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刘逸明文集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距离中共十七大的召开已经不足半月,各地都在为迎接这一历史性大会的到来营造所谓的“和谐”氛围,就在这种特殊时期,首都北京竟然发生了维权律师李和平被残暴殴打的骇人听闻。9月29日下午,维权律师李和平被人绑架、殴打、侮辱达6、7小时之久,事后,李律师就此事发表了题为《愿法治之光照耀中国》的声明,声明中陈述了事件的大致经过,并表示对这种暴力行为的不认同。最为让人感动的是,李律师虽然惨遭蹂躏,却表现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镇定和宽容,他对殴打他的人并不记恨,而是渴望中国社会走向真正的法治。
   
   李和平律师被打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了外界的极度愤慨和高度关注。维权网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率先发表了抗议非法绑架殴打李和平律师的声明,余杰、司马函、李国涛等人也纷纷在第一时间发表了声援李和平律师和谴责施暴者的文章。李和平律师今年37岁,是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近年曾经参与一系列的法律维权案件。2001年担任“北京新青年学会”案第二被告人杨子立的辩护律师;2005年在陕北油田案与高智晟律师同任朱九虎的辩护律师;2006年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参与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起诉北京市司法局。李和平律师还曾为法轮功修炼者王博作无罪辩护。毫无疑问,在绝大多数律师都唯利是图且不敢受理人权案件的今天,李和平律师成为了中共当局的眼中钉,有关部门使用流氓手段对他进行迫害是可想而知的。
   
   维权网在声明中称“这次暴力袭击李和平律师的恶性事件是北京国保干的”,理由如下:第一,在此之前,北京国保已经找过李和平谈话、要他带上全家离开北京,被他拒绝。谈话后,李和平开始受到国保的跟踪监视;第二,这些便衣向他所提的要求与国保完全一致,说明他们至少是国保聘请的打手。第三,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士能够驾驶不挂车牌的车辆在北京横行无阻,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些人具有官方尤其是国安的身份背景;第四,搞蒙头罩面绑架、然后带到不明地点进行毒打和威胁已经成为北京国安国保惯用的手法。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李律师为人厚道,不可能让其他人对他如此痛恨,简直要置他于死地,稍微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制造此骇人听闻的罪魁祸首就是北京当局。

   
   曾经有海外媒体称矿工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那是因为中国大地上矿难频发导致不计其数的矿工死亡。其实,做一个维权律师的危险性比矿工差不了多少,高智晟律师因为为弱势群体辩护而丧失律师从业资格,后因自由言说而锒铛入狱;杨在新律师因为为法轮功练习者辩护而被律师事务所扫地出门;李建强律师因为多次为异议人士辩护而被吊销律师执照;李劲松和李方平两位律师因为为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辩护而惨遭毒打。这些只是我们所熟知的一些律师遭迫害案例,那些没有公之于众的也许还有很多。现在李和平律师的不幸遭遇再一次告诉我们做一个维权律师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和面对多大的恐怖威胁。李建强律师曾写的《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那本书,看来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的。
   
   “和谐社会”是胡锦涛近年来所提出的新的治国理念,尊重每个人的人权应该是该理念的应有之义,但是,纵观这几年的中国社会,侵犯人权的案例却比比皆是,而在众多的案例当中,警察等执法人员所扮演的竟是最不尊重人权的角色。北京即将在明年8月份迎来奥运会的召开,就在奥运倒计时一周年之际,中国政府喊出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闪亮口号。然而,时隔不久,天子脚下的北京城就发生了暴力殴打李和平律师的这一幕惨剧,这也许是对中共“和谐社会”的最好注脚,也是奥运前夕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李和平律师被殴打以后,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记者张敏曾对他进行采访,他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表现出了少有的坦然,他表示,他在面对那些人的围殴和电棍击打时“心态比较平稳,不准备反抗”,他最为担忧的不是自己命运,而是忧虑这种事情再发生在其他人身上。范亚峰博士作为一名资深法律工作者,他对此事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怒,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李和平律师被打是中央某些执法部门黑恶势力所策划的殴打维权人士的恶性事件。这种恶劣程度标志着某些政府部门已经出现了黑恶化趋势。面对社会危机不采取积极进取的方式,不顺应胡温的‘和谐社会’和‘建设民主法制,促进公平正义’这样一个正确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而采取倒行逆施的方式,试图贯彻所谓‘稳定高于一切’的方针。这种方针和中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所倡导的‘依法治国’、‘和谐社会’、‘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等主张都是背道而驰的。”专制制度是万恶之源,只要中共继续拒绝民主,殴打维权律师的这种悲剧仍将不断上演。
   
   李和平律师所做的一切都是中国法律所容许的,他以律师身份去帮助权益受侵害者维权不但合理合法,而且为推动中国社会的和谐进步和建立依法治国的现代文明秩序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贡献,如今,李和平律师竟然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遭到如此残暴的对待,这不仅严重有损中国的法律信誉和中共的执政形象,更将让世人对中国能否保证奥运正常进行和国际来客安全产生质疑。李和平律师在遭受暴行之后并不是选择退缩,而是忍着伤痛继续向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他的声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维权律师宽阔的胸怀、无畏强权的勇气以及对社会的强烈责任感和对未来的信心。相信在良知的支撑下,即使今后他还有可能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暴打,他也不会屈服,他还将一如既往地在维权的道路上昂首前行!
   
   2007年10月5日
   
   --------------------------
   
   原载《议报》第323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