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炎黄子孙
[主页]->[百家争鸣]->[炎黄子孙]->[楼言夜话]
炎黄子孙
·“崇洋媚外”小析
·民主与歧义民主
·中国民主之路
·楼言夜话
·楼言夜话(二)
·“学而”研习心得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楼言夜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楼言,我。夜话,工作之余与友闲聊;无人对之,浮想;读书,或有心得。
   用典,流派沿革,常陷智慧与思想于难境。智慧是火花,思想是流水。弄火从流,享楼言之乐趣,是谓夜话。

   固,楼言夜话不用典,不谈理论沿革,发微词与贤达共畅。
   一
   马克思,大思想家,大哲学家,人类19--20世纪一颗耀眼的红星,半个地球人的领袖。其睿智倾迷了无数贤达、仁人、志士。至今仍为13亿大国的中国人奉为为思想的指导者、领导者。但是,在其理论体系中有两个致命性的谬误,其一是“剩余价值学说”,其二是“消灭私有制”。
   剩余价值学说的缺失是资本利润与管理利润。马克思把产品的最后形成仅仅表达为劳动力的转换方式。一个产品的形成包含着原材料成本、劳动力成本(体力的、脑力的、技术的)管理成本、资本成本、公司利润。公司利润是个不确定的数字,它可能是正数,也可能是负数。马克斯将管理成本、资本成本与公司利润合并到一起,统称为剩余价值。这一合并的结果是否定了个人产权的价值、否定了管理者的劳动价值。剩余价值学说支持了剥削概念。剥削,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政治基础。按照剩余价值的学说,一切资产阶级都是寄生虫,无产阶级革命是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谬误的理论导致了谬误的革命行动,谬误的行动导致了百年来世界性的红祸,红祸的重灾区在前苏联、前东欧,在至今的中国。
   刘少奇,马克思主义者,一个有中国良知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的良知促使他修正马克思。毛泽东定义他为中国的修正主义。修正,好不好,好!因为不正,需要修,因为修了,就正了。邓小平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对毛泽东只抓革命不促生产是修正,胡锦涛的建立和谐社会理念也是对毛泽东阶级斗争理论的修正。刘少奇的重大修正是“剥削有功”。刘少奇的剥削有功是看到了资本家给了工人的就业机会,看到了资本家对中国财富的贡献。他尚未看清剥削—剩余价值中的所包含的、被马克思否定的资本的价值与管理者的效益。其真实的不是剥削有功,而是含在剥削中的资本价值与管理价值之功。但是,刘少奇在当时期能提出剥削有功也不失其进步的修正主义色彩,是个有血性的中华男儿。
   想不通的是,马克思,一个极具智慧的顶尖人物,出现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错误,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想不通的是,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以及后来者为什么不能从这一低级的经济学错误中走出来!邓小平感到了,也许毛泽东也感到了。邓小平在行动上放弃了,但在理论上没有面对的智慧。
   马克思共产革命的终极目的是消灭私有制。自私,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不管高尚的人类如何贬损它,它也要存在。楼言认为,自私是人类存在的前提,自私是人类的公理。一个有修养的人可以不因自私来主宰、决断自己,但它像空气一样,永远围绕在人类的周围。上帝造人之后,发现人很自私,自私的恶性发展导致他们做了很多蠢事,于是发了一场特大洪水消灭了人类,仅留下了一个没有用自私主宰自己意识的“义人”挪亚和他的家人,上帝以为,挪亚不自私,他的遗传不自私。但是,洪水过去之后,上帝无奈的看到,人类还是自私的(见圣经创世纪第8章第21节)。没办法,他不再消灭人类,而是向摩西传授律法限制人类的自私。
   数学上著名的公理:两条永远不相交的直线是平行的,或者说两条平行直线永远不相交。如果不承认这个公理,重新定为两条平行的直线有可能相交(呵呵,把直线弄弯一点点),那么一切定理与推理都要发生变化,而变化后的推理与定理不会犯逻辑上的错误,但结论无疑是谬误。
   马克思,首先否定了人类的公理,他是在否定公理之上建立了共产主义的学说,共产主义的学说的本质在于消灭私有制的同时消灭人的自私性。那么,马克思的公理错了,还有必要看他的推理与定理吗?
   剩余价值学说与消灭私有制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而这个精髓却是颠倒的真理。中国人,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国家领导人,不要再泯灭我们自己的智慧了,我们应当站起来说不了,说马克思的不了,否则,会把中国带入死亡。
   二
   资本,资本是什么?红色政权的领导人为什么害怕资本?尤其毛泽东的晚年不遗余力地与资本作斗争,毛泽东在在取得政权之后,本应该停止革命,进行经济建设与民主建设。但是,他没有放弃革命,他革命的新对象是资本、他革命的最后对象是人的私心--“斗私批修”。
   对资本有些觉醒的周恩来在首次会见尼克松时戏虐地说,资本主义是一块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吃起来香表明很有实际价值。闻起来臭呢?是共产党人的先入为主吧,如今中国有7000万共产党人,至少70%恐怕对资本主义闻起来还是臭吧。对资本的错误认识是一代中国人的悲哀,一代还不愚蠢的中国经济学家们的悲哀。
   人类社会经历了三个主经济发展阶段,第一渔猎经济,第二土地经济,第三资本经济。渔猎经济我们已经看不到了,土地经济统治人类4000多年,刚刚过去。资本经济犹如上帝发的洪水,漫延而不可阻挡,迅猛统治全球。
   资本经济是人类的进步,她让地处北国的黑龙江可以在冬天吃到南方的蔬菜,她可以让美国生产的汽车由中国人使用,她可以让中国的钢铁和美国的塑料在日本加工成电视机。而土地经济仅仅能将劳动力与种子结合起来生产人类所需的食品。毛泽东,一个中国的农民,他尚不知资本为何物,就怒发冲冠地与资本作斗争,说他是复辟吗?谈不上!这位韬光养晦的政治大腕,神机妙算的军事指挥者,而在经济问题上,只好说他是一个白痴。
   资本是什么?是资源!是虚拟资源?是第五资源!
