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101——110]]
罗列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101——110]

   

    101,世界杯在德国开幕,男球迷大量涌入德国——瑞士为了吸引女游客,旅游广告别出心裁:“这里有一流的风光,一流的男人,但他们对足球并不钟情!”

    好幽默的瑞士人,原来他们不只钟表做的好啊!

                     ——06年7月2日

    102,那天在QQ视频上看到我二十年前的同学——看到他的面容,我照照镜子,不禁慨叹一句,老了,我们都老了!

    少年的义气不在,现在的现实是无法用确切语言就能描绘的现实,谈聊中我知道,他也和我一样,都在辛苦辗转中生活。

                     ——06年7月6日

    103,据说,猫眼看人遭封闭!

    呵!——

    104,大陆学生说,应当在现代化与信仰之间找到交集。

    ——我有信仰吗?越来越感到红领巾时代老师灌输的好玩,做一个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青年以后,我所接触的在中共党旗下宣过誓的人物,仿佛没有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忙碌的。

    还是在鲁迅那里找到答案,他说孔子在中国是仕途敲门砖,在中国入党的意义大概类此,不止一个没混上一官半职的党员每当交党费时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对这类人我内心感到鄙夷!

    我没有信仰,冥冥中仿佛相信有一个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但从没有人给我洗礼!

    我没有信仰,但我尊重有坚定信仰的人!

    105,他们说,陈光诚被捕后,营救陈光诚的活动正在继续。

    胡佳告诉记者,政治部门出现在袁伟静父母的楼下,他们怕她的父母向外界求援,陈光诚的母亲则被安排在做公务员的四哥家中,她顾及四儿子的饭碗没有声张。

    律师滕彪向联合国报告——要求联合国启动紧急救援机制,同样是律师的李劲松则被雇佣的流氓殴打。

                     ——06年7月6日

    106,陈光诚的律师在临沂被殴打。

    ——国际社会谴责纷纷,我这才知道美国指责中国人权问题并不是空穴来风。美国啊,请原谅我过去的无知,当我在纸笔时代时,我也曾跟着他们真心真意地骂过你恨过你,我过去实在不知道,在你们那个伟大的国度,也有许多目光深远的政治家,他们一直为普及人类的普世价值努力!

    愿自由女神高举的火炬之光,照亮整个人类,让玩弄愚民政策的独裁者,在这光下瑟瑟发抖直至灭亡吧!

                    ——06年7月7日

    107,卡斯特罗由于健康原因,暂时将他的总统权利移交给他的弟弟——一位现任的国防部长。流亡在美国的古巴人一听到这个消息,便立刻奔走相告,甚至聚会对此表示庆祝。

    判断民主与独裁国家的标志不用看别的,只看领袖将权利的接力棒递给谁就行了,由此我想到中国的毛时代,据说在上个世纪50年代毛岸英去朝鲜战场前,就已经出过国,进过工厂,下过农村进行锻炼,假如毛岸英不遭遇美国飞机轰炸,而是从朝鲜战场回到中国,毛泽东会不会将自己的位置给他这个儿子呢?假若给他的儿子又是连续几十年在位,现在的中国会不会象今日的北韩一样贫困呢?

    ——这些都很难说,因为历史不存在假设!

                    ——06年8月1日

    108,我喜欢看的网站,最近遭关闭的有两个,一个是“观点”,又叫“DEMORCRASY AND SCIENCE”,另一个就是“世纪中国”。

   “他们先挑冰点那样大的栏目下手,然后再挑稍微显眼的,”何清涟女士接受采访采访时这样说,“这样,新一轮的媒体整肃就开始了!”

    都说年轻的开明,其实也未必,正如鲁迅慨叹,年轻的未必不比年老的出手狠!

    互联网能否改变中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互联网确确实实在改变我的思维,没有互联网,许许多多不同的声音及妙论迭出的高明见解,在中国的传统媒体下,我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感谢人类文明,感谢科技进步!

                   ——06年8月1日

    109,飞蛾扑火,我看到一只飞蛾,投下汹汹的碳火中。

   想起白天读的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他说像李贽那类的人,都有燃烧自己的愿望!多么形象的比喻啊!

    我的周围,有渴望燃烧或正在燃烧的人吗?想想摇摇头不得其解!

   中山大学艾晓明说,现在的社会,维权者被大众当作精神病看待!——可是什么力量促成这样的结果呢?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民”啊!这是不是传统文化给现代的中国人留下的处世精华?我们的祖先多么聪明,我不知道新文化运动的那帮先驱,为什么偏偏愿意肯定一切或否定一切!

                   ——06年8月4日

    110,揿开收音机,文学禁区广播的是江棋生的《看守所杂记》,今日播送的是:作者受审,其自答辩时妻子鼓掌被驱除法庭,与人大校友胖子张自力铁窗相会,与轮子探讨对宇宙、人生哲学认识上的不同。

    没有互联网时,我把江棋生在文字表达上写成姜齐生,三字写错了俩!

                   ——06年8月6日

     [07年11月27日首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在包遵信先生逝世一月后北京美国皆有知识分子进行纪念活动,但结果迥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