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36——40]
罗列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36——40

    36,早查卢雪松,无意间又查到一些有特色的网站,比如**网站,在那里看了一篇余杰的《那些在大地深处的兄弟》,写的是矿工的事,——黑暗的工人阶级过着黑暗的生活,理论上工人阶级地位无比崇高,可在实际生活中他们并没有权利!

    再没有当今的中国更名实不符的了!

                    ——2005年12月22日

    37,在**网站,也看到许志永的网页。

    ——我知道他是一个律师,对中国第57个民族——上访族报有极大是同情心!

    律师的天职是捍卫法律的尊严,但官方似乎不喜欢社会责任感强烈的律师!

                    ——2005年12月22日

    38,四川重庆人士许万平(音),因组织今年的反日游行,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十二年重刑。

    这个人究竟姓许还是姓徐呢?

    ——这类消息,在大陆传统媒体上是不太容易知道的!

    贵州政治异议人士则说,大陆的执政党常常捏造罪名,判除持不同政见者徒刑,而且法院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为名,不准其家属聘请律师而只允许使用指定律师。

    失去自由,意味什么呢?

    恐惧、饥饿、屈辱、莫名其妙的死亡……

    仿佛记得俄国的屠格涅夫为反对沙皇专制的不同政见者写了一首散文诗!

                    ——2005年12月25日

    39,为国外媒体服务的赵岩,——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起诉,据说他提前十多天告诉媒体,江泽民要提前离休。

                    ——2005年12月26日

    40,新闻报道要尊重事实,然而这里面有很多学问——如何报道,选择哪些,比如哈尔滨水污染事件,中国的官方媒体只报道政府和党怎么关心民众,却一点不报道真相曾被隐瞒,更有甚者,为了需要,可以制造贾新闻,比如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的水牢,甚至雷锋的日记,张志新行刑前的被割喉管,在上个世纪70年代被初次报道时是刻意回避的!

                    ——2006年1月2日

      [07年7月20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知纸箱被做包子馅是假新闻,

      然而国外对中国出口的食品越来越不满却是真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