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刘逸明文集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早在今年7月中旬,《南方都市报》就传出李意珍不再担任深圳市委副书记职务的消息,不过,他的深圳市委常委位置仍然得以保留。当时很少有人从中嗅出权力斗争的硝烟味和开始关注李意珍的政治命运。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正是李意珍倒台的前奏。时隔两个月之后,香港《明报》便爆出李意珍因涉及下属贪污案件已被停职审查的新闻。
   
   1950年8月出生于广东惠州博罗县的李意珍,1969年8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官方的简历称他毕业于华南师范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并具有硕士学历。李意珍走进海外媒体的视野并非自今日始。2004年,李意珍凭借自己手中的权力,强迫深圳的中小学生掏钱买票观看自己女儿李倩妮投资主演的电影《时差七小时》。因为李倩妮在剧中饰演“妞妞”角色,此事也就被外界称为“妞妞”事件。该事件曝光后,李意珍家族被揭发出拥有巨额资产,仅其女儿李倩妮就已坐拥资产769万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事件很快就在海外媒体以及国内的论坛上炒得沸沸扬扬,李意珍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对舆论的强烈谴责,李意珍最终发表“道歉表态”,要求家人从其管辖的范围内撒离,但是深圳官方的海天出版社仍在文博会内大卖李倩妮的书。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76条指出:“党员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反有关规定在该党员领导干部管辖的区域或者业务范围内从事可能影响其公正执行公务的经营活动,或者在该党员领导干部管辖的区域或者业务范围内的外商独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中担任由外方委派、聘任的高级职务的,该党员领导干部应当按照规定予以纠正;拒不纠正的,其本人应当辞去现任职务或者由组织予以调整职务;不辞去现任职务或者不服从组织调整职务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很明显,按照中共的党纪,当时的李意珍理应辞去深圳市领导的职务,但是,李意珍公开道歉以后依然在深圳的媒体上频频出镜,此事对他的权位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不仅如此,李意珍还曾授意《深圳特区报》发表了一篇社评,反击外地平面媒体和网络对李意珍的批评,称批评者有“仇富”心态。另外,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妞妞”事件一度被中宣部视为敏感话题而禁止国内媒体报道和网民讨论。如果在一个吏治清明的国度,李意珍这样的人不但要丧失继续担任领导职务的资格,而且还要承受法律的制裁。李意珍能够在事后官运亨通暂且不说,他还能让中宣部这样的机构为其遮丑,其能量不可小觑。
   
   中国官场充满了派系,李意珍能够在官场上为所欲为而岿然不动,正因为在当时有他的上司黄丽满的庇护。众所周知,黄丽满曾在电子工业部担任过时任该部部长的江泽民的秘书,此前,网络上曾盛传她和江泽民的绯闻,不管她和江泽民是否存在暧昧关系,江泽民为她保驾护航都应该不成问题。李意珍作为黄丽满的亲密拍档,一旦出事,本来在广东官场就很不得人心的黄丽满将日渐孤立,因此,黄丽满必然不遗余力地为李意珍撑腰。江泽民虽然在2004年被迫让位,但他所建立的上海帮仍然在中国政坛上位高权重,黄丽满想让李意珍继续担任要职实在是小菜一碟。
   
   今年5月份,中国媒体曾曝光于2001年发生在深圳罗湖区红岭工业区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据说该案后来引起中共中央和广东省的高度重视,要求深圳市委深入追查,当时就盛传该事件涉及李意珍,但后来又是不了了之。香港《明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李意珍今次受查,可能与其下属、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黄励军因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而被“双规”有关。今年50岁的黄励军曾在深圳市委办公厅、深圳电视台任职,因为有李意珍的大力提拔,他如同坐上了权力直升飞机。据说,黄励军长期以来是李意珍的部下,他在出任深圳市教育工委副书记、教育局副局长时,是深圳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其仕途令很多人羡慕。黄励军东窗事发,李意珍自然难辞其咎。
   
   李意珍曾长期在军队服役,曾经担任过广州军区政治部政研处处长,据说,李意珍不光有黄丽满撑腰,而且还有军方高干在背后充当其保护伞。从李意珍和黄丽满如胶似漆的关系看,他也应该划归江系人马。有消息称,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在李意珍东窗事发后曾带着他到广州拜见原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李意珍将妞妞事件的过程向江作出交待后,江泽民以太上皇的姿态点点头,算是过了关。得到江的默许,中央纪律检查部门也就无可奈何。另一有个版本是,黄丽满在离任前曾带着李鸿忠和李意珍飞赴北京,向江泽民当面汇报深圳的工作,其中谈到“妞妞”事件,李意珍表现得诚惶诚恐,再加上黄丽满的极力美言,李意珍才得以保全官位。两个版本都向外界透露出了一个共同的信息,那就是李意珍练就固若金汤之身和江泽民有莫大的关系。
   
   如今十七大即将开幕,随着上海帮大员陈良宇的锒铛入狱和黄菊的英年早逝,江系人马在中国政坛上已经日薄西山、风光不再。在很多人眼中,李意珍在任职期间可谓是臭名昭著、罪行累累,这样的人早就该告老还乡甚至是步入坚牢。李意珍这个政坛“不倒翁”大大损伤了胡温上任后的威信,让民众对所谓的反腐败表示深深的质疑。如今,李意珍终于幡然落马,这可以说是民众期待已久的,从此以后,不但深圳官场少了一匹害群之马,而且还可以为胡温多赢得几分民意的支持。当然,中国的反腐败向来都是为权力斗争服务的,不是因为江系人马的失势,李意珍可能还不会下台。人们在对这一事件表示欢呼的同时,也许更应该思考体制方面的问题。
   
   2007年9月13日
   
   --------------------------
   原载《议报》第32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