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101——110]]
罗列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101——110]

   

    101,世界杯在德国开幕,男球迷大量涌入德国——瑞士为了吸引女游客,旅游广告别出心裁:“这里有一流的风光,一流的男人,但他们对足球并不钟情!”

    好幽默的瑞士人,原来他们不只钟表做的好啊!

                     ——06年7月2日

    102,那天在QQ视频上看到我二十年前的同学——看到他的面容,我照照镜子,不禁慨叹一句,老了,我们都老了!

    少年的义气不在,现在的现实是无法用确切语言就能描绘的现实,谈聊中我知道,他也和我一样,都在辛苦辗转中生活。

                     ——06年7月6日

    103,据说,猫眼看人遭封闭!

    呵!——

    104,大陆学生说,应当在现代化与信仰之间找到交集。

    ——我有信仰吗?越来越感到红领巾时代老师灌输的好玩,做一个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青年以后,我所接触的在中共党旗下宣过誓的人物,仿佛没有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忙碌的。

    还是在鲁迅那里找到答案,他说孔子在中国是仕途敲门砖,在中国入党的意义大概类此,不止一个没混上一官半职的党员每当交党费时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对这类人我内心感到鄙夷!

    我没有信仰,冥冥中仿佛相信有一个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但从没有人给我洗礼!

    我没有信仰,但我尊重有坚定信仰的人!

    105,他们说,陈光诚被捕后,营救陈光诚的活动正在继续。

    胡佳告诉记者,政治部门出现在袁伟静父母的楼下,他们怕她的父母向外界求援,陈光诚的母亲则被安排在做公务员的四哥家中,她顾及四儿子的饭碗没有声张。

    律师滕彪向联合国报告——要求联合国启动紧急救援机制,同样是律师的李劲松则被雇佣的流氓殴打。

                     ——06年7月6日

    106,陈光诚的律师在临沂被殴打。

    ——国际社会谴责纷纷,我这才知道美国指责中国人权问题并不是空穴来风。美国啊,请原谅我过去的无知,当我在纸笔时代时,我也曾跟着他们真心真意地骂过你恨过你,我过去实在不知道,在你们那个伟大的国度,也有许多目光深远的政治家,他们一直为普及人类的普世价值努力!

    愿自由女神高举的火炬之光,照亮整个人类,让玩弄愚民政策的独裁者,在这光下瑟瑟发抖直至灭亡吧!

                    ——06年7月7日

    107,卡斯特罗由于健康原因,暂时将他的总统权利移交给他的弟弟——一位现任的国防部长。流亡在美国的古巴人一听到这个消息,便立刻奔走相告,甚至聚会对此表示庆祝。

    判断民主与独裁国家的标志不用看别的,只看领袖将权利的接力棒递给谁就行了,由此我想到中国的毛时代,据说在上个世纪50年代毛岸英去朝鲜战场前,就已经出过国,进过工厂,下过农村进行锻炼,假如毛岸英不遭遇美国飞机轰炸,而是从朝鲜战场回到中国,毛泽东会不会将自己的位置给他这个儿子呢?假若给他的儿子又是连续几十年在位,现在的中国会不会象今日的北韩一样贫困呢?

    ——这些都很难说,因为历史不存在假设!

                    ——06年8月1日

    108,我喜欢看的网站,最近遭关闭的有两个,一个是“观点”,又叫“DEMORCRASY AND SCIENCE”,另一个就是“世纪中国”。

   “他们先挑冰点那样大的栏目下手,然后再挑稍微显眼的,”何清涟女士接受采访采访时这样说,“这样,新一轮的媒体整肃就开始了!”

    都说年轻的开明,其实也未必,正如鲁迅慨叹,年轻的未必不比年老的出手狠!

    互联网能否改变中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互联网确确实实在改变我的思维,没有互联网,许许多多不同的声音及妙论迭出的高明见解,在中国的传统媒体下,我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感谢人类文明,感谢科技进步!

                   ——06年8月1日

    109,飞蛾扑火,我看到一只飞蛾,投下汹汹的碳火中。

   想起白天读的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他说像李贽那类的人,都有燃烧自己的愿望!多么形象的比喻啊!

    我的周围,有渴望燃烧或正在燃烧的人吗?想想摇摇头不得其解!

   中山大学艾晓明说,现在的社会,维权者被大众当作精神病看待!——可是什么力量促成这样的结果呢?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民”啊!这是不是传统文化给现代的中国人留下的处世精华?我们的祖先多么聪明,我不知道新文化运动的那帮先驱,为什么偏偏愿意肯定一切或否定一切!

                   ——06年8月4日

    110,揿开收音机,文学禁区广播的是江棋生的《看守所杂记》,今日播送的是:作者受审,其自答辩时妻子鼓掌被驱除法庭,与人大校友胖子张自力铁窗相会,与轮子探讨对宇宙、人生哲学认识上的不同。

    没有互联网时,我把江棋生在文字表达上写成姜齐生,三字写错了俩!

                   ——06年8月6日

     [07年11月27日首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在包遵信先生逝世一月后北京美国皆有知识分子进行纪念活动,但结果迥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