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刘逸明文集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2004年岁尾,我通过朋友转发的动态网网址无意中登陆到了海外网站《大纪元》,从余杰的一篇评论师涛的文章中,我得知了师涛失去自由的消息。中国的新闻媒体上面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违法犯罪案例,但以言治罪的事情却很难得到披露。在一般民众的印象里,中国现在已经彻底告别了文字狱的时代,倘若有人将师涛的事情公之于众,相信有不少的中国人会感到匪夷所思和难以置信。后极权社会的性质决定,中共当局竭尽全力地在国际社会表现自己“开明”一面的同时,会暗中打压它们所忌讳的力量,即使是像师涛这样的自由言说者,也会让它们觉得如临大敌,必须除之而后快。媒体之所以不披露此类事件并非是出于舆论的自觉,而是对这种违背法理的行为无法得到民意支持心知肚明。
   
   2005年3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师涛有期徒刑十年,判师涛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他将《当代商报》领导口头传达的一份中央文件传到了海外媒体,该文件的内容主要是要求各媒体不得报道有关“六四”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其实,中国的媒体早就沦为了中共当局的喉舌,该报什么和不该报什么完全由主子来决定,拒发有关“六四”、法轮功、上访内容的新闻报道并不值得奇怪,这样的文件也称不上什么国家机密。出于良知,师涛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将此文件的大概内容传到了海外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发表,虽然师涛对自己行为的合法合理性并不怀疑,但他仍然没有在发表时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很快师涛就因为此事而锒铛入狱。中国的网络警察队伍已经非常壮大,有人将其戏称为:“网络特务”。自从金盾工程启动,中国网民的一举一动便都在网络警察的掌握之中。即使师涛在发稿时并无其他人知道,但网络警察仍然能够知道该邮件发出的大致区域和所使用的是哪家公司的邮箱。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对师涛的判决书中称雅虎香港公司提供了IP地址和登录时间,并确定了用户的身份和其他信息。

   
   由此可见,不是因为雅虎公司侵犯师涛的隐私权为有关部门提供证据,师涛决不会被判十年重刑。师涛的事件能够得以让外界知道,是因为他有一些异议朋友,如果他平日只是独来独往,他的事情也许至今都不会为外界所了解。从这一点上讲,师涛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他在湖南那地狱般的监狱中如果能不时得到外界关心的消息,也许还能感到一点安慰。
   
   从网络上面有关师涛的简历中我们可以了解到,1868年出生的他曾先后在陕西《华报》、太原《西安商报》、《老新闻》、《法制日报》等多家媒体担任记者、编辑。而且他还是一位诗人,已经出版了多本诗集。最为可贵的是,师涛在湖南长沙《当代商报》任编辑部主任期间,曾报道当地官员贪污腐败的消息。中国官场早已经腐败得相当严重,地方官场中的清官更是凤毛麟角。师涛出于对社会的责任和自己的职业道德以及对底层百姓的同情和大无畏的精神,才奋力揭露官场黑幕,在当下的中国新闻工作者群体中,他无疑是鹤立鸡群的佼佼者。但是,除了官场之外,诸如新闻媒体这样的单位也已经形成了人才逆淘汰的趋势,越是正直敢言的新闻人也就越容易被排挤出局。湖南地方当局也许早就对师涛耿耿于怀,但一时找不到惩罚他的理由。自从怀疑师涛将那份文件向外界透露,它们便如获至宝,认为报复师涛的时机已经来临。
   
   中共当局虽然一直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在经济上的资本主义色彩却越来越浓厚,随着中国的加入世贸,各种外资公司纷纷涌入中国寻求新的发展机遇,包括雅虎这样的网络公司。雅虎和中国其它门户网站一样,为了赢得网民的支持也提供免费邮箱服务,但网民在注册时必须提供真实资料。对于一般人来讲,提供真实资料并无多大不良后果,但在中国这样一个缺少法治和言论自由的社会,诸如师涛这样的敢言者就时刻有可能为此付出沉重代价。雅虎原本在美国口碑还算不错,市场占有率也比较高,虽然它不是中国的本土公司,但很多中国网民仍然乐于登陆其网站和享受一些免费服务。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意味着可以像在美国那样自由,而是在有些方面必须和中共当局紧密配合。基于利益的考虑,雅虎公司毅然抛弃人道和大肆侵犯师涛的隐私权将师涛的个人资料提供给了有关部门。
   
   师涛并非因雅虎的出卖而锒铛入狱的第一人,早在师涛入狱之前,异议人士王小宁就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有关民主的文章而被北京当局监禁,2003年9月12日,他被北京一家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了有期徒刑十年。王小宁的妻子余陵近日抵达美国准备向雅虎公司提出诉讼,她在华盛顿杜勒斯机场向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丈夫被判重刑也是由于雅虎公司向中国安全部门提供了她丈夫的电子邮件信息和个人资料。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王小宁1950年出生于沈阳,1973年9月,进入南京的华东工程学院上大学。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他曾经被列入国内反动份子名单。“六四”事件以后,他曾撰写了大量有关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2000年前后,他开始在电子刊物《热门话题》、《中国报道周刊》、《中国研究》上发表文章,并自编电子刊物《政治改革自由论坛》等。
   
   出于舆论的强大压力,雅虎公司公关部主任卡利南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采访的时候在铁的事实面前仍然矢口否认他们曾向中共当局提供过任何信息,更为可笑的是,他还代表雅虎公司谴责世界任何地方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并认为他们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活动对推动自由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自从师涛因雅虎公司的出卖而被判重刑的事实经海外媒体披露,海内外针对雅虎的谴责之声便不绝于耳。不计其数的网民纷纷表示拒绝使用雅虎邮箱和登陆雅虎网站,雅虎搜索引擎因此而无奈关闭,先前不可一世的网络巨头很快就成为臭名昭著的商业败类,这是雅虎公司自己多行不义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知晓雅虎恶行的网民将越来越多,雅虎的土崩瓦解也许已经为期不远。
   
   2007年3月16日
   
   --------------------------
   
   原载《议报》第294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