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61——65]]
罗列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61——65]

       

    61,知识在哪里?

    书本、无线电、互联网上……

    那么我需要什么样的历史知识呢?

    62,谈到八九年那场运动。

    那年有三个年轻人向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上投掷染料,结果被高自联(?)扭送给公安,最后被判重刑——他们是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

    十几年过去了,情况又是怎么样呢?中国依旧是昔日的中国,官僚资产阶级操纵国家的命运——鲁德成逃往泰国,余志坚出狱后艰难地生存,喻东岳则疯了!

    据说,疯了的喻东岳已不认识自己的父母,他有对着佩带警徽的人下跪和自己扇自己耳光的习惯——监狱尤其是中国监狱是摧残人性的地方,据说欧盟人权委员会拨4900欧元为喻东岳治病。

    民众对喻志坚们发问了:

    学生反腐反官倒,谁让你们反毛泽东了?

    你说你们支持学生运动,可学生为什么抓你们呢?

    ——恐怕毛泽东在几代人心中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挥之不去的存在,因为在大陆,民众几乎一点也看不到毛泽东的负面消息。

    63,吉拉斯的《新阶级》是一本书,在中国它曾以灰皮的形式存在!

    ——在精神和物质都很困乏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许多只有中学学历的人都受她启蒙过,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对文革对毛时代反思!

    64,社会主义新农村。

    ——这又是一个口号,开发大西北,重新振兴东北老工业区。一系列口号源源不断,中国的口号制造业特别发达。

               ——06年3月13日

    65,昔日的女朋友昨天给我发来信息:

   本想赠你一座山一片海,可我只有一滴水一枝叶一缕阳光一弯素月和在我心中积聚多时的话语和浓浓的咖啡。

    你生气啦?不会那么小气吧?求之不得才发的感慨吧?想见面么还是给你买书?你才能消气。

    ……

    哦,哦,想起来了,我们现在虽然分开,但在那段时间,我们毕竟都得到感情的慰亟,而在当时,我是怀疑你把我当成戴上盖眼的毛驴,前面永远悬挂着一只诱人的萝卜——于是我只好抽身而出,原谅我没有尾生的耐心,是你彻底打败了我坚持的勇气。

    现在我说什么呢?想了很久,引用虹影小说中的话,给她返回一条信息:

    世界上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稀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只能逃避你!

    真正付出的感情往往最令人回味!

              ——06年3月14日

    ——07年8月21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