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刘逸明文集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刚刚感受完圣诞节的喧闹和快乐,台湾大地震的噩耗就让自己的神经变得异常紧张起来,虽然相去海阔天遥,但我仍然能够体会到大地震后幸存的台湾同胞们那灰暗的心情。这些天,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在简陋寒冷的屋子里为他们祈祷。地震的强大力量不仅仅可以毁灭千千万万个美满的家庭,而且可以使得原本畅通的网路变得崎岖不平,甚至是完全不通。在诸多突破封锁的软件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我只得登陆平时极少登陆的中国官方网站了解时事,特别是了解台湾的地震灾情,虽然渴望自由的我很希望自己能够像往日一样在网络世界自由翱翔,但每每想到那些被地震吞噬的生命,我都会觉得我自己是幸运的。
   
   世界上的人虽然千差万别,但在有些方面仍然具有一致性,那就是需要精神的寄托。每个人因为自己的价值观和兴趣爱好不同,所以寻求精神寄托的方式也不一样。在难以登陆海外自由媒体的日子,文学世界就自然成为了我的栖身之所。或许是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写作诗歌和散文的缘故,现在想写点这类东西还感觉有些艰难,这使我更加领会到古语“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深刻含义。有人说文学不能脱离现实,或许是因为我这一年多的时间很少出门,所以很难找到创作的灵感吧。不过,过去的经历仍然可以我提供创作的源泉,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经历过太多的磨难,有几次还险些丧命,我常想,如果自己的写作水平够高和创作耐力够强的话,自己的过去绝对可以写成一部感人至深的书。可能很多人的经历都可以这样,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为了避免“贩卖苦难”的嫌疑,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很少提到自己所遭受的一些不幸,而是尽量在生活的痛苦漩涡中表现出一种乐观与豁达,这不仅仅是为自己,也为那些用眼球垂青我文章的朋友。
   
   仁义道德可以说是各个社会的普适价值,现在有很多人将其贴上了“封建文化”的标签,如今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也许与此有莫大的关系。曾经有几次得到和尚的赠书,都是有关佛教的,虽然暂时没有成为地道的佛门中人,但我仍然觉得佛教的一些主张非常值得传承,因此,我在自己努力不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并尽力帮助他人的情况下,还必须向一些具有可塑性的人传递佛教的一些理念,以期净化社会的良知。

   
   因为对佛教的崇尚,所以我会把握一切时机去登临寺院,尤其是一些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刹。曾经在去年秋天去肇庆领略过六祖慧能的修行之所——梅庵,那里的香火甚是旺盛,最令人眷恋的是那两颗大大的菩提树,置身旁边,仿佛回到了宗教文化繁荣的古代,当然,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那千古流传的诗句。光临梅庵古刹,很多人的缘由或许是因为仰慕六祖在中国佛教史上的显著地位,而我却是怀着一份对传统文化的深深缅怀和对人性良善的呼唤而去的。
   
   在我的孩提时代,就曾梦想自己在长大后遍涉祖国的名山大川、人文胜迹,然而,虽然快近日立之年,我所能去的地方依然屈指可数。除了肇庆梅庵,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当属浙江的诸暨,那里是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故里。曾经在诸暨的五泄风景区度假村住过很多天,那里的的服务员不仅年轻漂亮,而且有着其它地方的服务员所无法同日而语的温柔和贤淑,这使我更加对西施的美丽深信不疑、心驰神往。因为一个多月的浙江之行,我慢慢萌生了娶一个浙江女孩子为妻的理想,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无法在那里久留,在回到相隔千里的广东后,浙江的人情风物只能在长夜中的睡梦里去回味了。
   
   写诗曾经是我最大的文学爱好,记得在前几年刚刚接触网络的时候,几个文学论坛不知占据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文学,我几乎是废寝忘食,甚至于牺牲自己的自由。在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最难忘的风浪之后,我仍然坚持写诗,但是,现实的残酷终究将我从对诗的迷恋之中拽到了针砭时弊的不归路。文学需要弘扬,但现实中的种种黑暗也不能袖手旁观,在我看来,批判现实也许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几天前,我又重新在电脑里面翻出了我的一些旧作,虽然算不上写得很经典,但仍然能够给处于寂寥之中的自己一丝安慰。人的生命无法永恒,但文字却可以不朽,尤其是能够给与社会和民众以人文关怀的作品。面对纷繁复杂的世事,我不能停住我手中的笔,告别诗歌的日子,我不奢望能够重新寻回创作诗歌的灵感,只希望自己能够不被物欲横流的世俗所淹没,能够在很多人的应有权利被普遍剥夺的国度保持一个人的尊严。
   
   2007年1月2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