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刘逸明文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在中国,纯粹的学术研究几乎已经不存在了,绝大多数学者都在昧着良心说话,他们所谓的学术研究和发言主要是为了迎合既得利益集团,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学者不同于其他群体,追求真理和维护社会公正本是学者的职业道德要求,但中国很多学者却往往打着学者的招牌不折不扣地充当利益集团的代言人。造成中国这些年底层民众艰难的生存状况可以说这些学者是“功”不可没的。
   
   在学者群体中,最容易捞到好处的当属经济学家,在今天,被很多媒体称之为“著名经济学家”的学者可以说比比皆是。但有真才实学和起码良知的却寥寥无几。经济学家的腐败和缺少职业道德对中国官场的腐败以及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网民这样描述当今中国的经济学界:“现在的经济学界,探讨的基本上都是怎样帮有钱的企业赚更多的钱,却很少有人研究怎样让没有钱的人变得有钱。”这个描述可谓是一针见血,很明显,中国的经济学家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学术良知。
   
   在偌大一个中国,农民是最弱势的群体,虽然当年的毛泽东等人是靠着中国的农民咸鱼翻身的,但在其建政以后,中国农民的生活连国民党时期都不如,在60年代初甚至活活饿死几千万人。改革开放以后,农民的生活虽然有所好转,但自从1989年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愈演愈烈的中国官场腐败使得农民变得不堪重负。到了90年代中期,各地农民在入不敷出和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纷纷背井离乡,试图在城市里找到一条生路,农民工于是成为了游离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的特殊群体。

   
   进城的农民厄运并未结束,他们在承受工厂的非人待遇时,还得承受由来已久的地域歧视,暂住证制度不知道使得多少人沦为了劳改场上的廉价苦工。不是因为孙志刚付出了生命代价以及滕彪等人的上书,这种恐怖的梦魇也许还在继续。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家乡,不是万不得已,很多人都不愿意离家出走去打工,因为在外面打工工资实在是太低。很多农民工在被问及为什么要干那些低工资的事情的时候,他们都会觉得那样至少比种田强,起码不会要自己贴钱进去。
   
   中国劳工所领的工资在中国经济总额中所占的比例才百分之十几,远远低于正常水平,说中国当下的情况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毫不为过。在中国打工的工薪阶层都知道,大多数人就算是不吃不喝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子,但中国的房价却还年年高度上扬,大有供不应求的趋势,实际上中国的房屋空置率远远高于入住率,一些权贵阶层和黑心企业家用贪污或是压榨工人得来的钱财不遗余力地炒作房屋,为的就是是对经济条件较差却又不得不买房的人进行再一次的掠夺。
   
   上学难、看病难、住房难成为中国民众头上的新三座大山,而这新三座大山的形成和经济学家之前所极力鼓吹的什么都“产业化”是不无关系的,如今的中国民众对于这些浪得虚名的经济学家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中国劳工的工资待遇如果不能提高到应有的水平,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如果无法得到保障,新三座大山将很难成功移除。在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今天,中国旧版《劳动法》的与时俱进便成了当务之急。
   
   据媒体报道,新修订的《劳动法》将在2008年1月上路,未来雇主除需支付员工离职补偿金外,也需支付员工社会保险金、加班费。规定终止和解除定期合约时,雇主须依照员工年资支付员工离职补偿金(员工年资期满1年,需支付1个月工资),另一方面,新法又规定终止、解除定期合约时,雇主支付给员工的“竞业限制补偿金”不得少于员工年资收入。此外,新法除规定雇主在半年内重新招考员工应优先录用先前被裁员者,并规定劳动合约因客观因素而无法履行、裁员人数达50人以上时,雇主应向工会、全体员工说明实际状况,并与工会代表进行协商。且雇主裁员时,应优先留用年资较长、劳动合约期限较长的员工,即所谓的优先留用、优先录用规定,将限制企业人力管理的自主权。
   
   看到这些规定,对中国劳工现状有所了解并具有起码良知的人都会对新修订的《劳动法》拍手称快,只是担忧能否真正对企业产生约束力,劳工权益能否正真得到保障。然而,就在此时,中国经济学界又传来了反对的声音。中华经济研究院国际经济所辅佐研究员施舜耘、李晶晶近来完成了一份所谓“中国新劳动法对人力市场冲击”的研究报告。这份研究报告指出,“新法将加重厂商经营成本,可能导致中小企业转移至越南、印度等劳动成本较低的国家生产,甚或可能引发厂商相继倒闭的窘境,预期新法将对劳动力密集产业产生较大冲击,进一步提高了雇主的解聘成本、削弱企业竞争力。”
   
   这几位所谓的经济研究员无视中国劳工付出多而收入低的基本事实,只为企业考虑,和以前一些经济学家的言论如出一辙。不错,新法实施后是很有可能冲击到一些企业,但这些企业往往就是人人唾骂的血汗工厂,因为效益比较好的企业不会在乎这种规定对他们的影响。那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既制度苛刻、待遇低下,而且对环境破坏的补偿力十分薄弱,这样的企业早就该淘汰,何足忧虑?劳工的待遇一旦提高,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就不至于对工薪阶层造成生活危机,这样的话,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定会有所回升,环境压力和城市人口压力也会随之减小。新的规定可以说对中国劳工的处境以及中国社会的发展能够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形成良性循环。这些所谓的经济学者此时此刻发表这样的报告居心何在?你们是否为弱势的劳工群体考虑过?底层民众是社会财富的直接创造者,你们良心何在?
   
   2007年11月31日
   --------------------------
   原载《议报》第33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