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文集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菲丽丝,说出来难为情,昨晚我梦中不断呼唤:菲丽丝,菲丽丝……叫得老婆都惊醒了。待我醒来,发现我抱着枕头入眠,嘴巴贴在上面,两只眼睛噙满了泪水,骚动的心情仍然如宋祖鹰唱的歌一样《洪湖水浪打浪》。
    不瞒你说,自从你接受老公的小蜜赠送的面首,我心里一直有个解不开的结,也不知吃醋,还是担心你中了圈套。前几天你说老公参加派对,异想天开想跟人家玩换妻的游戏,你跃跃欲试,不知荣耻,迫不及待的暗送秋波、跟人家干起杯来,甚至还叫人家陪你上厕所,更让我感伤难受。你尽管没说出最后的结果,我也知道有一顿没一顿的你,不会放弃这次享受。夫妻的荷蟹,要通过换妻实现,我看还不如不荷蟹!这种无耻的偷情,难道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难道符合科学发展观?
    网上看到七老八十的夜郎前元首,十乞大期间,仍然开小差,一股劲的盯住女服务员的照片,你这么年轻,骚劲无处发泄,我当然理解。

    说句题外话,朝廷开会,前任元首极不尊重现任元首,元首唇干舌燥的讲话,他不是做笔记、洗耳恭听,而是看手表、盯女人。看到他这么没命的盯女人,我完全相信外界流传的关于他的风流逸事。我认为,看在他过去的日夜操劳、劳苦功高,朝廷理应免费提供他几个女人,至少应提供他几粒伟哥,以让他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他的确性情中人,像我一样不隐瞒对女人的嗜好。不过,我是偷偷摸摸的,他可是明目张胆的啊!前任元首还多才多艺,他既会写诗唱歌、弹琴书法,又会梳头跳舞、签字割地,还会吃烤肉、说外语,无论英语俄语,还是婆罗洲语。
    你问最近怎么不见我面,是不是对裸聊不感兴趣?叫我怎么说呢?你不晓得夜郎衙役最近网络封锁得厉害,只要上网,电脑就出现病毒,不是延缓、屏蔽,就是死机,根本没法跟你裸聊。估计为了顺利开展十乞大、他们担心人家捣乱的缘故。这次十乞大的确不顺利,尽管绑架殴打律师、软禁异议人士……花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仍然出了不少差错,比如上访户自尽金水桥啊,开小电车冲击大会堂啊,公开场所高喊“国家腐败”的口号啊。此外,核心人员非清一色心腹,这说明元首没有一统天下。因为历代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有散了宴席,前朝遗老仍然坐在酒桌上的。
    老实说,朝廷十乞大,哪怕十巴大、十酒大、二食大都不关我事,反正挂羊头卖狗肉,反正换汤不换药,我懒得关心他们的排座次!除非他们放了张林、杨天水、师涛、严正学、力虹五个兄弟,我才会喊几声十乞大万岁。我觉得这种交接,有点像动物世界,就像一只强大的黑猩猩,以禅让的方式,在领地上驱逐了另一只风烛残年的黑猩猩。为了生存,我们这些小猩猩,只好违心屈从处于上升通道的大猩猩。
    与其关心他们的十乞大,我还不如关心眼前的事。最近厂里压死了个人,给集装箱活活压死的,死者家属来厂“做人命”,现场指挥的厂长没钱赔偿,急得轻度中风,我们难过得连月饼都吃不下,所以中秋节厂领导月饼不发了。据传,头头含着眼泪说,厂里资产都给人家掠夺,独自上市了去,眼前一个穷厂,叫我怎么赔工人的性命钱呢?
    再者,政治过眼云烟,富贵海市蜃楼,比如元首,不过再坐龙椅1800天,后来的也至多坐3650天,我就不信这些人吃独桌,接二连三吃个没完,直至万世万万年!
    不过,他们的网络封锁,阻止了我参加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络会议。病毒多如牛毛,我根本没法进入笔会社区,只好写邮件,以参加大会的投票。
    这几天上天涯网站,发现论坛上有两个活动的漫画网役,我在本地网站也看到夜郎网役希望大家举报的徽志,于是就网络骚扰问题,向他们举报,可是找不到窗口,以让他们受理。于是发帖子。我说:“近年电脑一直给人骚扰,只要上网,没有一天不发生,严重还死机。电讯部门两次切断我的网络,它的宽带软件,还装有形迹可疑的软件,特此举报。”
    这些人是谁呢?我说:你们是吃这碗饭的,应该晓得此人是谁!说不出此人是谁,你们就是吃干饭的,或者贼喊捉贼。可直到我给你写信,仍未接到他们的回音。
   
    江苏/陆文
    2007、10、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