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刘逸明文集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邓小平一度将中国的跛足改革美其名曰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的所谓“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更是使得不计其数的中国官员成为了新时期的权贵资本家。改革开放的政策既造就了中国日益繁荣的经济景象,又开创了史无前例的贫富悬殊时代。由于制度性的不公,普通的老百姓不但无法享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成果,反而因为自己的弱势而成为制度的受害者。
   
   邓小平时代的官员贪污腐败虽然已经绽露头角,但情况并不算太严重,自从当年轰轰烈烈的学生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中国官场便在江泽民的领导下走进了日益腐败的深渊。民众和媒体监督权的缺失纵容着官员的不作为和以权谋私。除了横征暴敛之外,圈地、枉法裁判、官商勾结等等也都成为了满足官员私欲的有效方式。面对官员的腐败和老百姓的权利受侵害,原本肩负着解决问题责任的职能部门都学会了装聋作哑。一时间,中国官场的腐败便愈演愈烈,且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江泽民的任上,诸如“三讲”、“以德治国”、“三个代表”等等一系列毫无现实意义的口号被喉舌媒体和各级官员喊得津津有味,而中国的底层百姓却是对江河日下的处境怨声载道。大凡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仍然对中共当局怀有深深的畏惧,即使很多人对法律有一定的了解,对自己的权利被侵害感到愤怒,但在一般情况下,仍然会选择沉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的经济便开始一蹶不振,官员照样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老百姓却不得不忍受贫困的折磨,加上接踵而来的各种自然灾害,中国民众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随着走投无路的民众越来越多,民告官的事件也开始层出不穷,原本只是用来装饰门面的各级信访部门一时间成为了老百姓热烈拥护的机构。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很多民众对官员的举报反而成为被举报官员进一步压迫他们的潜在理由,制度决定,能够通过上访途径真正解决问题的民众只能是凤毛麟角。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是“反贪官不反皇帝”,如今的中国虽然名义上没有皇帝存在,但当年的江泽民所拥有的权力并不亚于古代的皇权,中国社会的各种问题日益严重,江泽民理当负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还得从制度上着手,没有强有力的监督机制作保证,贪污腐败的顽疾将无法治愈。
   
   即使很多民众对上访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将上访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为了规范行政机关的信访工作,中国国务院已于1995年制定了信访条例,此后,全国绝大多数的省、市、自治区都相继出台了有关信访工作的地方性法规。即使中共高层制定信访条例的本意是想帮助普通的老百姓,但在权利不受制约和官官相护的当今官场,信访制度注定只能成为自欺欺人和粉饰政府形象的一个花瓶制度。
   
   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表明,要解决一些社会问题,不在于建立重床叠架的政府机构,而在于政府主要部门之间的相互制衡、在于国家与地方之间权责明确、在于民众有监督的权利,这是政治现代化的一个基本内涵。不论中共当局建立信访制度的初衷如何,从近年来信访制度的实施情况来看,该制度对促进社会进步的效果微乎其微,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信访部门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公信力。
   
   访民原本就是社会最弱势的群体之一,很多访民的问题在地方上无法得到圆满解决之后,纷纷向更上级的信访部门求援。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选择完全合理合法,但在地方政府的眼中,这无疑是在给他们的脸上抹黑。因此,截访便成为地方政府和地方公安机关乐于进行的重要事务。然而,仅仅是截访还不能说是访民的不幸,最为令人愤怒的是,不少访民在被遣送回原籍的同时,还得忍受身体的折磨。美国之音几天前引述日本共同社的报导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进行的一次调查表明,中国有71%的上访者曾经遭受殴打,64%的上访者曾经遭受拘留。即使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表示要满腔热情地对待来信来访的群众,但访民的处境一直都未能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在地方政府的眼中,访民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敌人。
   
   对于专制社会而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永远是一句空话,现实生活中,官员的权力高高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法规和一系列的制度虽然都冠冕堂皇,但在实施过程中,它们便显露出了自身的脆弱。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不断增多的大规模群体上访引发了持续上升的“信访洪峰”,这使得中国的信访制度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在司法不独立的大环境下,信访部门和其他职能部门一样形同虚设,并成为许多专家学者诟病的对象,信访制度的存废问题因此在社会上引起广泛争论。
   
   社会不公是引发民众上访的根本原因,而之所以会出现社会不公的现象则是落后的社会制度以及腐败官员共同作用的结果。江泽民时代曾主张“社会稳定压倒一切”,在“维护社会稳定”的合法外衣下,地方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维护自己的形象而不遗余力且不择手段地打击上访民众。看似亲民的信访制度实际上在这其中扮演着引蛇出洞的角色,让地方官员很容易就找到了打击的对象。
   
   胡温“和谐社会”理念的提出让很多民众多了一份对中共改善民生状况的期待,今年的两会更是把民生问题作为主要话题,《物权法》的最终表决通过更是给了土地被强制征用或是房屋被强制拆迁的民众一针强心剂。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上访的民众将持续增多、官民矛盾将表现得更为激烈、群体性事件也将不断涌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放言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制约官员过大的权力,保障民众的合法利益。从以往的情况看,中国的信访制度已经彻底沦为欺骗民众的制度,只要民众没有决定官员政治生命的权力,这种制度的性质就不可能改变。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是要革除一当专制,温家宝口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也许至多是比较开明一点的行政改革而已。
   
   2007年3月31日
   
   --------------------------
   原载《议报》第296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