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刘逸明文集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邓小平一度将中国的跛足改革美其名曰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的所谓“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更是使得不计其数的中国官员成为了新时期的权贵资本家。改革开放的政策既造就了中国日益繁荣的经济景象,又开创了史无前例的贫富悬殊时代。由于制度性的不公,普通的老百姓不但无法享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成果,反而因为自己的弱势而成为制度的受害者。
   
   邓小平时代的官员贪污腐败虽然已经绽露头角,但情况并不算太严重,自从当年轰轰烈烈的学生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中国官场便在江泽民的领导下走进了日益腐败的深渊。民众和媒体监督权的缺失纵容着官员的不作为和以权谋私。除了横征暴敛之外,圈地、枉法裁判、官商勾结等等也都成为了满足官员私欲的有效方式。面对官员的腐败和老百姓的权利受侵害,原本肩负着解决问题责任的职能部门都学会了装聋作哑。一时间,中国官场的腐败便愈演愈烈,且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江泽民的任上,诸如“三讲”、“以德治国”、“三个代表”等等一系列毫无现实意义的口号被喉舌媒体和各级官员喊得津津有味,而中国的底层百姓却是对江河日下的处境怨声载道。大凡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仍然对中共当局怀有深深的畏惧,即使很多人对法律有一定的了解,对自己的权利被侵害感到愤怒,但在一般情况下,仍然会选择沉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的经济便开始一蹶不振,官员照样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老百姓却不得不忍受贫困的折磨,加上接踵而来的各种自然灾害,中国民众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随着走投无路的民众越来越多,民告官的事件也开始层出不穷,原本只是用来装饰门面的各级信访部门一时间成为了老百姓热烈拥护的机构。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很多民众对官员的举报反而成为被举报官员进一步压迫他们的潜在理由,制度决定,能够通过上访途径真正解决问题的民众只能是凤毛麟角。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是“反贪官不反皇帝”,如今的中国虽然名义上没有皇帝存在,但当年的江泽民所拥有的权力并不亚于古代的皇权,中国社会的各种问题日益严重,江泽民理当负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还得从制度上着手,没有强有力的监督机制作保证,贪污腐败的顽疾将无法治愈。
   
   即使很多民众对上访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将上访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为了规范行政机关的信访工作,中国国务院已于1995年制定了信访条例,此后,全国绝大多数的省、市、自治区都相继出台了有关信访工作的地方性法规。即使中共高层制定信访条例的本意是想帮助普通的老百姓,但在权利不受制约和官官相护的当今官场,信访制度注定只能成为自欺欺人和粉饰政府形象的一个花瓶制度。
   
   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表明,要解决一些社会问题,不在于建立重床叠架的政府机构,而在于政府主要部门之间的相互制衡、在于国家与地方之间权责明确、在于民众有监督的权利,这是政治现代化的一个基本内涵。不论中共当局建立信访制度的初衷如何,从近年来信访制度的实施情况来看,该制度对促进社会进步的效果微乎其微,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信访部门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公信力。
   
   访民原本就是社会最弱势的群体之一,很多访民的问题在地方上无法得到圆满解决之后,纷纷向更上级的信访部门求援。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选择完全合理合法,但在地方政府的眼中,这无疑是在给他们的脸上抹黑。因此,截访便成为地方政府和地方公安机关乐于进行的重要事务。然而,仅仅是截访还不能说是访民的不幸,最为令人愤怒的是,不少访民在被遣送回原籍的同时,还得忍受身体的折磨。美国之音几天前引述日本共同社的报导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进行的一次调查表明,中国有71%的上访者曾经遭受殴打,64%的上访者曾经遭受拘留。即使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表示要满腔热情地对待来信来访的群众,但访民的处境一直都未能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在地方政府的眼中,访民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敌人。
   
   对于专制社会而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永远是一句空话,现实生活中,官员的权力高高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法规和一系列的制度虽然都冠冕堂皇,但在实施过程中,它们便显露出了自身的脆弱。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不断增多的大规模群体上访引发了持续上升的“信访洪峰”,这使得中国的信访制度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在司法不独立的大环境下,信访部门和其他职能部门一样形同虚设,并成为许多专家学者诟病的对象,信访制度的存废问题因此在社会上引起广泛争论。
   
   社会不公是引发民众上访的根本原因,而之所以会出现社会不公的现象则是落后的社会制度以及腐败官员共同作用的结果。江泽民时代曾主张“社会稳定压倒一切”,在“维护社会稳定”的合法外衣下,地方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维护自己的形象而不遗余力且不择手段地打击上访民众。看似亲民的信访制度实际上在这其中扮演着引蛇出洞的角色,让地方官员很容易就找到了打击的对象。
   
   胡温“和谐社会”理念的提出让很多民众多了一份对中共改善民生状况的期待,今年的两会更是把民生问题作为主要话题,《物权法》的最终表决通过更是给了土地被强制征用或是房屋被强制拆迁的民众一针强心剂。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上访的民众将持续增多、官民矛盾将表现得更为激烈、群体性事件也将不断涌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放言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制约官员过大的权力,保障民众的合法利益。从以往的情况看,中国的信访制度已经彻底沦为欺骗民众的制度,只要民众没有决定官员政治生命的权力,这种制度的性质就不可能改变。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是要革除一当专制,温家宝口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也许至多是比较开明一点的行政改革而已。
   
   2007年3月31日
   
   --------------------------
   原载《议报》第296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