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散文]故乡的野菜]
罗列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故乡的野菜

        

    那天读周作人先生《故乡的野菜》,禁不住又忆起阔别将近二十余年的故乡。

    故乡在鲁南一个偏远的农村,它位于三县交接之处,虽是广阔的大平原但交通一点也不发达。上了年纪的人曾告诉我,抗战时杨得志将军曾在那一带活动过,至今那里还有许多有关他的传说,比如他帮助老百姓度过饥荒的逸事。

    记事时已到了文革后期,印象中故乡民风淳厚,但家家日子都不好过。每到春天,下午放学后,孩子们几乎都挎着土篮子,去麦地采集野菜。想想故乡所产野菜的模样,大约有扫帚菜、灰菜、苦菜、铁锨头子棵(这是一种长着RUAN 形叶的小草),但那里似乎不产婆婆丁,小学三年级在一本书上看到一首儿歌,名字确乎忘记了,只是记得其中有这样两句:

    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风吹向哪里我就飘向那里!

   ……

    风中能飞的蒲公英种子,多么令我神往,那时我的同桌,是一个大我一两岁叫建英的小女孩,我对她的感情,那时大概也处于朦胧中!我问她蒲公英究竟长的什么模样,她说她也不知道,于是我们一起去问我们的代课老师,老师把那首诗端详很久,显得有点尴尬,他摇摇头,说,“从字面的意思看,这种植物应当分布很广,”接着他又叹息一句,“如果咱们学校能买一本《辞海》就好了!”——也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听到世界上还有《辞海》这本无所不包的书,心想长大后我一定要拥有一本《辞海》,再找一个英一样漂亮的女孩做我的爱人。

   ……

    故乡的野菜养育了我饥饿羸弱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当初中第一堂地理课,老师拿着地球仪,指着那块地方告诉我们这就是中国时,我真的目瞪口呆,原来我心灵的天空才只有故乡那么大啊,故乡太小了,我也太小了。

    后来我不得不走了,一如那首歌中所唱的蒲公英种子,风吹我漂泊在异地,寂寞时给故里的亲属打电话,问问乡党生存的状况,他们回答,那里的日子照常很艰难,许许多多孩子因为付不起上学的费用或学习成绩本身就不太理想,甚至连小学都未念完就辍学打工了。我顺便问起与我一同挖过野菜的英的现状,他们答:已是三个孩子母亲的她也背乡离井,去广东的东莞一带打工已是两三年没有回家,她的丈夫一个人在家,伺候那几亩薄地和她年迈的公公婆婆。

    而现在我只是觉得,先生的这篇文章,扯起我丝丝缕缕的痛,这痛不仅仅是思乡。

               ——2006年6月11日

               ——2007年11月10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