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罗列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这思想已深入我的骨髓。

    一条不太深但很宽的河,河水浑黄而浅,我也不知道河里是否有鱼——航道的中心线有一荒岛,岛上树木丛生,潮涨了,岛就变小,潮落了,岛就变大——我在江这边,心在江那边。

    月夜降潮,凉风有声,仿佛是深秋。

    我和几个人浮水过河,到了那个岛上,我和一个漂亮的女子依依惜别,然后散,——我终于在梦中的那片国土潜下来,四周是陌生的高楼,和一样是漠然的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

    依靠什么谋生呢?我心里盘算。

    于是我修过河道,——累的腰都快折了。

    “你偷别人的羊吧!——二百多只卖出去你也够一段生活费了!”一天,一个高鼻子说汉语的洋人这样撺掇我。

    我拒绝了,好不迟疑,我不能走向别路。

    生活在艰难中一段一段地前进,我端过盘子,打扫过厕所,——都已是深秋,我身无分文,盖着一条捡来的破毡子,躺在公园硬硬的长椅上过夜。

    空气湿润,夜哭了,凝成了霜——虽然有暖流冲击我所住的岛。

    终于有一天,我沦落成乞丐,在商店的房檐下,在瑟瑟索索的寒风中,华灯闪烁迷茫成一道寂寞的夜景。

    “ANY CHANGE,PLEASE?”我对来来往往各种肤色的人说,“HAVE A NICE DAY !”

    他们大多很冷漠,对我这个矮个子东方人露出鄙夷的神色。

    我的梦呢?__难道命运就是这样残酷,非得褪掉那点表面的暖色。

    我在异乡的异国寂寂地等待那个领袖般的人物——这个人物不屈不挠,为许多人追随。

   

    罗列问他,他为什么老是做那个梦呢?他说,他原先很麻木,整天熙熙而乐,后来看到社会的现实,接触一些人的思想,醒来后感到无路可走,所以很痛苦。

    “那你为什么不往前再走一步?”罗列又问他。

    他说,“我感到自己正站在悬崖的边上……”

    其实有时候,罗列也感到自己也与他这个朋友一样,也感到死水般的生活实在难以忍受,但又无可奈何。

    ——写于03年11月17日

    ——07年2月21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