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怀念牛]
刘逸明文集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牛

   如果有人要是问我什么动物和我感情最深,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牛,因为和牛之间,我有说不完的故事。
   
   我的老家在湖北鄂州,那是一个襟江带湖的美丽地方,我的家就住在长江之畔,在那里一年四季都可以感受大江东去的壮观景象,如果是在汛期,长江那博大的胸怀和澎湃的激情更能让你激动不已。因为生在江边和长在江边,所以对于长江我便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感情。即使是在遥远的南方打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经常想起小时候与我相依相伴的长江。
   
   和长江的感情之深更因为我在学习时代曾经无数次在江边放过牛,牛是乡亲门种地耕田必不可少的帮手,农民伯伯的鞭子一挥,大水牛便跑得风驰电掣,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幅图景!读小学的时候,每次放学回家,我除了认真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之外,就是帮助家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干农活自然很辛苦,但太重的活父母一般都舍不得让我干,有时候干活干累了,等父亲耕完地,放牛便成了我义不容辞的工作。

   
   还依然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放的那头牛,长得不算太彪悍,非常老实,我几乎可以经常骑着它看它吃草,有时候还骑着它游过一条小河到对面洲上去。牛一般都比较好斗,有时候它在碰到别的牛时也会怒目相向,并打得不可开交,那个时刻,我就只能在一边当看客了,只是希望它们不要打得头破血流乃至一命呜呼。
   
   放牛可以说在我枯燥的学习生活之余给了我意想不到的快乐。不过,令人伤心的是,几年之后,因为那头牛已经垂垂老矣,干活远不如从前快了,所以父亲和几个牛伙计一起将它卖给了牛贩子。在卖它的头几天,我还像往常一样牵着它到田间地头去放草,后来看不到它的日子,我的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之后,父亲又和同村的人一起买了头牛,那头牛当时尚未成年,长得不算很大,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我在放它的时候经常逗它玩,有时候我握着它的两只角,它就会知趣地和你抵劲。不过,这头牛却不大喜欢让人骑它,你要是坐到它的身上,它就会像发了狂一样把你颠下来,所以我几乎没有再敢骑它了,担心会出事。记得第一次骑它的时候从牛背上跌落了下来,幸亏它没有乱走动,否则自己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牛虽然是畜牲,但同样是有感情的,它很清楚谁对它关心和爱护,我是放它的人,它和我的感情自然就最深了。新买的这头牛不像之前的那头那样对谁都千依百顺,在它脱缰的时候,只有我的呼唤声能让它停住奔跑的脚步。有乡亲笑称我是它的克星,其实我自己觉得说是它的好朋友更准确些。到了我读初中的时候,因为学校离家里比较远,所以每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回家还是和往常一样,不是干其它农活就是放牛。虽然见面的时候少了,但这头牛依然对我和当初一样。
   
   牛虽然憨厚老实,但智商并不低,它们不但能听得懂农民的很多话,而且还知道早出晚归。农闲的时光,长江的水已经退却,洲上长满了肥美的水草,那里也就成了牛的美食天堂,早上,我和其他乡亲一样把牛送到江边,然后把绳子绕在它的角上并把它赶到小河对岸的洲上。傍晚,吃得饱饱的牛群就浩浩荡荡地回到了它们的栖息地,牛群奔跑在路上扬起厚重的尘烟,那般景象也许并不亚于古人征战时的金戈铁马。
   
   初中毕业以后,我更是无法再在家中继续和牛相伴了,只能在节假日的时候和牛在一起重温昔日的友情。完成全部的学业之后,为了生计,我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去了遥远的深圳,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每一个寂寞的时刻,除了想到家中生我养我的父母之外,就是想到这头牛,想到它,原本有些疲惫的身心总能变得舒坦闲适。
   
   2002年的春节,我回到了渴别已久的家,还未踏入家门,我就看见了拴在树根上的牛,我不由自主地走到它跟前抚摸着它的头和身躯,它似乎还认识我,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高兴的眼神。离开家的时候,我仍然会忍不住频频看它几眼,生怕再想不起它的长相。
   
   去年的春节,当再次回到家时,我看到的是“牛面不知何处去,老树依旧迎春风”的景象,听父亲说这头牛已经死了,我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悲凉,这头牛的相貌依然铭刻在我的心中,想着它,我真是欲哭无泪。对于这头牛,也许和它的感情比生命中遇到的很多人都深。我曾想,如果有来生的话,我真希望能够仍然做一个天真浪漫的放牛娃。
   
   这些年,我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也认识了不少的朋友,其中有很多都是在一起打工的难兄难弟,因为岁月的流逝,我们逐渐地分道扬镳了,虽然很多人都已经失去了联系,但他们仍然会时常出现在我的记忆当中。在我看来,这些背井离乡在外打工的人就如同我家的那头牛,不管是在炎炎夏日还是在冰雪寒冬,他们都能任劳任怨地辛勤劳作。农民需要牛,而我们的社会则更需要这种牛的精神!
   
   2007年10月3日
   
   ----原载《自由写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