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文集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网上报道,有人破釜沉舟卖房入市,有人用活命钱孤注一掷,还有人告诉白领如何上班时间瞒着上司看行情……我所在社区,邻居晚饭后河边散步,话题除了股票还是股票;证券营业所亦一片欣欣向荣,大厅空气浑浊,人满为患,散户就像热锅里上下翻滚的饺子;昨天交易不畅经常塞单,成交汇报要隔半小时显示,开始以为有人做手脚;我认识的在招商城做生意的服装老板有几个也来了。一个进场120万,一百万买基金,二十万买股票,也不懂K线图和股价的高低,更不懂何谓轻仓、重仓、全仓;一个刚入市的年轻妇女哭丧着脸对我说,18万本金,这几天亏了四万;今天下午,当地证券营业所三个壮年汉子为一台电脑交易机打了起来,不止一个回合,吃亏的隔了一会又卷土重来。我帮保安维持秩序,差点给撞了一跤。前几天,我剩下的几千股股票想交易,可几百台交易电脑都有主儿,没人愿意让我哪怕使用两分钟,有的装聋作哑,有的爱理不理,有的说:性命交关,怎么可以让你使用?最让人伤心的是,其中有几个还面熟。这时候,第六感觉告诉我,“见钱眼开、六亲不认”,大盘应该到顶了,至少中期调整。
    这也难怪,机构庄家连续逼空,尽管逼得老股民目瞪口呆,规避风险,可引得新股民如同吃了兴奋剂,没命的往股市里涌。大盘到四千点,我好几次在公开场合上说,半仓!轻仓!清仓!说个没完,可谁都不听我劝,相反问我是不是踏空了,有没有解套。我照实说,刚解套,没赚钱。众人都笑了。我晓得那一瞬间股民不仅笑我技术差、胆子小,而是还把我当作可怜虫。
    这次夜郎财政部半夜鸡叫,夜12点发布上调股票印花税的通告,虽然有出老千的嫌疑,但凭心说,出于迫不得已,目的是给股市降温,希望稳步上涨。可赌博中途突然有人喊:捉赌的来了!惊得赌徒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哪个不对捣乱牌局的不怨恨愤怒呢!一个叫“崩大盘”的网友形容:“我交了高昂的门票钱,爬上山顶,站在悬崖上欣赏着壮丽的景色。这时候收门票的管理员上来对我说:你站悬崖上太危险,会掉下去的。我说:不会,只要你不揣我,就不会掉下去。管理员说:我不会揣你的。我说:那我就放心了。于是转身继续看风景,管理员从背后伸起一脚,把我揣下了悬崖。”股民只顾做差价,赚铜钿,可不了解夜郎朝廷的伟大战略步骤,他们当然有理由谴责财政部的朝秦暮楚出尔反尔。

    前几年许小年说,大盘到一千点才能去除泡沫,吴敬链一边说股市是赌场,一边提议开创业板。他俩说这类话,其实是代表机构庄家和私营企业主的利益。庄家高位出局了,急于打压大盘,逼散户割肉,目的在股票的低位吸收筹码。开创业板,不是为了所谓的融资,而是让那些人收回投资顺利退场。
    时代不同了,夜郎朝廷已不满足这点“蝇头小利”。他们频频吹暖风,说什么不是全民炒股,股民不过三千万,股市没有泡沫,以诱惑新股民入局。目的就是想三年之内将所有的非流通筹码全部让股民接盘。可是他们处于两难困境,就像厨师要掌握烧菜的火候一样。温度过高,行情提前结束,没法完成非流通股票全部流通的任务,只好上涨股票印花税来降温。温度过低,行情萧条,没法吸引百姓来买其实不值几个钱的股票,于是说股市健康发展,现今上市公司的效益支撑当前的股价,股民不过占全民的3%而已……
    他们可不管股民接了盘,今后股价会跌到何种地步,也不管百姓有没有能力接盘。朝廷这么做就是想将银行里十几万亿储蓄,换成股票(或房子),以免通货膨胀。这就是所谓的货币证券化。他们通过事实上的负利息、通货膨胀、股市致富效应,和媒体宣传等各种手段,吸引逼迫股民承购。不过他们既想夺百姓的钱,又害怕输光了的穷人上吊自焚吃药水上街游行而引起动乱。朝廷再三说:买者自负,券商要对股民进行风险教育,总的意思:输了莫怪朝廷。
    我承认,朝廷试图消灭银行里的储蓄是出于无奈,贪污挪用、携款潜逃,呆账坏账,银行已千疮百孔濒临破产。转嫁经济危机,让百姓做冤大头势在必行。因为朝廷没有能力消灭储蓄,就只有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朝廷是不愿看到的,这破坏国际印象,也损害自己的存款。换句话说,朝廷与其通货膨胀,还不如将人民的财产实行证券化。人民或者接受通货膨胀,或者让货币证券化,没有第三条道路。当然一边通货膨胀,迫使人民为了保值而去炒股接盘,一边货币证券化,让人民至少去买国债或所谓的封闭式或开放式基金,是夜郎朝廷最理想的选择。如果人民不受骗,不上当,不去股市接盘,朝廷只好拉破面皮通货膨胀。
    机构为了自身利益,或许市场规律,拼命拉股价,试图发起主升浪,落袋为安,结束2007年的行情。可这么做却破坏了朝廷稳中有涨,逐步派发非流通股的计划。朝廷不得不以上涨股票印花税的手段,去抑制庄家和股民的激情。这次下跌,盘面上没有机构庄家明显抛筹的迹象,可以说,机构庄家也被朝廷耍了。假使股票印花税调整成功的话,按目前成交量,朝廷年印花税收入至少3600亿。再加上券商的佣金,以及非流通股的发放,一年股市失血就在一万几千亿之上,我不知市场能否承受得起,货币证券化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有点一厢情愿不切实际。
    三年之内完成非流通股上市,朝廷收获真金白银,扔给股民的则是股票。而那些上市公司仍控制在朝廷手中,朝廷委任的官员仍是上市公司的主人。股民一盘散沙,根本没有办法控制那些上市公司,甚至轮不到干预和分红。这有点像买了电脑给别人用了,娶了老婆给别人睡了。
    如果说,文革是一场公开的政治大革命,那么目前就是一场隐形的经济大革命。没有了地主资本家,人民就成为掠夺的对象。将人民的积蓄以这种手段劫掠一空,其实是变相的打土豪分田地。我心理比较阴暗,甚至怀疑,夜郎朝廷第一笔股市启动资金,有可能是快速印钞机的成果,有可能是今年通货膨胀的引擎。
    国有企业实现私有化,朝廷就可以改头换面,主动换旗号(请看我的拙作《改名换旗号之漫话》),实施所谓的政治改革,这并不牺牲权贵的利益。他们脱胎换骨摇身一变,仍然以议员部长总理的身份,在新政府中保持自己的席位。而自由解放了的人民,只不过吃了空心汤团,因为上市公司已被股民所有,他们不可能像苏联解体那样,分到一份本属于自己的国家财富。除了吉凶未卜的股票和自己的住屋,以及一张选票,依然两手空空。
    夜郎朝廷已成功地将自己的命运和人民捆绑在一起。朝廷倒台,纸上富贵也跟着化为灰烬。人民依然一无所有,只好擦干泪水,以汗水和智慧重新换取新时代的新货币,就像解放后,我们的父辈扔掉废纸般的的金圆券,去迎接仁泯币一样。
   
    江苏/陆文
    2007、6、1、深夜匆笔
   
   作者说明:
   士人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