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燃烧的罂粟[1—5]]
罗列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燃烧的罂粟[1—5]

   

     1,据说,这次美国西海岸码头工人的罢工,每天损失上千万美元——总统布什先生终于沉不住气了,下令复工——至少八十天。

     西方称这为劳资纠纷。

     中国名誉上是公有制国家,没听说过有工人罢工——或许有,我孤陋寡闻——,但下岗工人上街示威,现在是经常有的,比如这次的辽阳,这次的大庆。

     外国工人失去工作叫失业,中国工人失去工作叫下岗,这也是中国特色。

     通常的做法是,中国工人到街头示威或到政府大院静坐,官方通常要抓几个带头闹事的头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而中国人往往在头目被抓后便作鸟兽散。

     美国呢?布什这次抓人没有?

     ——在十六大前还能悠然访美的江泽民先生,到美国后不妨把“抓”这一着教给布什。

     中国人仍生活在欺骗与被欺骗之中。——约02年9月

    2,《巴尔扎克与中国小裁缝》——这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电影的名字。

     故事说的是,文革时期,作者到一个偏远的山村下乡,拿了几本巴尔扎克的小说,在那个和精神都很匮乏的时代,作者(?)向山村的女裁缝在暗夜里朗诵巴尔扎克的小说,书中对爱情温馨浪漫的描写,使那个做裁缝的小女孩放飞了梦想,看到了乌云后面的蓝天。

     文革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虽然天空高悬一轮太阳——因为在那个年代,阅读巴尔扎克、大仲马或雨果的作品,被人告发了,要判10——15年徒刑或2——3年劳动改造的。

     书能使人招灾,也使人看到希望,专制制度下个人的命运,则像汪洋中的一条船,随时都有被风浪打翻的危险。

     3,“孩子,咱家供不起你念书了——”一位中年母亲饱含眼泪。无奈地对她十四岁的女儿说。

     女儿环望一下村庄四周贫瘠的土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于是在昏浊的灯下,她开始给母亲写信:

     一封……

     两封……

     三封……

     字里行间充满我要读书的呐喊,这位不太识字的母亲感动了,终于有一个机会,这位勇敢的母亲,将女儿的日记和书信交给一位法国记者——法国《解放报》的记者。这位叫阿斯基的记者很有人情味,他被这个贫困下成长的女孩幼稚、真诚的笔调感动了,遂把它译成法文在海外出版。

     一提起中国,人们便想起改革开放,想到北京、上海、深圳的高楼林立,想到大中城市里新兴资产阶级的香车宝马,可是谁能想到那无数的在饥饿生长线上挣扎,面临失学的孩子?希望小学里,离成功的距离根本不可能测量,大多数贫穷的孩子仍然在走他们父辈的路,这条路是臧克家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描绘的:

        爷爷,在土里葬埋

        父亲,在土里流汗

        孩子,在土里洗澡

     过去,说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万恶的旧社会,是因为三座大山的压迫与剥削;今天呢?今天穷人之所以受穷,穷得连供子女完成初等教育的能力都没有,是为什么呢?难道他们都不勤劳吗?不要相信媒体上说的,让每个孩子都完成其应受到的教育,——这只是谎言或者是理想。

     暗自疑惑:整天这个代表,那个代表,今天的中国,还是昨天那个依靠穷人起家的政权吗?———02年10月10日

     4,中国人的冷漠!

     今天是3月24日,美伊战争以进行好几天了,世界各大城市反战示威风起云涌,中国的大街上仍然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从这方面,我真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感到悲哀。

     政府本来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但中国的民众仍在强权造成的恐惧下生存,人们表达意见时只能仰面看政府的脸色说话,平常在媒体活跃的歌德派也大多是傀儡,“我们完全同意中国政府对美伊战争的态度……”那天在电视上,看到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的一个大阿訇这么念稿时,我便把电视关掉了,说实在的,我真不忍心看他那饱经沧桑的面容。既然天下穆斯林是一家,伊拉克兄弟受美国人的欺负——我姑且这么说——,你虽然不能作为志愿者到伊拉克战场上抗美,你起码能做到号召中国的穆斯林兄弟上街示威反美吧?但却没有!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什么东西一到中国,便立刻酱缸化,宗教也不例外。大众似乎都变成了优孟,很投入地帮助党派政府演戏。中国驻南大使馆被炸时,几位罹难者的亲属激愤是人之常情,但有一位却拿起笔,给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写一封信,怒斥美国霸权,其意大概是你爹当家的国家发动战争,却使我无辜的女儿作为牺牲,你回家说说你爹呀!我不是说给切尔西的信不可以写,我是说——当北京的上访村也有你女儿那么大的孩子坚韧地上访,当一个也有你女儿那么大的公民被警察施以酷刑,当也有一个你女儿那么大的不同信仰者遭受迫害,你可能给中国国家主席的女儿写信质问吗?

     媒体上整天这秀那秀的,我看实在还该有一种秀叫爱国秀。

     长那么大一直感到中国的媒体对美国的负面信息特别感兴趣,这次也一样!当美国士兵在海湾牺牲时,中国的媒体大肆渲染美国民众情绪的不满,一位士兵的家属怒斥布什的电视画面刻入我的脑海,“我知道牺牲的不是你的儿子或女儿,——”这下中国的民族情绪又被往前调动一步。我实在疑惑,朝鲜战争和对越南战争中,中国那么多优秀的青年魂丧异国,中国那么多的父母在媒体上质问过最高领导人的决策了吗?有此可见,美国父母的素质没有中国父母的素质高,他们不能与党和人民保持一致,而中国的父母是高度一致的!

     综观1949年以后的中国历史,几次大的示威游行都是官方组织的,不是官方的行动,组织者都遭厄运——“人心似铁,官法如炉”,看看目前中国的形势,与晚清和民国时代何等相似,帝国主义有了,封建主义根本就没有退位,改革开放暴富起来的新贵们绝对成了新兴的官僚资产阶级。看看民俗,也是“朝廷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朝廷”,翻译成较现代的话则是“中国政府有点怕美国提人权,美国想赚中国现在的钱又有点怕对不起将来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则是绝对怕中国政府”,所以说中国政府对美国是想说爱你不容易想说恨你又开不了口,美国政府又感到中国的大众的确像阿斗,说“我在帮你哪你怎么好赖不知还骂我甚至恨我哪?!”中国的大众则是“老爷你的衣服穿的太久也该换换了,老爷你吃香的喝辣的那是应该的,求求你恩赐一下让我们看得起病买得起房孩子上得起学呀!至于美国那厮,别看他笑咪咪的,我知道他和你不一条心,你如果下令与他们开战的话,我会为你拼命第一个冲上去的,那年九一一时他们的大楼被炸我都真心实意的高兴够呛哪!”

     我想说的是,即使民选的领袖和政府也代替不了每一个民众的声音,不是民选的更代替不了。

   

                  ——March24,03      

   【注:写完此篇文章的3月29日,知政府允许一小部分人在大使馆旁边的公园里抗议美入侵伊拉克的战争】

     5,上个星期天,3月30日——据说有四十多人进行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战争的游行,这次游行得到官方的许可,千呼万唤始出来,又说又有六个人在王府井大街呼喊反美口号,被警察带走了。

     我不在意这些人是“反美”还是“拥美”,我只在意民众是否能顺利的走到街头,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的遗憾是,长这么大没有赶上一次自发的大规模群众性游行示威,“四人帮”倒台时,我还是一个孩子,1989年“六四”时,我还是一个偏僻小县城的中学生,美国炸南斯拉夫大使馆那年,我又没生活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April 2,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