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刘逸明文集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作家力虹一案刚刚尘埃落定,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又被浙江台州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这是公之于众的最新一例因言治罪案件。浙江自古以来就盛产文人墨客,近现代尤甚,诸如鲁迅、周作人、戴望舒、俞平伯、郁达夫、徐迟、柯灵、茅盾、徐志摩、王国维、丰子恺、金庸、艾青、余秋雨等文学大家均出生于此。恶劣的文化环境使得如今的浙江在中国文坛已经风光不再。然而,被中共当局所极力封杀的异议群体中,浙江依然是人才辈出,独领风骚。浙江除了拥有众多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之外,在自由写作的阵营中也是异军突起,正义之士不一而足,力虹、严正学、昝爱宗、东海一枭、温克坚、陈树庆、吕耿松等人便是浙江异议人士中最为活跃和最有代表性的几位。作为湖北人,在看到浙江灿若群星的异议作家后,我不得不为湖北异议人士的屈指可数而扼腕叹息。
   
   然而,一位位浙江的异议作家虽然令很多人耳熟能详,但是,要将他们每一个人的事迹罗列纸上也并非三言两语。记得在很多年前,在我还未掌握突破网络封锁技术的时候,在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过程中,就已经了解到了行为艺术家严正学的有关事迹。
   
   和我父亲同龄的严正学1944年生于浙江海门(现椒江市,台州市府所在地)。1966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手持画笔走遍中国大地。1988年7月,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严正学、严颖鸿父女两代人画展”。1992年严正学进入北京圆明园画家村,从事艺术创作,并被推举为村长。1993年,身为椒江市人大代表的严正学因被警察殴打后状告公安局而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关注。后来,严正学被诬告偷自行车,判劳动教养两年,送到位于黑龙江省的“北京双河劳教所”,获释后他写了四十五万字的《阴阳陌路》一书。此后,严正学走了积极参与民间维权活动,多次帮弱势群众打官司。2006年2月,高智晟律师发起了绝食运动,严正学最早响应,并到天安门去绝食,后被警方强行押回台州。2006年5月份以来,严正学帮助温岭等地的农民组建农民协会引起当地政府恐慌。台州当局于2006年10月19日将其抓捕,11月15日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正式逮捕。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法院于2007年4月13日下五2点30分对严正学案做出一审宣判,法院虽然认定严正学“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不成立,但仍认定他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从《宪法》保护公民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规定看,台州当局对严正学的抓捕分明是一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报复行为。
   
   据严正学的辩护律师李建强先生透露,严正学被指控的事实有四项,分别是:“秘密参加民主党,与民主党海外骨干相勾结;插手温岭农会事件;为刘宾雁先生募捐;撰写文章攻击党和政府以及中央和地方领导人”。这四项指控最终被撤消了三项,李建强律师认为这是不小的进步。但同时,他也觉得“第四项指控也是不能成立的,严正学撰写文章发表自己的意见,是行使宪法权利,不能构成犯罪”。
   
   网络社会的日益发展使得因言治罪的案例层出不穷,李建强律师近年来除了代理一些普通的刑事案件之外,在办理人权案件上更是不遗余力,众多的异议人士都在入狱后请他为其辩护。虽然李建强律师在这方面付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时间和精力,但自从力虹案发,他便陷入到飞短流长的旋涡之中。一些毫无根据的传言使得他有苦难言。最近,严正学案又闹得沸沸扬扬,海内外个别几个民主人士一个个声嘶力竭、义正词严地愤怒声讨李建强律师,甚至有人把他说成是和中共当局相勾结的所谓“特务”,准备把严正学推进地狱。事实也许是最能说话的,严正学获得轻判是对那些飞短流长的有力回击。
   
   浙江民主人士在严正学先生陷狱之后,不是把视线停留在李建强律师的身份上,而是想方设法地协助李建强律师展开对严正学的营救。朱虞夫、王荣清、吴高兴、毛国祥、周国强等人纷纷站出来为严正学作证,这对于推翻检方指控严正学是中国民主党成员起到了关键作用。另外,严正学先生坚持否认自己有颠覆动机和行动以及海外各大组织的竭力声援也对案情的好转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共当局在夺取政权之前曾许下迎合民众的万千承诺,但一旦得势便比之前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地干着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将中国民众推进了苦难的深渊,中国大地上曾经遍地哀鸣、冤狱不计其数。邓小平时代虽然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地平反毛泽东时期制造的冤假错案,但一党专制下的政治环境仍然不容乐观,“六四”的爆发让人们再一次领略了专制的恐怖与血腥。虽然当年有无数的仁人志士不幸捐躯或者锒铛入狱,但统治阶级的暴虐仍然无法阻挡中国民众追求民主与自由的脚步。
   
   即使江泽民时代对法轮功组织的取缔一度使得中国社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但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诸如严正学先生这样的良心知识分子仍然敢于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之内,冲破重重阻隔,在海外媒体上畅所欲言、抨击时弊。众多的异议人士因此而失去自由,久违的文字狱又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死灰复燃。据某些国际机构统计,中国是关押良心犯最多的国家。
   
   异议人士在入狱后往往都会遭遇非人的待遇,中国的看守所和监狱和很多人想象中的地狱并无两样。据严正学先生的妻子朱春柳反映,严正学在法庭上表现得十分虚弱。以言治罪是中国社会的一大特色,对异议人士的抓捕正说明当局内心的脆弱。一个好的社会懂得尊重人才和尊重不同意见,而中国社会却恰恰倒行逆施,越是正义之士就越是被排挤和迫害,而在官场,懂得贪污腐败和溜须拍马的人反而仕途通达。这难道就是我们所向往的“和谐社会”?
   
   2007年4月14日
   --------------------------
   原载《议报》第29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