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燃烧的罂粟 【16——20】]
罗列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燃烧的罂粟 【16——20】

    16,卫生部长张文康下台了,再换上一个又会怎么样呢?——大环境改变不了,个体又会怎么样呢?

    将来可能会出现两种结果,一种宣传是,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我们战胜了非典,一种是党和政府不得不改进体制,在民主道路上前进一步。

                   ———April 27,03

    17,姚肖因辽阳工人事件,被检察院以颠覆国家罪起诉,最近可能遭判重刑,他们的女儿说,“戊戌变法的牺牲,对后来有益,我们相信历史会给父亲以公正的评价。”

    相信历史,相信将来,就一定是官方强调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吗?

     有些定理并不能涵盖在固定的理论当中,正如有些实践总那么不如人意一样。

                   ——May17,03

    18,选择还是放弃?

    前进还是停止?

    人类在诱惑中前进,好奇与矛盾一如那个叫苏菲的小女孩。

    我也面临诱惑,汹汹烈火中,一群群蝴蝶眼花缭乱,挥舞着白色的翅膀,义无返顾地扑向火海。

    火海是真理的载体吗?巴金写过,“寒冷寂寞的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死”,但他还是忍辱负重地活过文革。

    有时候,我也想纵身跳入火海。

    但火海离我很遥远,甚至我感到火海只存在我的想象中。

    我停止吗?若前进,前面是什么,似乎除了遥远之外还是遥远——环身望望四周,尽是漠然麻木的面孔。天已傍晚,看看天上,也无风雨也无情,夜正拉上它的帷幕。

    想起鲁迅先生的话,穷途歧路时,暂且坐一会吧!可四面又响起凄厉的狼嚎。

    四周已是虚虚实实如烟似雾的黑暗,我能看到红日东升么?

    能发出声音者是幸运的!

    我感到悲哀——四周是陌生的人群!我之遗憾,在于未能像柔石遇到鲁迅余杰遇到钱理群!说实在的,我不是一个义无返顾的人。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放飞这只鸟吧!到远处的丛林中。

                     ——May8,03

    19,5月9日,辽阳市中级法院判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肖云良七年和四年的徒刑,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其主要表现,一是加入中国民主党,二是与国外势力与媒体联系,三是……

    谨此一记!

                     ——May9,03

    20,这次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中国的一些专家预测,美英将陷入伊拉克战争的泥潭里,将重蹈越战的结局。

    我想,抵抗肯定是存在的,因为意识形态具有的相对独立性,但目前已显露的局面呢?

    巴格达等一些城市并没有出现激烈的港战,伊拉克也没有出现全民皆兵的局面,看看萨达姆的所作所为就明白了:

    当伊拉克人民饱受饥饿的痛苦时,萨达姆家族却聚敛了几十亿美元的财富,光行宫就好几个,难怪一个美国士兵进入萨达姆在巴格达的宫殿时瞠目结舌,“呀!连坐便都用黄金装饰!“

    中国的专家,你该明白了吧?伊拉克人民为什么没给萨达姆当殉葬品。

    但萨达姆却以全票当选为伊拉克总统——其实,事实上却是,萨达姆以谎言和暴力欺骗伊拉克人民,伊拉克人民却也以谎言和不抵抗欺骗独裁者,人民并不比独裁者愚蠢。正如文革中民间流行的那句土话,“狗日的糊弄我,我糊弄狗日的。”

    历史再一次证明,“靠谎言和暴力统治的政权,最终必将遭到人民的唾弃。”可令我不解的是,萨达姆家乡行宫的卧室床头,却放着阿拉伯文的《斯大林选集》和《毛泽东选集》,这两位伟大领袖为什么会引起这位独裁者的兴趣?

    萨达姆还爱看哪些书呢?

                       ——May26,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