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罗列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那天上网,习惯性地打开王怡先生的博客,见先生转载一篇文章,是北京著名学者郭玉闪写的,其主要内容是声援山东临沂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陈先生因为公开揭露当地计划生育工作中的非人道行经,而遭当地行政部门的迫害被刑事拘留——我稍微思索一会儿,便很快在网上签了名。

   

    ——为什么我会这样呢?

   

    几年前我也曾在山东生活过几年,虽然不和陈光诚先生生活在一个地区,但计生委如狼似虎的暴力执法行为可谓耳闻目睹:计生委人员往往半夜进村,弄得鸡犬不宁,先把白天找不到的育龄妇女抓走,检查后或放回或强行结扎;对于超生的农户,大多被罚的一贫如洗。有的夫妻远逃它乡,为了逼他们回来,就把双方的父母关押起来,有的村庄甚至触连到近亲及邻居,我有个远房嫂子很顽强,她为要个男孩,经常三更半夜躲在秋天寒冷的庄稼地里,——我写这些的意思是,以我的阅历判断,临沂计生委恶力执法的情况,肯定百分之百的存在,这在山东等地,很可能是广泛存在的事实。

   

    不是强调依法治国吗?法律在某些当权者手里不过是随意摆弄的面团,或者是打击自己对立面的工具。执政者在理论上否定封建的保甲和连坐制度,但在实践中很不顾廉耻的将他们熟练地付之于实践。

   

    作为一个视障者,陈光诚先生以赤子之心无畏的勇气,坚守良知主持正义,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向国内外媒体公然戳破黑幕,将临沂计生委丧尽天良的丑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都说要建立和谐社会,多听听那些来自社会底层众多的苦不堪言的喘息吧!当我读到刑事拘留陈光诚通知书上的——说陈"煽动指使本村陈光和等人砸坏镇政府车辆并暴力阻碍公安民警执行公务"时,不禁哑然失笑。临沂公安局撒谎的水平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试想一个长期以来被严密监视的盲人,能有机会煽动本村人闹事吗?权势者罗织罪名的卑劣手段,真是无以复加,难怪鲁迅先生会慨叹"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真实的情况或许应该是,面对酷吏们的飞扬跋扈,激愤的村民忍无可忍,他们拿处一些父辈们当年抗日打蒋的勇气,仅仅给权贵们一点教训。

   

    凡是不只在语言而且在实际行动上为"沉默的大多数"谋福利的人物,我都应该献给他我最崇高的敬意,陈光诚先生铁骨铮铮,他能勇敢的站出来,为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大多数疾呼,其精神境界绝对不是那些口口声声代三个表的利禄之徒所能理解,所以良知促使我必须与他站在一起。

   

    06 年6月下旬

   注:这篇文章是去年6月29日投向一家媒体的,我也不知他们是否采用,半年已过,把它放于此,权做为存放,是日知独立中文笔会的几位到香港参加国际笔会亚太分会没成功,蒋介石先生的雕像在台湾军中被推倒,可见无论台湾还是大陆,都不愿有历史的记忆,——华人心中大概都有暴民情节!——2007 2 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