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方的呼唤[16——20 ]]
罗列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方的呼唤[16——20 ]

   16,那天听说。

    ——知识分子将政府的容忍度推向极限。

    ——这句话是我脑海中所没有的。

    其实,这句话也未必对!

    信息太多,反而影响人的判断——但我还是想得到来自不同观点的信息,这一点官方似乎不这样想,搞信息封锁,擎的是高尚的标语“清除精神污染”,党的教义行规,与路得教、加尔文教似乎一样,即将不利于己的思想排除在外!

    互联网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傅国涌谈李慎之文集,脑海里我清楚的记得李的疑

   问:“一个国家难道靠谎言维持吗?”

                 ——写于05年11月28,29日

    17,晚上八点之前,所有的短波电台都听不清楚——当然VOA清楚些,或许美国佬财大气粗,用的发射设备先进些!

    干扰是个好东西!用一个频道可以听两个甚至三个以上频道的声音,可谓是一举两

   或一石三鸟,更重要的是这样也锻炼了我们选择的能力!

                 ——写于05年11月29日

    18,看虹影的小说《一夜》。

    ——作家是那些有本事将事件叙述得栩栩如生的人物。

    虹影写作的速度是快,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她的《上海王》《上海之死》和《绿袖子》等。

     读一个作家的东西,自己究竟能从里面得到什么?情感的梳理抑或是思想的启迪?或者干脆是为了消磨这黑暗乏味的社会?

                 ——写于05年11月29日

    19,黑龙江时不时被放在新闻聚光灯下。

     ——宝马车恶妇撞死农妇;

     ——官吏实行愚民政策,妄图隐瞒哈尔滨停水真相,张左已先生大言不惭,说,“善意的谎言!”

     中国的官吏大都愿意谎言,北京的萨斯,再往前如唐山大地震,河南驻马店水库

   的决口等,普通人能知道多少真相?

    “人命关天”不过是句戏化,说说而已,中国官人与商人并不仁慈善良,生命很

   容易换算成实际的钱数——小煤矿事故死一个人,三两万元买平,家属无奈接受,矿主继续盘剥下一批矿工,政府官员看没有引起新闻媒体主义,把提起的心放下,继续和矿主称兄道弟!

    中国什么时候真正有新闻自由呢?

    中国的官员什么时候如欧美民主制度下的公务员那样敬业呢?

                 ——写于05年11月29日

    20,据说,松花江水污染带已从哈尔滨过去,哈尔滨已开始供应自来水!

     我想知道,张左已先生喝第一口松花江水了吗?或者他喝的是被秘书偷偷换成的矿泉水——中国官场历来阳谋少阴谋多,人民民主这个口号喊的钢钢响,其管理方式从没有摆脱封建宗族式的!大到中央小到村庄莫不如此!

                 ——写于05年11月29日

                [07年7月10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

                知中国出口国外的牙膏有毒,国内的牙膏有

                毒吗?或许没有,要不怎么无人吱声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