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燃烧的罂粟【26_30】]
罗列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燃烧的罂粟【26_30】

     26,十四年前的六四时期,几位来自毛泽东家乡的人——将天安门城楼上毛的画像污损了,据说他们被判得很重。

     当时他们是如何想的呢?

     十多年过去了,中国依然如旧——觉醒的只是少数知识阶层,当年的风流人物或漂泊海外,或俯首称臣,或被关着,或沉默着——国家与段祺瑞时代似乎无质的差异。

                     ——June4,03

     27,今天是6月4日,也是传统的五月节,北方习惯采艾蒿。

     早晨我们去那个泡子游玩,东风骤吹,天阴如晦,湖面水鸟翱翔盘旋,尽管这样,游人竟也如织。

     六四,他们谁还能想起六四呢?我诧异,中国人总是擅于遗忘!

     我的文章不那么犀利解剖,关键在于缺少理论武器,也缺少外界的信息,更缺少柔石、萧红身边如鲁迅样的导师。

     今日我的心绪很糟,不知为自己,还是为别的什么?!

                     ——June4,03

     28,在中国的空间,充满了谎话、空话、套话。

     还有没有安徒生笔下那样敢于说真话的孩子?

     ——或许有。

     昨晚听到一个声音:有人说真话都不怕,难道你还怕听到真话吗?

     真想不到这类撞击人耳膜的话出自他们那类人之口——这无疑是醍醐灌顶的声音,我只悲哀中国的民众被谎言熨帖的太久,听真话他们反而感到刺耳。

     启蒙,应是近代以降先觉醒的知识分子的永恒任务——极权主义政体下的民众更需要这样,启蒙的声音起初虽然微弱,但毕竟星星点灯般的多起来,从王实味以下,到顾准、遇罗克、张志新、林昭、李九莲等,再到现在的王若望、刘宾雁、茅于轼、李慎之等,虽然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但他们精神的薪火却会永远传播,他们才是鲁迅笔下的脊梁。

     但启蒙思想过去叫异端,现在被另一个时髦的词代替叫精神污染。

     启蒙者也注定要担当时代落差造成的历史悲剧,我们民族的基因里并不那么优秀,他们也曾心甘情愿地被一代又一代的枭雄玩弄于股掌之中。

                    ——September23,03

     29,李昌平说,过去农民有病死在医院里,现在有病死在家里。

     确实是这样,我真为中国官僚在国际上大吹牛B感到脸红,如果我现在是学生,我恐怕连高中也念不起。

     我对目前的这个社会充满失望,痛彻骨髓的失望,但我又不知能做些什么!

     又悉,欧阳懿近日要被审判,被四川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但审判不对外公开。那天知道,他今年35岁,原是四川一所中学的教师,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在十六大之前,他上书江泽民,要求平反六四,给赵紫阳以自由,中国实行多党制,全民选举国家元首……

     这在目前的中国,的确是民主道路的先驱者——与宋教仁、秋瑾、陈独秀、瞿秋白一样,他们是中国道路的探索者——但在大陆的中国,泛泛地谈谈民主很风雅,但真要把争取民主的理念付之于实践,必然会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甚至要付出牢狱及生命的代价,那个叫魏京生和杨天水的大概就是这样。

     中国的现在较之于毛时代,政治气氛确实宽松了许多,从一系列名词的演变,我们可以从侧面看出这一点,从敌人、反动派、反革命、持不同政见者、良心犯……

   中国的民众仍在新式的愚民政策下遭到束缚统治甚至压迫。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自古以来就被统治者当作法宝,民众血汗堆成的膏腴,供极少数强势集团恣意挥霍。

                     ——October8,03

     30,日本人在广东珠海集体嫖娼,消息传出后,国内外煤体一片哗然。

     ——这使我想起一条稍有下流的谜语,“妓女罢工”,打一近代史专有名词。

     现代中国的表象,真可谓繁荣娼盛:改革开放使中国走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与马列传统的经典社会主义道路大相径庭,说它修正马列主义也好,说它发展马列主义也好——反正它确实是一种实用主义,实用主义比教条主义更容易捞到看得见的实惠。

     性事业给中国的目前锦上添花:警察与小姐联合,以此打击嫖客,肥了双方的腰包;官员以小姐做引子招商引资,增加了经济活力……

     有人说,明末出现李香君、柳如是等女人挽救颓废的南明理学价值观,清末出现赛金花以身挽救大清帝国的国民,民国时期出现小凤仙助蔡锷反帝制一臂之力,现在呢?现代中国上千万的性工作大军中,有哪一个绝色佳人能使后人传播一段光耀千古的风流?现代妓女的修养,除了会使用手机电脑外,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肯定不如古代妓女,更别谈精神信仰的理念了,现代人的荣辱观比儒学规范下的古代要差的多,但做爱的花样肯定比古代花样翻新,古代人到不了欧美,现代人即使出不了国,弄一些欧美的毛片看看,还是比较容易的。不过,会做爱就行,做爱应该是性工作者的基本功及道德的最低底线,而耳闻目睹的大陆一些官员,连道德的基本底线都没有。

     日本人出售高科技赚中国的钱,中国人以肉体赚日本的钱——升华一些可以这样理解,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国家,或者换一种角度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与爱国不爱国无关,有供就有求,不过是传统的物物交换而已。

     不是我骑墙,我不谴责日本男子,我也不谴责中国妓女,他们远比那些高高在上,即疯狂玩弄女性又拼命为自己树立贞节牌坊同时又极力抢夺理论制高点的政治流氓要高尚干净的多。

                       ——October8,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