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刘逸明文集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8月24日,浙江杭州再次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自由作家、维权人士吕耿松被当局抄家并刑事拘留。吕耿松先生的妻子汪雪娥在事后向记者表示,那天早上8点多钟的时候警察对吕耿松进行了传唤,之后就把他抓了起来。吕耿松刚走,市里、区里的十几个警察又来到他们家里抄家,他们把吕耿松的两个电脑硬盘加上很多资料,以及海外汇来的稿费的银行存根都抄走了,还拿走了她女儿的电脑硬盘。警察又是拍照又是摄像的,一直抄到下午3点多才结束。之后,汪雪娥也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作笔录,一直到下午6点多钟才回家。期间,警察让她配合,汪雪娥表示不予配合,因为她认为丈夫无罪。警察便威胁她说:“那你也是嫌疑犯。”据汪雪娥透露,警察还告诉她:“之所以拘押吕耿松,就是因为他‘骂了共产党’,这就是‘颠覆罪’”。
   
   杭州当局在对吕耿松的拘留通知书中称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涉嫌前一项罪名并不奇怪,因为对于自由写作者,中共当局几乎都是定的这个罪,而后一项罪名却让人莫名其妙。吕耿松作为一个无权无势和仅靠写作为生的人不可能具备得到国家机密的条件,杭州当局搞出这样的罪名往吕耿松头上扣可谓是荒唐之至。看过吕耿松文章的人都知道,他的言辞并不算激进,更谈不上“反动”和“颠覆”。杭州当局之所以要对他下手,主要是因为他近期做了大量的维权工作。
   
   随着中国官场腐败的日益深入,中共所推崇的意识形态已经逐渐破产,就连很多中共官员也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了,所以也不曾想过“为人民服务”,时下,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许比维护意识形态更重要。自由写作是对中共意识形态和喉舌媒体以及御用文人的直接宣战,但是,即使从事自由写作的人再多也不可能威胁中共的统治。不过,如果自由写作者和利益受侵害的维权群体结成同盟,中共当局就会恼羞成怒,欲除之而后快。诸如吕耿松先生这样又说又做的人身份最为敏感,也最容易成为迫害的对象。仅仅是依法维权,一般不会导致锒铛入狱的悲惨结局,但要是象他这样还时常写些批评中共的政论,这就正好给了当局以言治罪的机会,之前的河北维权人士郭起真入狱和这十分相似。

   
   吕耿松先生之所以被抓,也许还和他过去的经历有关。据网上有关资料显示,198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现为浙江大学历史系)的吕耿松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后因参加民主运动而于1993年被开除公职。说明早在上个世纪,吕耿松就被杭州当局贴上了另类的标签,对于这样的人,中共当局一直以来都是尤为关注的,如果再不写文章或者不搞什么活动,或许还不会出事,一旦重新涉足则时刻有可能失去自由。从吕耿松先生被抓以后杭州当局对他家人的软禁来看,他是杭州当局重点关注的敏感人物。
   
   吕耿松的朋友邹巍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吕耿松一直关注杭州失地、失房农民和访民的生存和人权问题,他以写文章的方式揭露了当地政府的腐败黑幕以及政府侵犯老百姓合法权利的事实真相,说他‘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应该是他掌握了不少贪官的秘密,因而触动了某些官员。”曾经接受过吕耿松帮助的农民在知道他被抓捕以后心里都非常难过。他们说:“他为我们写申冤资料,替农民呼吁,这么好的人都被抓,以后老百姓去哪里投诉啊?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他,多晚去找他,他都热心招呼我们,让我们看到希望。”由此可见,吕耿松先生不光在自由写作方面给社会以人文关怀,更以实际行动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实事,他不摆架子的作风和不厌其烦的的精神为我们这些民主人士树立了崇高的楷模。
   
   尊重公民的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中国的《宪法》也赋予了公民这种自由权利,在奥运来临之际,中共当局不断地向国际社会承诺会保证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然而,就在奥运倒计时一周年刚刚过去几天,文字狱的记录就开始翻新,先是同在浙江杭州的陈树庆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其后就是吕耿松先生被抓。从今年起,大多数省市在以言治罪方面似乎有所收敛,唯独浙江这个之前在人们的印象中还算比较富裕和文明的地方却接二连三地有人因为自由写作而被判刑。
   
   近两年内已经被判刑的浙江人士包括:自由作家力虹(六年)、陈树庆(四年)、严正学(三年)、池建伟(三年)、朱虞夫(两年)、基督教徒沈柱克(三年半)、维权人士李丽娟(两年)。浙江被捕的良心犯如此之多令其它省份望尘莫及,究其原因,除了因为浙江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比较多之外,更因为浙江地方当局的黑暗,虽然胡锦涛已经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治国理念,但浙江省的官员依然在浙江这个独立王国里无视国法为所欲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在世界上已算是比较恶劣的了,而浙江却是中国社会侵犯人权的重灾区,浙江当局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是一种必然。
   
   吕耿松先生被抓在网络社会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很快,互联网上就出现了一千多人联名上书十七大要求释放他的公开呼吁信。该呼吁信对吕耿松先生给与了很高的评价,称他是“有信念、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并对浙江杭州司法机关罗织罪名将她逮捕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称抓捕吕耿松是“短视、胆怯、愚蠢和卑劣之举”。著名维权律师刘路在事后也对杭州当局的这种恶劣行为进行愤怒声讨,在他看来,杭州这个人间天堂已经成了人权地狱。
   
   因为一系列的侵犯人权案例,浙江当局在民主人士以及国际社会的眼中已经是臭名昭著,不仅仅如此,他们还直接影响到了中共当局的执政形象、影响到了中国这个即将举办奥运会的国家的整体形象。亡羊补牢,未为晚矣,笔者奉劝浙江当局无条件释放吕耿松先生以及其他异议人士、宗教人士、维权人士。多行不义必自毙,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2007年8月31日)
   
   --------------------------
   原载《议报》第31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