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远方的呼唤[121——125]]
罗列
· 困惑中想说的话
·[原创小说] 给一个故事添一个结尾
·初恋
·拥抱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121——125]

        

               罗列

    121,9月9日,是毛泽东逝世30周年纪念日。

    而在今年的9月6日,据说张戎的《MAO:UNKNOWN STORY》华文版同时在美国、台湾、香港出版。

    身在大陆,我当然不可能读到这部书的汉译版,但从媒体介绍知道,这部书说毛长征飞夺卢定桥是蒋故意放的,三年困难时期3500万人饿死,是毛将粮食出口东欧换取设备。

    ……

    现在整的我也有些怀疑,中国究竟还存在信史吗?

    我的意思是说,还有什么值得我相信?

    我这么怀疑:尽管张戎的这部书有危言耸听之出,但她肯定不全是捕风捉影。

                       ——06年9月7日

    122,大陆颁布一个法规,对国外媒体在中国发布消息予以限制。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吗?

    国外敌对势力,什么是国外敌对势力?中国政府真的是风声鹤唳!

   我怀疑,中国大陆的腐败已深入骨髓,共产党是自己铲除不了自己腐败的,正如一个医生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成功地给自己做开颅手术!

    123,BBC的中谈,这些日子是关于文革和毛泽东的——我本来也想写的,只是感到写出后无新意,便锁弃了。

    124,国内的我不清楚,外面的媒体和学者对于“限制国外媒体在中国发布消息”很有微词:

    ——何清涟女士说,限制信息是国家对自己政权不自信的表现,诚哉是言。

    其实中国政府不但限制国外媒体,国内更甚,世纪中国被关闭,民版“观点”数十次被折磨,南都报狸猫换太子的处理……

    ——我还需寻觅新的好的有特色的网站。

    125,9月15日,王丹作为自由亚洲的特约评论员,他评论的是高智晟被捕后,警察干扰他妻子和儿女的生活。

    王说,警察是对天理人文观念的践踏;

    ——这样就揭掉了和谐社会光鲜亮丽的画皮;

    ——这表明,政府所故意显示的一切都是假的,写在纸上的法律是多么轻飘无力,中国的法律只不过是一张纸。

    王先生,你说的对!中国的目前是太黑暗太腐败了,我所给的例证是,在我谋生的地方与家之间,有所中学,在上学放学的时间,那里公车接送孩子的比比皆是,我就不相信共产党的各级纪检干部没有看到!

    我不反对共产党,但我对它实在是失去信心——统治中国那么多年,居然有那么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没有工作的老人除了依靠子女外国家居然对他们不闻不问,农民工到城市忙活一年居然一无所得甚至还挨打,中国普通工人阶级恶劣的工作条件居然需国外人权团体或良知人士抗议……

    “你唐叔说我的肚皮像天鹅绒……”这是姜文电影《太阳照常升起》里女主人说的话,我仿佛记得有一种革命似乎叫“天鹅绒革命”。假如“天鹅绒革命”真的像摩擦肚皮那样舒服的话,我真的盼望中国也来一场“天鹅绒革命”。

    真的,我说的是实话,也是心里话。

                ——06年9月15日

   [121——125于07年12月18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南京师大教授郭泉被民盟开除,可见参政议政需看大哥的脸色,赶快清理门户——不知哪位高手把中国八党称为八大花瓶,真是天才的比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