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刘逸明文集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随着江泽民在中国政坛的日益淡出,“和谐社会”的口号在取代“三个代表”以后被中国媒体喊得越来越响亮。虽然胡温在上任以后解决了一些诸如“三农”之类的棘手社会问题,但中国民众的处境并未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圈地的巨大利益使得不少地方政府敢于无视党纪国法而铤而走险,土地被剥夺的农民和遭强制拆迁的城市居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不得不打破昔日的沉默,向强权发出愤怒的呼吼。然而,即使老百姓的抗争理直气壮,但在地方政府的眼中,他们就是威胁社会稳定与和谐的动乱之源。据有关媒体报道,中国民众的上访数量正在逐年攀升,发生在中国的各种警民冲突事件也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由此可见,在“和谐社会”的表象之下,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经十分激烈,长此以往,大规模的民众抗争事件将必然出现。
   
   警察原本应该以维护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天职,中国的警察更是有着“人民警察”的美丽称号。然而,现实生活中的中国警察和美其名曰“人民子弟兵”的中国军人一样,所扮演的是为维护专制制度和维护利益集团利益的角色。民主社会的警察能给人一种安全感,但中国的警察却让人退避三舍,遭受过他们迫害的人更是感到一种无形的恐惧。中国的街头巷尾以及很多种场合都能见到警察的身影,在利益集团的纵容下,警察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最具特权的群体之一。
   
   虽然中国各地的警察都可以在普通民众面前耀武扬威、为虎作伥,但每个地方的警察在残暴程度上仍然有所区别。在很多民众的眼中,那些为所欲为的警察和流氓并无二致,因此,有人将警察戏称为“有执照的流氓”。早在民国时期,上海滩就是个流氓云集的地方,虽然因为中共的建政,流氓在上海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但在今天,上海滩的流氓又是死灰复燃,这些流氓不是别人,正是上海的警察。纵观近年来的网络资讯,上海警察的流氓程度堪称中国之最,无与匹敌。

   
   大肆搜捕和暴力镇压访民
   
   偌大一个上海看似灯红酒绿,实际上充满了黑暗,这里的访民可谓是最为悲惨的群体。2006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年会在上海召开,上海当局不惜出动6万警力,在整个城区实行日夜巡逻,以至民众怨声载道。据报道,早在上海合作组织会议举行前夕,上海当局就开始拘留和软禁被强迫迁离居所的上访村民,上海警察为了对付访民,当时还出动了警犬。上访人士毛恒凤去年曾因为准备参与高智晟律师的接力绝食活动,被警方关押了1个多月,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上访人士马亚莲因为坚持上访而遭上海警察嫉恨,她的双脚被上海警察打残,祇能拄双拐行走,警察为了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曾将她屡次劳教。马亚莲在最近一次被释放后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被关押的时间里,她几乎过着非人的生活,本来她的脊椎骨发生病变已经疼得无法入眠,再加上4名男女警察同睡在她的房间里,不仅没有隐私,而且呼噜声搞得她更加无法入睡。每逢“两会”或者其它敏感时期,上海便有大批的访民被送进劳教所。
   
   陈良宇的落马曾让很多上海市民欢欣鼓舞,以为陈良宇之后的上海当局能够人性一点,但是从最近的情况看,韩政主政下的上海并无丝毫的进步,在迫害访民方面较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在刚刚告别2006年之后的几天,上海又传出访民被警察暴打致死的惊人消息。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报道,上海访民段惠民在2006年11月4日进京上访,被截访人员及警察毒打,内脏严重受伤,于2007年1月2日死亡。虽然他在被警察毒打后就一直七窍出血,要求看医生,但是警方不仅在拘留他的58天里没有给他治疗,还在他死前的两天给他开出劳教一年的通知。上海访民群情激愤,要求当局惩治凶手。在段惠民死后,警方还严密监控到他家吊唁的访民,多人被打被关押,此外,为了防止其它所谓不良信息的传播,死者段惠民家500米之内的网上线路及海外电话线均被掐断。上海访民的上访多因房屋被强迫拆迁,本意祇是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无扰乱社会秩序和推翻现政权之想法和举动,但上海警方却是如临大敌,为了维护在圈地过程中所获得的既得利益,毫无人性地使出各种流氓手段打击访民。这些非法和暴力行为给外界留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舆论对上海警方的谴责不可避免。
   
