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刘逸明文集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毫无疑问,教师在以前是非常崇高的职业,教师甚至曾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然而,在一党专制的大环境下,原本应该独立于社会的教育事业也沦为了专制制度的帮凶,中国教育的最大特色就是“愚民”,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先生还一针见血地认为:“中国高校培养的是奴才与愤青”。中国教育事业的落后不仅仅和制度有关,而且和日益堕落的教师群体有莫大的关系。
   
   教师强奸案例层出不穷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因多次强迫、组织、引诱女学生卖淫,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新发乡小学原代课教师赵庆梅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其丈夫新发乡原中学教师驰垚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样的消息对于原本对教师有着深深敬意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沉痛的打击,承担着教书育人重任的教师竟然能干出如此这般禽兽不如的事情不能不让人痛心疾首。

   
   然而,禽兽不如的教师又何止驰垚、赵庆梅夫妇两人?下面是近年来发生的一些相关案例:
   
   在1999年至2002年间,吉林省通化市小学教师栗锋先后强奸猥亵了19名幼女;
   
   在2003年至2004年间,重庆大足县回龙镇小学教师杨云仲先后对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学生实施猥亵;
   
   2003年9月7日,甘肃省古浪县大靖镇数学老师倪龙寿将自己班上的漂亮女生李某骗奸;
   
   2004年9月至11月间,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常河镇新集学校教师李广强奸了23名小学生;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普利桥中学教师王俊伟在一年内强奸了8名幼女;
   
   自2005年9月开始,陕西省富平县小惠乡牙道小学教师徐广平在上自习课期间,多次将本班两名12岁女学生单独叫到自己宿舍内,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将其强奸。
   
   以上这些只是近年来经过媒体曝光过的极小部分案例,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关键字“教师强奸”,此类丑闻可谓是目不暇接。在发生这种事情后,仍然有人在为中国的教师辩护,认为禽兽教师只是个别现象,无损于教师群体的形象。笔者也曾受过十几年的学校教育,对于教师的堕落可以说有亲身感受,那些热衷于乱收费的教师应该说比比皆是,不懂得“瓜田李下”之理而在晚上将女学生单独叫到自己宿舍的也不少。所以,在看到不一而足的教师强奸学生消息后,我丝毫不会怀疑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因为有这种犯罪倾向的教师实在太多,尤其是青年教师。总的来说,年纪大的教师教书还算比较负责任,而且其中极少会是好色之徒。
   
   教师形象被严重美化
   
   每一年的教师节,中央电视台都会举办歌颂教师的专场文艺晚会,里面对教师的片面宣传让人感觉肉麻,在笔者看来,如今的中国教育界里不称职的教师比例远远大于合格的教师。这样的群体还值得歌颂吗?如果真的关心教育和关心教师就应该对当下教育界的不正之风进行严厉批评,对教师作用的过分夸大和对教师的过分褒奖会造成更多教师的不思进取和日益堕落,同时也降低了学生对教师犯罪的警惕。
   
   社会的文明进步确实和教育水平的高低息息相关,但教育的变质和教师的堕落也最容易催生出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据笔者的感受和分析,现在中国教师已经拥有了以下几大劣根性:
   
   1、教育意识差。现在的教师只把教师当成一种可以获得稳定收入的轻松职业,至于他们的学生在走入社会后表现如何,他们丝毫不在乎。一些教书勤奋的教师往往也是动机不纯,因为学生总成绩高可以给他们带来额外的收入和荣誉,那些节假日还要求学生到学校补课的都是为了名利。
   
   2、道德水平低。道德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一个教师的重要标尺,总的说来,现在教师群体的平均道德水平仍然要高于社会一般群体,但是以教师的职业要求为标准,能够合格的寥寥无几。那些歧视学生、打骂学生的教师可以用车载斗量。时至今日,笔者的脚上还留有中学时一个教师的皮鞋印记。
   
   3、文化水平低。按说教师都是文化水平较高的人,但现实却不然,虽然很多教师的文凭很高,但并无真才实学,他们的思想带有很浓厚的党文化色彩,和官方的意识形态宣教并无二致。就像现在的很多大学生一样,很多教师竟然也分不清“党”和“国”的区别。
   
   4、独立意识差。很多语文教师在讲到鲁迅时,都会和中国的媒体一样对鲁迅推崇备至,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往往奴性十足,既对上司和官员表现得唯唯诺诺,而且不希望学生有“出格”的言论。这样的教师去讲鲁迅是对他们自己实在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5、社会责任感差。教师能够有良好的待遇是因为其他群体努力的结果,以前教师待遇低时,很多不是当教师的人都为教师抱不平,但现在很多地方的教师待遇提高了,在其他群体水深火热的时候却看不到教师声援的声音。如今的弄虚作假恶习不光在中国官场上流行,就连学校也成了弄虚作假的重灾区,那些教师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实际上是在给学生上了一堂不该上的道德课。
   
   在今天,如果有人告诉笔者他是一名教师,我再也不会心生敬意,对于教师群体,虽说没有愤怒,但却充满了失望。
   
   教育革命时不我待
   
   前些年一些学者对“教育产业化”的极力鼓吹不知道使得多少贫困学生上不起学,穷人们最基本的权利因此被剥夺,所谓的“教育产业”也一跃成为中国最无耻的产业,良知知识分子对教育界的唾骂声不绝于耳。
   
   中国民众近年来一直在呼唤素质教育,各地学校也纷纷打出了“素质教育”的旗号,但实质上在中国的政治制度没有根本性好转之前,真正的“素质教育”绝对不可能实现,稍微对教育界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不知道如今的教育界已经成了中国官场的翻版,其内可谓是等级森严,一些本应以教好学生为目标的教师都想方设法地希望在此行业捞个“一官半职”,这样的教师能教出优秀的学生来吗?中国的教育亟待改革,而政治改革先行才能保证教育改革的成功。在很多体制内人士都纷纷发出政治改革诉求的今天,教师群体也应该积极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共同推进中国的民主进步,最终也实现教育的转型,找回教师们失落的尊荣。
   
   2007年12月21日
   --------------------------
   原载《议报》第33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