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中午休市,我在证券营业所看见一个我所熟悉的半老徐娘在啃菜馒头,咬口馒头,吃口开水,她还忙里偷闲看电脑上的K线图和布林线。发现她脸胀得通红,眼角仿佛还有两滴晶莹的泪水,我吃了一惊,要紧问有啥不舒服,她抬起头,擦了擦眼睛,苦笑说:“没什么,中石油给套了,套了十五元,幸好买了五手。”
    她问我要否补仓,我盘算了一下她输掉的七千五百元相当于多少只菜馒头,又盘算了一下这相当于我几个月的工资,然后说:不忍心叫你割肉,也没把握让你补仓,最近我不敢出馊主意,因为观点常与后来的发展刚好相反。我安慰她,楼上有个超级大户,买了该股三百手,买入价48.6元,集合竞价进去的,已输掉五十万,一个朋友跟风买了二千股,也输掉三万多,把今年的利润全抹光了,还亏了一万元。我说:已近年关,庄家蜜糖喝足,散户再赖在股市,恐怕要吃老虫药、安眠药!明摆着大量赢钱的已离开股市,输钱的倒在五千点高位调动资金补仓,你说危险不危险。股票下跌途中,谁都不知道哪儿是底啊!奢望反弹,结果套得越来越深。
    她说,明年开奥运会,难道牛市结束了?我说,本来无所谓牛市熊市,2001年以后的五年熊市,也是人家蓄意打压造成的。1300点可以站住脚跟,以后三百点出乎意料的疯狂杀跌,让股民资金再缩水30%,甚至50%,完全是个阴谋。今年11月份大跌,流通市值缩水二万亿,60%的股民亏损,其毁灭性超过以前的五年熊市,再说牛市,未免自欺欺人。我告诉她,这轮行情,政府是为了将所有的非流通股票全部倾销给散户,才制造了人为的“牛市”。散户不过是股市里的群众演员,担任跑龙套的角色,需要时抬轿子,喊几声“宁死都不卖”的口号,和朗诵一下《我站在六千点的高岗上》的诗歌。当然,演出过程中有可能吃到一顿盒饭,还有可能获得勋章,不过演出结束,都要获得回吐剥剩短裤赶下台。她问我难道股民天生是失败者?我说,是的,股民不输,这场游戏没法继续下去。散户的思维盲区:大家都高估自己,认为强者,不是受害者。要知道股市不生产财富,只分配财富,再者,信息不对称,散户只有挨宰的份。你大概不晓得股市有五把刀吧?今天跟你说一说。

    第一把刀:跑道费、印花税。即使赚十个点,涨停板卖出,所缴费用相当于你赢利的百分之十。要是做短差,涨二三个点卖出,利润基本跟证券所平分,自以为炒股,其实是帮人家打工。要是不做短差,只好每天上上下下乘电梯。割肉出局,也要缴纳佣金印花税,根本不管你鲜血淋漓,急需往医院包扎。高额的印花税,其实是戳在股民大腿上的针筒,每天二CC、三CC的抽血,细水长流,持之以恒,杀伤力超过嗜血的蚊虫,长此以往,股民不失血倒在股市的现场才怪呢!
    第二把刀:网下申购。这是机构的特权,散户无缘染指。新股上市,首先哄抬股价,像中石油那样上屋抽梯,高位套住股民,三个月后所谓的“网下申购”的股票出笼,以远远低于市场价格的筹码猛砸股票,套利滑脚。最近上市的“002”当头的股票,走势都是一个样,比如中核钛白、常铝股份,还有通润、三鑫、报喜鸟,不知套死了多少人,不知有多少股民在亏损的泥淖里挣扎。
    第三把刀:“大小非”全流通。每月每天,每时每刻,限售的非流通股票都在出笼,今年至少八千个亿,另外,还要增发股票。持有股票过程中,经常有“大小非”袭击,庄家头昏脑胀,不得不加速下跌,以逃避“大小非”的砸盘,而散户不晓得股价为何暴跌,结果深套其中。这几天“海南高速”一下子就有八千万限售流通股上市,你说,叫股票怎么涨起来?有个事实告诉你,百姓银行里的储蓄全部拿出来购买“大小非”也不够。
    第四把刀:创设。许多玩权证的人倾家荡产,不是输于智商和技术,大多输于创设上。何谓创设,就是由券商自作主张,不花一个子儿,凭空多发权证多少份,以此掠夺股民。这种行径,有点像赌沙蟹,你捏牢四个K,以为稳操胜券,胜对方四个Q,结果翻底牌,对方下面还有一只Q。
    第五把刀:港股直通车。为了繁荣香港,试图将大陆的资金引往那儿。结果大陆A股市场资金严重流失,股价自然往下走。这把刀暂时没亮出来,一旦出销,估计散户死光光。
   徐娘听了以上这番话,有点泄气,她说:照你这么说,散户不能炒股了。我说:不能这么说。有的人不能参与了,比如今年大幅亏损的,和利润只有20%的,应退出这个竞技场。今年利润50%的,只能说是轻量级选手,利润100%以上的人可以算是重量级选手。我认为,我们这种淘汰户头明年只好观看他们的拳击赛了。你想想看,一会儿5.30鸡叫,一会儿9.11惨案,一会儿两个月阴跌,地雷、炸弹、冷枪,陷阱,围堵,从江西出发的红军有几个能修成正果到达陕北?我有个研究成果告诉你:“5.30鸡叫”那个点位,大多数股票已经筑顶,明年大盘即使到八千点,哪怕一万点,那些股票也不可能解套。当然,话要说回来,如果股市实在不景气,政府有可能降低印花税。
    不瞒你说,我曾试图向政府建议,遗憾没有门路。我的意思:要是为了倾销“大小非”,就不要加印花税了,也不要将新股一下子炒到高位,权证、港股直通车也不要搞了,因为这么折腾,一来股民吃不消,二来倾销“大小非”注定失败。
   
    江苏/陆文
    2007、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