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111——115]]
罗列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111——115]

    111,在网站上,看到一篇赵昕写的文章,他文中的余某,我想大概指的是余杰,余杰的文字,曾含沙射影指责赵,“自己在游山玩水时与地方恶势力发生冲突,却硬炒作沸沸扬扬的政治事件……”

    赵很不平,询问了一些师友后,还是拨通余杰的电话,但余搪塞,请你别对号入座。

    本来我对余杰的印象很好——他的《火与冰》《铁屋中的呐喊》《想飞的翅膀》,对我来说真的是启蒙,其文字改变了我思维的走向,但自从那次会见美国总统与郭飞雄的歧异及这次攻击赵,我对他的印象蒙上一层阴影!

    或许赵昕先生与他,是两条道上跑的车!

                    ——06年8月7日

    112,8月16日,郭飞雄在广东再次被打,这是继高智晟被打后的第二次比较严重的事件。

    当局对维权势力的打压,越来越甚。

    由于信息的封锁,高郭的行为,并不为大众广泛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郭在火车上被秘密警察逮捕时,为了防止其他乘客误会,高喊, “争取中国民主……”

    当今圣上能否采取袁世凯对付宋教仁的手段呢?

      ——我看很玄。

    改革、革命,中国老在这两者之间选择。

    当改革进行不下去的时候,革命就成了不得已的选择。

    113,8月18日,沂南,山东乃至中国黑暗至极。

   沂南开庭,援助陈光诚的律师许志永等遭受羁绊,有的甚至被污为偷别人的钱包而遭警察审讯。

    ——手段是显得低劣,谁说山东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天大的笑话,山东官家流氓的无赖从没断过,比如掌握一点小权就捏造罪名冤杀少正卯的孔子……

    又获悉,高智晟于8月15日在山东东营的姐家被秘密逮捕!

    呵,中国,黑暗的中国,令人绝望中国!

    魔鬼狰狞,正义遭打压……

                   ——06年8月20日

    114,陈光诚终因“破坏公共财务,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被判,声援他的律师在沂南受阻。

    法庭为了使审判符合法律程序,为陈光诚指定两名律师,遭陈的抗议,但抗议无效,审判继续进行。

    旁听席上,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拒绝参加,只有陈光诚的三个哥哥和那些被官家安排好的人。

    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陈的大哥:

    “陈光诚的精神状态怎样?你对这次审判持什么看法?”

    当着母亲和弟媳的面,这位稳重的中年汉子暂时绕过这个问题,他只是说,“法律在权势面前是无用的!”

    是的,在中国,法律从未大过权势。

                   ——06年8月24日

    115,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炮轰北大,——“我的学生田刚,是美国全职教授,不可能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在北大,且当政协委员,北大的一百万是套国家的资金……”

    真是在外国呆的时间长了,拥有成就的海外华人才敢这么说,因为这么说不用担心抓辫子穿小鞋。这些,中国教授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他们比丘教授更懂中国特色的国情!

    中国的大学是衙门,中学小学也是!

    在中国的目前,越是冠冕堂皇义正词严慷慨激昂的东西越不可信!

                     ——06年8月24日

      [110——115于07年12月11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张青第三次上书领袖,说她的儿子入不了小学的问题,是当局的操纵!即使父亲反动透顶,也不能剥夺人家孩子的义务教育权啊,暂且不提向学校交的中国特色的择校费是否合理,何况人家愿意缴那两万元哪!还是给西装革履出国访问的领导人留点回旋的余地吧,否则他们遇到“记者无国界”组织里的刁蛮提问,该怎样回答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