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文集
·陆文:冤魂缠住了姚法官
·陆文:拍照按指印是我一生的痛!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陆文:我为什么厌恶地主?
·陆文:锦衣卫训诫
·陆文:中国现当代小说及作家印象
·陆文:父亲的“成就”
·陆文简介
·陆文:女婿看丈人丈母
·陆文:细麻绳(监狱生活,中篇小说)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菲丽丝,你来信中提到写小说,为什么我不敢写出男女生殖器的字眼,写到那儿就用“×”代替,或者用“那个”代替。《梦莲》中有这种情况,比如“无限风光在×峰”、“伸进蓝布短裤摸弄她的那个”。你还说,裸聊中说这类字眼,即使我面对镜头,用手爪做出抓摸乳房的猥亵模样,眼神也是羞答答的,一点没有淫荡的色情。
    你这么一说,让我晓得了自己的道貌岸然,或者说离自由写作还有多遥远。《梦莲》小说中,那个性饥渴的下放工人,按理应该说出:“我喜欢玩弄你,拆穿讲,只是喜欢你的巴巴头、×瓣头,”结果为了雅观,被我改成了“只是喜欢你的那个”。你不晓得这么改,我的心有多难受呵。
    起初写这类字眼,我的心态比较自由,在《梦中的女神》中,我引用了“肉钉钻肉缝,心里热烘烘”的民间打油诗;在《飞扬的尘土》中,我写出了“我开始真分不清她臀部大幅度的弹跳是出于反抗还是欢欣,但是随后她那喃喃的呻吟和急促的喘气,以及那股令人迷醉的奶花香,却强烈地煽起了我的情欲,使我返老还童欲罢不能。我记得她心花怒放一饮而尽之后哭了。”在插队琐忆中,回忆跟农村姑娘的暧昧,我写出了“摸了她左面的那一只,又摸了右面的那一只。”

    这篇东西曾发表于某报纸文艺副刊上,末段给编辑删改了一些。我问编辑朋友为啥删改,他说:左面的那一只,右面的那一只,不就是两只?大家都知道,女人有两只,罗哩罗嗦的,报纸上发表不雅观。改成“我突然情不自禁亲了她一下”,不就成了。你有个毛病,明明应该写女人的胸脯,就是爱写女人的乳房、奶子,连写大馒头、肉疙瘩也不情愿。我说:这是跟鲁迅学的。鲁迅说,院子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一棵是枣树。这么一改,我要表达的那意思没有了。我之所以突出这只那只,是形容我当时的性饥渴状。他说,党报不是你写作的跑马场。
    这次我一篇评论《耕田好手胡兰成》,给某杂志枪毙了,理由:所谓的耕田,原来是交媾啊。我用心写了一星期,可在他们眼里,我热衷的是交媾。一篇三千多的文字,居然连换价值二十碗排骨面的稿费都不可能。
    好多次碰壁,我晓得一意孤行写这些字眼发表时通不过,久而渐之,下意识地回避了这类字眼。尽量写得委婉理性些,就像:“我仍不明白她的体操为何能如此大胆奔放出神入化。她一会儿采菊东篱悠然见南山,一会儿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加官入狱喜怒无常,以至于完全打破了我过去立正稍息熄灯起床号的计算机程序。她登临绝顶时拼命抱住我,将我的脸急迫地按在她左边山头上,仿佛给孩儿喂奶似的;反弓的胴体则形成了一座优美的河北赵州桥,宛如担心我的小弟弟滑脚,巴望他长驱直入更上一层楼似的,全然不顾怀孕的危险。”可这么写,编辑仍不以为然。
    在明清文学中,不管《金瓶梅》,还是《肉蒲团》,作者的写作心态都十分自由。也不知是因为没有文化检查官的缘故,还是他们天天吃伟哥。兰陵笑笑生可以津津有味的描“潘金莲醉闹葡萄架”、“西门庆初试白绫带”;《肉蒲团》的作者可以逸兴遄飞的写未央生跟众美女集体交欢的事;《何典》的语言亦不拘形迹,超出了写作用词的常规,好像为了方言而方言似的。即便三言两拍,也有不少所谓淫秽的文字。在我印象中,《红楼梦》一副贵族气、白领气,比较清洁,却也有“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可进入共和,文人的性描写反而畏首畏尾了。
    前辈作家陆文夫可以扭扭捏捏写《小巷深处》,也可以大笔泼墨《美食家》,写了那么多的姑苏佳肴,可叫他作《美色家》等于要他的命,估计他做梦都不敢写这种题材;贾平凹的《废都》写性事用了大量的“□□□□”,也不晓得他没有性生活经验而蒙骗读者呢,还是没法将原文发表;我尊敬的刘恒《伏羲伏羲》中写性事,写了跟偷欢不搭界的天上的云彩和太阳,谁都没法知道杨天青跟菊豆在玉米地里干了啥事;在我印象中,阎连科《为人民服务》写性事比较大胆,盛可以《无爱一身轻》连篇累牍提到男性生殖器那个字眼,轻松抵达了“不知羞耻”的程度,也轻松抵达了自由写作的境界。
    总体而言,开国以来的作家,除了不知天高地厚的80后,基本都着重于上半身写作。他们可以形容女性美丽的脸庞,优雅的举止,但写到性事,仅止于春心荡漾,写乳房亦浅尝辄止,阴部完全成了写作的禁区。在严肃文学中,再也看不到“淫水横流”类似的字眼了。写性事,有不少作家是这样偷懒取巧的,或王顾左右,或转移话题,或分段另叙,或使用省略号。
    卜伽丘写《十日谈》,劳伦斯写《查特莱夫人的情人》,纳博科夫写《洛丽塔》,他们可没有疆域没有边界,为了艺术,都勇敢写出自己的所思所想,写法也不见什么淫秽。丁度.巴拉斯的电影,描写性爱更十分大胆,完全到达了自由写作、自由摄影的彼岸。他的电影还深受全世界观众的欢迎。
    菲丽丝,我同意王小波所说的小说要给读者带来阅读的乐趣的观点,甚至认为,在不伤害主题情况下,哪怕给读者感官刺激亦未尝不可。在这方面还作了些实验,比如《性生活从推油开始》,我先让读者笑,后让他们硬,再让大家哭,我就是想运用手段以达到强烈的情感效果。在我眼里,文学除了启蒙人生,调弄语言,发明技法,更主要的就是激荡人心。可我不晓得我啥时候也能够像外国作家那样拿起自由的笔,无拘无束地乱念三官经!
   
    江苏/陆文
    2007、8、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