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刘逸明文集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刚刚感受完圣诞节的喧闹和快乐,台湾大地震的噩耗就让自己的神经变得异常紧张起来,虽然相去海阔天遥,但我仍然能够体会到大地震后幸存的台湾同胞们那灰暗的心情。这些天,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在简陋寒冷的屋子里为他们祈祷。地震的强大力量不仅仅可以毁灭千千万万个美满的家庭,而且可以使得原本畅通的网路变得崎岖不平,甚至是完全不通。在诸多突破封锁的软件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我只得登陆平时极少登陆的中国官方网站了解时事,特别是了解台湾的地震灾情,虽然渴望自由的我很希望自己能够像往日一样在网络世界自由翱翔,但每每想到那些被地震吞噬的生命,我都会觉得我自己是幸运的。
   
   世界上的人虽然千差万别,但在有些方面仍然具有一致性,那就是需要精神的寄托。每个人因为自己的价值观和兴趣爱好不同,所以寻求精神寄托的方式也不一样。在难以登陆海外自由媒体的日子,文学世界就自然成为了我的栖身之所。或许是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写作诗歌和散文的缘故,现在想写点这类东西还感觉有些艰难,这使我更加领会到古语“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深刻含义。有人说文学不能脱离现实,或许是因为我这一年多的时间很少出门,所以很难找到创作的灵感吧。不过,过去的经历仍然可以我提供创作的源泉,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经历过太多的磨难,有几次还险些丧命,我常想,如果自己的写作水平够高和创作耐力够强的话,自己的过去绝对可以写成一部感人至深的书。可能很多人的经历都可以这样,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为了避免“贩卖苦难”的嫌疑,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很少提到自己所遭受的一些不幸,而是尽量在生活的痛苦漩涡中表现出一种乐观与豁达,这不仅仅是为自己,也为那些用眼球垂青我文章的朋友。
   
   仁义道德可以说是各个社会的普适价值,现在有很多人将其贴上了“封建文化”的标签,如今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也许与此有莫大的关系。曾经有几次得到和尚的赠书,都是有关佛教的,虽然暂时没有成为地道的佛门中人,但我仍然觉得佛教的一些主张非常值得传承,因此,我在自己努力不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并尽力帮助他人的情况下,还必须向一些具有可塑性的人传递佛教的一些理念,以期净化社会的良知。

   
   因为对佛教的崇尚,所以我会把握一切时机去登临寺院,尤其是一些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刹。曾经在去年秋天去肇庆领略过六祖慧能的修行之所——梅庵,那里的香火甚是旺盛,最令人眷恋的是那两颗大大的菩提树,置身旁边,仿佛回到了宗教文化繁荣的古代,当然,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那千古流传的诗句。光临梅庵古刹,很多人的缘由或许是因为仰慕六祖在中国佛教史上的显著地位,而我却是怀着一份对传统文化的深深缅怀和对人性良善的呼唤而去的。
   
   在我的孩提时代,就曾梦想自己在长大后遍涉祖国的名山大川、人文胜迹,然而,虽然快近日立之年,我所能去的地方依然屈指可数。除了肇庆梅庵,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当属浙江的诸暨,那里是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故里。曾经在诸暨的五泄风景区度假村住过很多天,那里的的服务员不仅年轻漂亮,而且有着其它地方的服务员所无法同日而语的温柔和贤淑,这使我更加对西施的美丽深信不疑、心驰神往。因为一个多月的浙江之行,我慢慢萌生了娶一个浙江女孩子为妻的理想,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无法在那里久留,在回到相隔千里的广东后,浙江的人情风物只能在长夜中的睡梦里去回味了。
   
   写诗曾经是我最大的文学爱好,记得在前几年刚刚接触网络的时候,几个文学论坛不知占据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文学,我几乎是废寝忘食,甚至于牺牲自己的自由。在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最难忘的风浪之后,我仍然坚持写诗,但是,现实的残酷终究将我从对诗的迷恋之中拽到了针砭时弊的不归路。文学需要弘扬,但现实中的种种黑暗也不能袖手旁观,在我看来,批判现实也许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几天前,我又重新在电脑里面翻出了我的一些旧作,虽然算不上写得很经典,但仍然能够给处于寂寥之中的自己一丝安慰。人的生命无法永恒,但文字却可以不朽,尤其是能够给与社会和民众以人文关怀的作品。面对纷繁复杂的世事,我不能停住我手中的笔,告别诗歌的日子,我不奢望能够重新寻回创作诗歌的灵感,只希望自己能够不被物欲横流的世俗所淹没,能够在很多人的应有权利被普遍剥夺的国度保持一个人的尊严。
   
   2007年1月2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