   驱赶和监禁维权律师
   
   律师是维护正义不可缺少的群体,在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绝大多数律师都成了金钱的奴隶,为了获得经济利益,他们可以背信弃义和漠视老百姓的基本权利。中国的律师虽然成千上万,但敢于代理人权案件的却为数极少。郭国汀律师原为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主任。他除了帮人打海事官司之外,更立志成为一名人权律师。从2003年1月开始,他就分别出任过郑恩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师涛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杨天水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马翔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张林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吴爱中等法轮功讲真相案及王水珍、马亚莲、周大烨及苏州历史文化街区、烟台历史文化街区、苏州依丽人制服厂强制拆迁案的辩护律师和代理律师。虽然郭国汀律师的办案能力和职业道德在律师界首屈一指,但大上海终究容不下他这样一位义薄云天的人,他于2005年5月20日被上海警方驱逐出境,至今流亡海外。
   
   维权律师郑恩宠原是上海市敏鉴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在良知的驱使下,他屡屡为上海遭强制拆迁的居民充当诉讼代理人,并大胆揭发上海东八块的违法拆迁内幕。因为触犯上海地方利益集团的利益,他一直被上海警方视为挡财路的障碍物,时刻欲除之而后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上海警方于2003年6月6日将他刑事拘留,郑恩宠最终被上海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6年6月5日早上5点多,郑恩宠律师由上海提篮桥监狱直接送回家中。出狱之后,他仍然遭到上海警方的非法监视居住和不定期骚扰。
   
   剥夺异议人士应有权利
   
   在一个文明法治的社会,警察会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一切执法行为都必须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之内。上海不仅人口众多,而且在经济的发达程度上也是名列前茅。然而可悲的是,上海的异议人士数量却少得可怜,究其原因,不是因为上海人没有正气,而是上海警方高压的结果。上海的网络警察早已无孔不入,就连在QQ上聊天谈到敏感话题的网民也要遭传讯,以图将所谓的“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至于异议人士,上海警察更是对其严密监视。
   
   独立中文笔会的女作家李剑虹(笔名小乔)在她走上自由写作的道路以后,可谓饱受上海警方的骚扰。李剑虹于2002年8月与朋友共同创办了独立中文网站“启蒙论坛”,先后担任“启蒙论坛”、“自由中国论坛”等网站的站长,矢志为在中国大陆突破言禁争取言论自由而不懈努力。近年来,李剑虹积极关注各类维权事件,不断撰文发出声援,表现出了中国女性作家少有的善良和英勇,她身体力行地加入到为上访村民义务捐赠活动中,并冒险探视因太石事件而被非法关押的郭飞雄、探望被上海当局严厉控制的郑恩宠夫妇以及被当局迫害的郭国汀律师等,她因此遭到了上海当局的持续无理打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李剑虹曾于2005年夏天只身来到广东深圳,在赵达功等朋友的帮助之下,她得以在友人的公司寄身,不料上班不久,如影随形的上海警方又尾随而至,于是,她的谋生之路被彻底堵死。2006年8月份,李剑虹迫于骚扰跑到了山东青岛,没想到上海警察又找到了她,对她进行了一顿毒打。上海警方给予李剑虹的“关心”和“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她的单位领导、私企老板、以及租房的房东,都会多次被警方找去谈话,直至要求他们不得不放弃对她的聘用或者收回已经租出的住房。
   
   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召开在即,李剑虹是国际笔会邀请的作家之一,作为对中共当局严控言论有着切身感受的她,参加此次会议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然而,按照法律,虽然她并不属于禁止出境的对象,但是,她在申请港澳通行证时却被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无理拒绝,在深感愤怒的情况下,李剑虹在网络媒体上表示了强烈的抗议。
   
   上海警方除了积极打压访民、迫害人权律师以及骚扰异议人士之外,在其它方面也是无人能出其右。按照中国的法律,公民有通信的自由,但在上海警方的眼中,这些法律规定无疑是一纸空文,他们随时都可以剥夺公民的这种权利,而且不必承担法律责任。前不久,上海的郑恩宠、马亚莲、陈小明、许正清几人全部获得了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全球居住权与反迫迁中心”颁发的“住房权利卫士奖”,他们的奖金由深圳作家赵达功先生代为转发,出乎意料的是,快递信件竟被上海警方拦截。看来,上海警方仍然在违反人权和执法犯法的道路上一意孤行,他们的流氓行径已经广为人知,在不久的将来,等待他们的也许是法律的清算。
   
   (2007年1月14日)
   
   ----转自《北京之春》2007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