   第一资源是上帝无偿赋予的,阳光、土地、水、空气。
   第二资源是人类向上帝索取的,作物的果实、地下的矿藏。
   第三资源是人类本身,劳动力、技术、知识。
   第四资源是人类劳动的成果,机械、电子...
   第五资源是人类创造的,资本。
   日本,一个缺少第一与第二资源的国家,二战之前,他们尚不深刻了解资本的价值,他发动战争,他向中国和世界掠夺第一资源与第二资源。二战之后,他们致力于工业发展与资本建设,尤其是资本建设使他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中国,第一资源与第二资源大国,毛泽东时代也致力于发展第三与第四资源,但是放弃了资本建设,所以,毛泽东的28年建设,仍然是一个穷国。邓小平,开始了中国的资本建设,在理论上,邓小平无力向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挑战,他只好说,姓资姓社别争论。在实践中,他启动了中国近代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资产经济,资本是市场的第一要素。也就是邓小平开启了中国的资本主义时代,但是,这位理论不树的老人含含糊糊地定义为中国是社会主义的初期阶段。
   社会,有三大主要特征,一是政体形态,一是经济形态,一个是产权形态,一是道德形态。一个社会主义,一个资本主义根本不可概全描述的。美国,合众国(UNITED)、州(STATE)、市、县(CITY\COUNTY)分治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权独立的、多党的政体形态。资本经济统领的经济形态。私有制为主体的产权形态。以基督为基础的道德形态。中国,国家、省、市、县、乡五级自上而下约束的官僚体系管理的、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党官僚政体形态。资本经济为主体兼以宏观调控的经济运行形态。公有制与部分私有制共存的产权形式,宣传以共产主义、实际以传统的中国良心(儒、佛、道)为基础的道德形态。
   所以,中国,不要再羞羞答答谈资本。中国能不能崛起,首先是经济崛起,经济崛起的支柱就是增加整个国家在世界的资本占有量,占有的比例。资本,决不是臭豆腐,她是摆在21世纪人类面前的一个大蛋糕,每个人,每个国家都在用自己的智慧去分割、分取这块蛋糕。
   三
   社会主义,近代中国对它有50%的误解。
   第一个误解,是社会主义必须实行公有制。其实社会主义的主体诉求有两点:一是整个社会分工协作,一个是合理地分配劳动果实。前者是经济运行制度的建设,后者是分配制度的建设。那么,为完成这两点社会主义诉求,就有多种方式与方法,没有必要非要实行公有制,在私有制的基础上也完全可以。而中国却在上个世纪接受了社会主义必须实行公有制的概念,导致了本来具有很好意愿的社会主义走上了歧途。如今,北欧,北美等国家,在私有制的基础上,实现了社会主义的分配方法,令人堪羡。
   奴隶社会是土地经济时代的最高公有制形式。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的丞相李斯就极力主张减少私田,扩大公田。然而,在进步的人类时代,公有制已经作为政治垃圾丢在历史长河中。之后的汉末有五斗米式的公有制。在之后就是山大王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公有制。所以,公有制不是进步者的选择。
   早期的社会主义者,如赫胥黎,主张建立蜜蜂式社会的社会主义,他们欣赏蜜蜂社会,一群各负其职的工蜂,有的搞房屋建设,有的出去采蜜,有的伺候蜂王。想起来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就有点像赫胥黎的社会主义,工人搞工程建设(建蜂巢),农民生产食品(采蜜),公务人员服务领袖(伺候蜂王)。其实,从从国家制度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是十分可怕,可怕之处就在于消灭人性,把人变成机械,变成国家大机械的一个小螺丝钉。曾经建设社会主义的中国就把力争做螺丝钉的雷锋树为中国人的楷模。所以,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更像赫胥黎德蜜蜂社会。因为马克思没有设计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他仅仅说资本主义不合理,要革命而砸烂之。激进的列宁也在国家与革命中强调了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始终是个悬案,先革命了,夺了权再说。斯大林共产了,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的集体农庄。但是,最后都失败了。
   第二个误解,就是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完全对立起来。社会与资本是两个不同领域的概念,社会,是政治学的;资本是经济学的。把这两者对立在一起,与秦琼大战关公一样滑稽可笑。本质上说,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一对孪生兄弟。资本经济在创造社会财富的同时,出现两个负面效应,一个生产过剩,一个贫富分化。为了防范负面效应对人类社会的伤害,必须约束资本经济的自由发展,这个来自于政治方面的约束想法就是最初的社会主义思潮。而社会主义的主体诉求必须在资本经济发展的条件下才能达到它的目的。也就是在资本经济创造的财富基础上,进行社会主义的管理与社会主义的分配。愚蠢的毛泽东们,试图消灭资本,没有资本,何有财富?没有财富,怎么进行你的社会主义分配。以至于最后荒唐地喊出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要社会主义的草,简直是要把中国人变成社会主义的畜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