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罗列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那时我们还小,大人让我们称那个肤色白皙高个小脚的女人为大娃大娘。

    据说,他的丈夫在解放前国民党部队里当军官,国共两党在鲁南拉锯战时,被不知什么部武装乱枪打死,——反正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因为那时我们山东的村庄,观念仍很保守,妇女从一而终的观念根深蒂固,虽然共产党破四旧了那么长时间,鼓励女人改嫁这方面似乎效力不大——我的亲大娘在丈夫领着别的女人出走,大娃大娘在战争中丈夫失踪后都没改嫁。

    大娃大娘的公公——儒坤爷爷身边无子无女。

    大娃大娘也没有孩子!因为她的丈夫大娃在他们结婚没几天就没有了!

    据说在文革时,红卫兵曾用绳子捆着儒坤爷爷的双腿,把他吊到旗杆的上头,然后问他是否看到台湾的儿子,直到他说看到了才把他松下来,幸亏儒坤爷爷在解放前做过很多善事,没有结下冤仇,不少穷点的人家大都受过他的接济,一个村庄又几乎没有外姓,都是同宗同族的,在上了岁数的人的干预下,儒坤爷爷才侥幸地逃过那些灾难。

    我记事时已是文革后期,印象中他们翁媳俩就那么过着,同居一屋。

    故乡的冬天屋里屋外几乎一个温度,天冷了他们就同居一床——那时的人家烧不起蜂窝煤炉,取暖用火盆,那个地方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才扯上高压电线。

    ——孩子时的我们,都以为大娃大娘是儒坤爷爷的媳妇!

    但村庄的长辈们谁也未笑话他们,大多的评价是那女人真不容易。

    后来,台湾与大陆关系和缓后,跑到台湾高雄的二娃给家乡写一封信,询问他父亲的情况,族人为了让二娃回来,写信哄骗他说,他父亲年老,只是身体虚弱。二娃从台湾回到那个偏僻的村庄,见父亲已故,很是失望地在家乡呆了两天,给寡嫂分文未留,然后到新疆他的一个什么堂姐家转了一圈,然后就返回了台湾,据说族人问二娃可曾见过蒋经国,二娃答:

    “先前经常见,那时我在教导团……”

    故乡人从二娃的口中了解到,二娃年轻时娶的是美国妻子,还嘲笑二娃说了一句不知深浅的话,二娃说凡是分他们家的房子田地他统统都要收回去——大家便认为他不通时务,共产党的天下,是你一句话就能做到的么?大二那年我回家度寒假,父亲向我谈及此事,我说,“韩复磲※⑴在济南的公寓已经发回他的后代了,如果二娃确实在台湾混成重量级的人物,他说的这事也未必不可能,这是共产党统战的需要,二娃若真收回他家的地方,肯定会在这投资开厂什么的,这对于咱们村庄未必不是好事!”

    村人以为我说的有道理,大家满怀热情地等待二娃再从台湾回来,然而二娃却一去再无消息。

    大娃大娘是五保户,晚年的生活来源是那个生产队每家每户的捐粮捐柴。

   村人一直不明白,二娃在国民党麾下,究竟是高官显贵还是富翁巨贾,他为什么不再回乡收回原属于他家的房地产?我不明白的是,是什么力量使大娃大娘——那个小脚女人——坚强地寡居一生?!

     ——写于06年10月26日

     ——07年12月10日录于《博讯》博客

    ⑴※微机中无正确的qu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