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文集
·陆文:拍照按指印是我一生的痛!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陆文:我为什么厌恶地主?
·陆文:锦衣卫训诫
·陆文:中国现当代小说及作家印象
·陆文:父亲的“成就”
·陆文简介
·陆文:女婿看丈人丈母
·陆文:细麻绳(监狱生活,中篇小说)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菲丽丝,你昨夜裸聊通知我,婆罗洲元老院基于我不厌其烦网上宣传婆罗洲,而使得那儿的旅游生意兴隆,决定授予我“婆罗洲荣誉洲民”的称号,并欢迎我当“驻洲作家”,据说还准备馈赠一万婆罗洲币年金,我兴奋得一夜无眠,半夜起床撒尿还查了婆罗洲国网站上的新闻,发现我赠送你的一帧标准像也贴在那儿。真的,我十分感激贵国元老院对我的恩宠,和你的鼎力推荐。
    你晓得我默默居住夜郎小城,一生没有亮光,一直黑暗中生存,像卡夫卡《地洞》里的动物,我苦苦搜索光明,搜索北斗星,可居然蜡烛都找不到,满眼都是些绞索和老虫夹子。过去给衙役“扁担绑”,现在给衙门内定为“坏分子”,几十年来像狗一般生活,几乎将所有精力都用于防卫与求生上,可以说,世上的荣誉与蜜糖都跟我无缘。除了受邀申请参加独立中文笔会,获得了我平生最大的荣耀,第二个梦想不到的荣耀就是贵国给我的了。我真不知怎么报答贵国的知遇之恩,要么想办法拉几个施游团到你们那儿罢。
    告诉你去贵国当“驻洲作家”的难处,因为没有护照,领护照难度亦比较大,因为上次好多位笔会同行去香港参加国际笔会会议,朝廷把他们当假想敌,没给去香港特区的通行证,更不用说去国外旅游访问的护照了。多少年来,文坛黑马、文学博士──刘晓波先生被这个所累,四处飘泊、温饱没着落的诗人廖亦武,也被这个所累,还有杨建利博士,身受牢狱之灾,也是吃了这个苦头。可你不知道护照什么东西,问护照是不是身份证。我说两者似是而非,其实是不同的概念,护照可以获得自由,滑脚海外,身份证只好监狱放风,就像我俩的宝贝都叫生殖器,但毕竟有区别,一个凸出,一个凹陷,一个射精,一个受精。我唠唠叨叨说了很长时间,并用了些通俗易懂的比喻,你仍没听懂我的话,后来,我将“金山词霸”上的这个名词解释念了一遍,你才似乎明白。

    有了护照才可以进出海关,走出国门,你问这是否边境检查站,这么一问,我糊涂了,不知这两者有何区别,只得吱吱呜呜。
    夜郎的词语十分复杂,不像法律术语那么精确。一些没有固定称呼的事物,更不用说了,比如衙役所谓的“背铐”,俗人眼里则是“扁担绑”,它像农忙季节村夫的挑河泥,雅人眼里则像六国求富贵的背剑苏秦。我曾做了这个姿势给五岁的孙子看,告诉他这既叫“扁担绑”,又叫“苏秦背剑”。有次孩子想吃糖果,我担心蛀牙就搭这个姿势,问他是什么,说得准确吃糖糖。他说扁担绑,我说苏秦背剑,他说苏秦背剑,我说扁担绑。后来待我再做这个姿势,他居然急中生智,连珠炮的说:扁担绑苏秦背剑!
    夜郎衙役的词语,也可以说是行话吧,更让人晕头转向。比如,煽动颠覆朝廷,颠覆朝廷,我的理解,前者是指使、刺激、怂恿人家扔手榴弹,后者亲自动手当恐怖分子。衙役比较聪明,没法给人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就把这两个罪名当成了扑克牌中的“百搭、枪毙”,到处乱用,也不管你其实是个吃墨水的,所以画家严正学、诗人力虹都进了牢房。笔会还有另外三个兄弟──师涛、杨天水、张林,也不知按上什么罪名进了牢房。
    关押、留置、收容、劳教、劳改、软禁,还有以前的“学习班”和“五七干校”,这八者亦没区别,都是想把人关进笼子里,不过时间有长短、伙食有好坏而已;专政、镇压、处决、枪毙,也没区别,都是想把人干掉;传呼、传唤、传讯也没啥区别,反正想找事喝蜜糖,送你进局子;罚款、罚没、没收,也没区别,都是想把钱财纳入自己的腰包;暂扣,比较有学问,留有余地,意思是试探性地没收,见没动静,没反抗,则一举吞没。前几年我们因赌博进衙门,衙役也是将我们留置,扣押做人质,迫使每人交出三千元现金,开的单子也称为“暂扣”。就此意义上说,留置跟绑票、暂扣跟赎金也没多大区别。
    还有所谓的“滞纳金”,意思不及时缴款,就天天涨利息、涨费用,要是王世仁早晓得此诀窍,也用不着连夜叫穆仁智带领家丁上杨白劳家逼债了。现在夜郎税吏比较省力,纳税户担心缴滞纳金,都准时送钱上门;还有所谓的“注销”,不使用手机、小灵通,便要去他们那儿注销,否则即便不使用,仍然月月扣你的“座机费”。置之不理的话,则可以跟你打官司;结婚证,不用多说了吧,就是男女上床,要朝廷同意,不同意,则是通奸、嫖娼、卖淫、非法同居。不过,要是长期非法同居,则又称“事实婚姻”,事实婚姻了,跟其他人同居,则又称重婚。避免重婚,则又要去领结婚证,然后再离婚;准生证,就是生孩子,要朝廷许可,哪怕从未生过孩子。硬生孩子,就要罚款、结扎、打胎,哪怕九个月的胎儿;还有所谓的“就业证”,意思是没这个证件,就找不到工作。把守这关口,就扼住了你生存的咽喉……夜郎词语的奥妙真是说不完,有空的话,再跟你细聊。
    菲丽丝,你不要邮寄买电脑的钱,何况上次你寄来的钱,放在那儿仍没用。电脑运行慢,固然设备陈旧,但最主要衙役骚扰破坏,要是不拦截,不死机,裸聊应该没问题。我担心,淘汰旧电脑,买了新电脑,衙役闻风打劫。因为他们开销大,既要洗桑拿、搓麻将,又要养小蜜、吃花酒,很想到文人这儿来捞一票。你不晓得夜郎的衙役,像乡下无所不偷的“倒麦粞贼”,连硬盘都要。前不久,陶君的手提电脑就给偷了去,以前孙文广的电脑也曾给衙役没收。我打算,没收了再买新电脑,买了新电脑,再来没收,世上就多个笑柄。
   
    江苏/陆文
    2007、11、5

此文于2007年11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