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刘逸明文集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在中共前任领导人邓小平的圈点下,昔日穷困潦倒的广东省因为有了几大经济特区而一举跃升为中国的经济强省。广东的发展让人们感受到了改革开放政策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促进作用,身处深圳、珠海等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的民众更是对邓小平感恩戴德不已。然而,只重经济而拒绝政治的改革注定要创造出一个畸形的社会,在权力被官员彻底垄断的今天,空前的贫富悬殊状况背后孕育着中国民众难以估量的怨恨和血泪。
   
   随着毕业于北韩金日成综合大学的高才生张德江的主政广东,广东便开始了灾难性历史的新纪元。从2003年的隐瞒SARS疫情和孙志刚被殴打致死到2005年的太石村事件和汕尾东洲血案,张德江领导下的广东当局可谓是无法无天、罪行累累。因为这一连串的惊天大案,原以经济繁荣、舆论开放而著称的广东已经彻底沦落为中国的首恶之区。张德江也因此广受海内外舆论的批评,据称,就连广东省内的地方官员和知识分子也曾发动过一场轰轰烈烈的“驱张”运动,只是因为这位中共政坛悍匪高居政治局委员之职,其政治能量非同小可,故民怨再大也只能对他无可奈何。
   
   常言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作为在当今世界最为邪恶和无赖的国家留学过的中共官员,张德江对金家王朝花样繁多的流氓治国手法可谓是学得融会贯通、用得游刃有余。即使胡温登台以后,一直都强调“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新三民主义作风,以及建构“和谐社会”的新主张,但有着浓厚江系人马色彩的张德江仍然倚仗江泽民的余威,在广东政坛和广东民众头上耀武扬威、我行我素。

   
   《南方都市报》是南方报业集团属下的一家大型报刊,因为积极关注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揭露官场的黑幕,所以在海内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该报在2003年率先报道了广东地区的SARS疫情,并跟踪报道了孙志刚事件。中国的媒体在官方的操控下,其角色早已经不伦不类地由监督工具演变成了被监督的对象。《南方都市报》的大胆敢言和之前的几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开明不无关系,也许是因为报道风格的惯性,即使很多媒体人已经窥见了张德江痛恨自由舆论的本质,但出于良知和职业道德,他们仍然站在了舆论监督的风口浪尖,坚持行使自己的“第四种权力”。然而,不懂得唯张德江马首是瞻的《南方都市报》终究要迎来张德江的秋后算账,就这样,两位优秀的媒体工作者——该报总编辑程益中和副总编辑喻华峰便双双入狱,其中喻华峰被以经济罪名判以重刑,程益中则在海外舆论的压力下获释。
   
   张德江等人并不以报复《南方都市报》为满足。非法征地已经成为引发中国社会警民冲突的罪魁祸首,2005年8月,因为土地被强制征用和出卖而难得合理补偿的广州番禺太石村村民开始酝酿了一场罢免村官的运动。罢免的结果令官方难以接受,因为原本被“钦定”的村干部全部被拉下马来。接受这种结果意味着既得利益的巨大流失,虽然村民的罢免行动完全合理合法,但却遭到全副武装的军警阻挠和镇压,就连为村民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和人大代表吕邦列也遭到了非法拘禁和野蛮殴打。在此事件中,所谓的“人民警察”和“人民子弟兵”在广东官方的豢养下,都彻底堕落为黑社会的打手。
   
   太石村事件并非广东当局罪恶的终结,张德江治下的广东汕尾东洲村在2005年岁末,再次发生因为农民抗议强制征地而遭到军警血腥屠杀的东洲惨案,据报道,至少十几位无辜村民被枪杀。此事一时间在海外造成了极大的震动,各大媒体纷纷对广东当局的暴行表示强烈谴责,各路学者和作家对此事的谴责性评论更是不一而足,刘晓波、赵达功等中国著名作家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更是在第一时间发起了针对此事的签名活动,并得到了海内外人士的一致响应。至此,广东当局的黑社会化和流氓化形象已经彻底昭示于天下。
   
   此后,广东当局不但不因自己的暴行而悔改,反而继续在无法无天的道路上一意孤行,东洲村民的抗争和太石村事件一样,都难以幸免地被广东的官方媒体定性为有组织的非法行动,而且东洲村的部分维权代表还在事后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当局的深牢大狱。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逐渐觉醒,东洲惨案之后的广东更是抗争不断,因此而出现的警民冲突也是接二连三、难有止境。
   
   据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就在前不久,广东潮州市龙湾村村官私卖土地资源和破坏生态导致了无数失地农民的集体维权。2007年2月4日,当地警察非法抓捕了维权代表,村民在往镇政府驻地要人时,遭到了黑社会势力的暴力袭击,上百人挨打、多人受伤,两名村民至今在医院抢救。虽然张德江在东洲惨案发生后,于2005年12月23日在广东省委九届八次全体会议第二次会议上发出了“三句狠话”:“今后,征地手续不齐全、不完备的项目,不能开工;没有与农民就征地补偿民主协商、达成协定的项目,不能开工;征地补偿款没有兑现到农民手里、各种补偿不到位的项目,不能开工”,但是,其治下的广东省仍然是中国境内因强制征地而导致警民冲突的高发区。
   
   广东当局的黑社会化和流氓化并不仅仅表现在掠夺民脂民膏方面,对于生活在广东的异议人士,广东当局也是百般迫害和骚扰,自由作家刘水因为在媒体做记者和编辑期间大胆报道广东的社会黑幕而被几度关进劳教所,出狱后又被驱逐回乡,女作家李剑虹在广东打工期间也被强制驱逐出境,笔者本人也有类似遭遇。张德江所领导下的广东执法部门已经彻底沦为执法犯法的先锋,和黑社会并无两样。毫无疑问,有着“广东王”之称的张德江也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广东黑社会老大。
   
   十七大虽然尚未召开,但北京城内已经是传闻不断,传闻内容主要是十七大的人事安排。在陈良宇落马之后,中国民众纷纷为胡温的这一重大举措拍手称快,并期望能够进一步将其他江系人马绳之以法。张德江作为广东官场的一把手,其下的老百姓可谓是暗无天日、怨声载道,就连前任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也因“南都案”而对张德江大为不满。张德江在广东近年来的表现明显和胡温所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理念背道而驰。不论是从权力斗争的角度还是从民意的角度讲,张德江都应该告别政坛,相信十七大时中共高层的权力格局会发生巨大变化,张德江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2007年3月2日
   
   --------------------------
   
   转自《议报》第292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