著作被禁止出版、有异议人士被抓捕。即使是在需要树立良好形象的奥运前期,此类事件还是时有发生,可见,中共当局已经把维护专制制度和控制意识形态放在了首要位置。独立中文笔会的作家大多对社会有清醒的认识,看待问题有自己独立的观点,这自然犯了中共当局的大忌。也许很多中共党内的人士都知道独立中文笔会不会成为政治组织,发起政治运动,但一旦笔会的人数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势必会带动更多的中国人在法律的范围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样的话,中共再进行愚民统治或是为所欲为就将遇到巨大的阻力。
   
   早在此次国际笔会亚太会议召开前一个多月,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小乔就被上海当局以非正当理由拒绝发放港澳通行证,致使她无法前往香港开会,随后,笔会会员刘水也被以相似的理由拒绝办理相关证件。针对此事,两位会员先后在海外媒体表示了抗议,但结果仍然未能发生转变,紧接着,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会员被剥夺赴港权利,有些会员虽然可以顺利拿到证件,但最终还是因为有关部门的约谈而无法成行。当然,约谈还算是比较人性的手段,海南警方为了阻止会员秦耕先生与会,竟然将他的港澳通行证强行收缴,而笔会理事赵达功先生和会员昝爱宗先生则都在深圳的边检站被中途拦截。最为可悲的是,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出境的权利早已经被剥夺,就算是其它时候,他也无法踏出国门半步。
   
   此次国际笔会亚太区会议于2007年2月5日结束,笔会年度自由写作奖颁给了被称为“天安门母亲”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作者丁子霖,而表扬年轻作家追求真理和自由而设的林昭奖则颁给了杭州作家昝爱宗,两位获奖者均因当局的阻挠而未能出席会议领奖仪式。很明显,中共当局的此次行动是全国统一的,所针对的对象就是独立中文笔会。就连国际笔会主席格鲁沙先生到中国大陆访问的时间也被推迟,可见中共当局对此次会议的高度重视和恐惧。通过第三国成功进入香港的大陆著名自由记者高瑜愤怒地指出,中共当局对昝爱宗这样有合法进入香港证件的人的阻挠是执法犯法。
   
   中共当局在喊腻了“三个代表”之后,最近对“和谐社会”的鼓噪更是不遗余力,虽然中共治国的口号一直都是冠冕堂皇,但在现实中所干的很多事情都是与其应有之义背道而驰,此次独立中文笔会作家的遭遇便是对“和谐社会”的最好注脚,即使奥运会的召开日益临近,但中共当局对民众的高压态势并未有根本的转变,独立中文笔会已经成为中共政治环境的试金石。正如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在笔会的纪录片中所言:“我们不会屈从于任何打压,无论这种对于自由写作的压力来自哪些方面。”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出境权也是一般公民应有的权利,即使中共当局将独立中文笔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笔会作家也会继续秉承“自由写作高于一切”的创作理念无畏地进行文学创作。
   
   2007年2月8日
   
   --------------------------
   原载《议报》第28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