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刘逸明文集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时间已经日益临近,就在中共当局和中国举国上下共同庆祝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之际,面对中国社会依然恶劣的人权状况,前中共高官鲍彤以及著名作家刘晓波等数十位国内重量级人士以公开信的形式在海外媒体发布了对北京奥运的呼吁和建议,并面向所有网民征求联署。BBC在其后的新闻报道中引述评论人士的话称,此次公开呼吁是“近年来中国知识分子一次最重要的联合维权行动,必定引起当局的严重关注。”
   
   奥运会在中国举行一直是很多中国人的梦想,人们期望着这样的世界性体育盛会能带动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树立中国人新的形象,更重要的是,可以为中国人权和民主事业的发展提供难得的契机。然而,虽然申奥成功那一刻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中共的独裁和专制阴影依然在中华大地上挥之不去,人权被侵犯的案例依然层出不穷,就连历史上曾风靡一时的文字狱也开始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死灰复燃。
   
   就在众人的公开呼吁信发出后几天,平时靠网络了解时事的中国网民再一次感受到了中共对舆论自由的遏制,几乎同一时间,无界浏览、世界通、花园网等破网软件都遭到强力封锁,即使无界浏览在几天后由原来的“8.3”升级到“8.4”,其被封锁的命运依然没有结束,先前幸免于难的自由门软件在近几天之后也变得力不从心。8月16日下午,通过《民生观察》网站编辑所发送的电子邮件,笔者再次获知一个惊人的消息:杭州异议人士陈树庆被杭州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这是我们所了解的中共当局最新一次以言治罪、枉法裁判的案件。

   
   出生于1965年的陈树庆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追求自由民主的征程,他先后曾参加了1986年的浙江学生运动和1989年的全国民主运动,1998年7月,他再次参加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的工作。据《维权网》上面有关陈树庆的资料显示,1999年9月24日,杭州市公安局10名警察强行闯入他的家中将他带走。陈树庆是继浙江吴义龙、朱虞夫等中国民主党骨干相继被捕后负责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工作的重要成员。
   
   据称,2004年,陈树庆曾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取得了383分的总成绩,超过360分的合格分数线,但浙江省司法厅认为陈树庆提交的律师资格申请不符合《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因参与中国民主党活动),遂于2005年1月31日作出了“浙司许考决字[2005]第1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书,拒绝给予陈树庆律师资格。
   
   虽然接二连三地有中国民主党人士被判入狱,但陈树庆仍然在强大的专制压力下参与中国民主党的活动,他因此多次受警方传讯和骚扰。2006年9月13日,杭州大关苑派出所电话通知陈树庆先生,要求他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到派出所谈话。2006年9月14日上午,警方对他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并对他家进行了查抄,取走电脑硬盘及资料。
   
   浙江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迅速崛起的省份,虽然这里的人们都过上了比较富足的生活,但出于民族责任和良知,他们中的很多人依然对中国的民主事业魂牵梦绕。在“六四”后江泽民主政下的历史时期,浙江的民主阵营异军突起,这里不断有中国最大的异议组织中国民主党的大批成员,而且涌现出了力虹、严正学、昝爱宗、温克坚等不计其数的异见作家,在当前万马齐喑的中国,浙江堪称其他省市的榜样。民主与自由从来都不会从天而降,浙江的民主人士正是因为深深懂得这种硬道理而矢志不渝地向专制政权发出持续的呼声。任何一个极权社会的民主道路都充满着荆棘,必须有无所畏惧的精神才能走得坚定和无怨无悔。陈树庆是浙江民主人士的缩影,他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而失去了自由,这种代价是沉重的,但放在历史的角度预计,这种牺牲必然导致更多的陈树庆挺身而出。
   
   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历史轮回并不能让中华民族步出人治的漩涡,民国时期大力鼓吹民主与自由的中共在建政之后依然重蹈前代之覆辙,继续推行一党独大的专制体制,在侵犯人权和乱杀无辜方面大有无人能出其右之势。在经济全球化的压力下,中共放弃了在经济上的保守心态,积极地改革开放和加入世界经济组织,但是,在政治方面,邓小平执政后的中共和毛泽东时代一样,仍然是一脉相承、不思进取。喉舌媒体对中国经济发展形势的欢呼雀跃背后隐藏着普通老百姓的贫穷和无奈,主流知识分子在中共的强大淫威和利益诱惑下变得彻底丧失民族责任感和做人良知,在争取言论自由的风口浪尖上挣扎的人却背负着巨大的政治风险。
   
   陈树庆凭借其渊博的学识和对中共统治下政治环境的深切感悟,不会不知道从事民主工作所面临的困境和可能付出的代价,他之所以敢于勇往直前,是因为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在支撑着他,那就是中国一定会走向民主,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民主人士必须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牺牲精神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英雄气概。
   
   中国能够取得奥运会的举办权并非源于其它国家真心诚意的支持,而是中共游说和利益诱惑的结果。中共执政史上的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曾造就不胜枚举的冤假错案,即使在邓小平时期很多人得到了平反,但自从当年的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之后,冤狱再次遍布中华大地,时至今日,诸如陈树庆先生这样的冤案依然可以由政法系统明目张胆地制造。敢怒敢言的良知者往往在其实施了正义的言行后成为高墙里的囚徒,而制造冤狱者却能披上合法的外衣为最高统治阶层所默许。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这就是一个即将举办奥运会的国家所存在的悲惨现实。陈树庆因言获罪是奥运会前夕一个极不和谐的颤音,不论中共在奥运会前如何装饰自己,“和谐奥运”的口号喊得多么响亮,明年的奥运会都会因为此类事件而黯然失色。
   
   2007年8月17日
   
   ----原载《人与人权》2007年9月号(http://www.renyurenquan.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