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林牧文集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七

林牧

   职业打手,是在政治运动中经常地自觉整人而且踩着别人的尸体向上爬的人。

   老运动员,是在政治运动中经常挨整的人。

   C君是一个书生型、君子型的革命家。他对他所信奉的理论、制度、党纪、国法以至传统道德,都是真知、真信、真行。他始终保持着书生的单纯,书生的方正,书生的迂阔,不会也不愿意应付官场的拉帮结派,逢迎、倾轧、营营苟苟,他一生在党内受过六次打击,几乎每到大的政治运动都要受到批判、审查和组织处理,人称“老运动员”。

   C君第一次受打击,是在延安的整风和审干运动之中。当时,他在中共中央西北局工作,办了一个名为《西北风》的墙报,发表过一些揭露阴暗面的文章,但却不大严重,受过批判以后,下放到陕甘宁边区的陇东农村去工作。后来抢救运动开始了,曾经在某省地下省委工作的H君,经不起逼供,承认自己是特务,同时揭发某省的地下省委是由托派组成“红旗党”(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假党)。H的假口供也说C是特务。当时的西北局书记高岗派人把正在陇东农村工作的G五花大绑逮回延安,钉上脚铐送进监狱。C顶住逼供,不讲假话。审讯者派H到监狱劝降。H在监狱对C说:“××,我把咱们的问题都交待了,组织上对我很好,吃猪肉,戴红花,并到各单位作现身说法的报告,劝告其他人坦白交待。你也把问题向组织上交待了吧!”C问:“交待什么问题?”H说:“就是咱们的特务问题嘛。”C声色俱厉地回答:“狗入的,你是特务,我不是特务。”后来C君坐了三年半监狱才得到解放。H君当然不会受任何惩罚。解放后,他起先在一个省担任省委副秘书长,后来被提拔为省委书记处工业书记。在“大跃进”中他和某省第一书记和农业书记一起大刮共产风、浮夸风,大整干部和群众,以致在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人100多万。后来,在反“五风”中H受批判,被撤职,重新分配工作时,没有人要,他的老上级要他到另一个省去做(地委)副专员。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又造了老上级的反。“文革”后期,在国务院某部作司局长。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H的另一位老上级在一个省做第一书记,把他再次提拔为副省长。冤家路窄,当C担任一个大城市的市委第一书记时,H作了这个城市的市长。

   C君第二次受打击,在1958年,那时,他是一个大城市市委书记处书记。他同其他几位书记一起,支持一家工厂的技术革新。另一个职业打手W,当时是省委工业书记,他不赞成市委的做法,指示省上主管部门加以干涉,市委抵制省上主管部门的干涉,H就和省委工业部长一起,指责市委反对省委第一书记,反对省委。指责的依据是,当市委向省委第一书记汇报支持某厂的技术革新时,省委第一书记讲了八个字:“积极支持、暂不推广。”省委第一书记说:他记不得是否讲过那八个字。W书记拿出省委工业部长的笔记本说:“纪录上有那八个字。”后来,省委工业部长才说,那八个字是W书记伪造的。即使第一书记确实讲过“暂不推广”,市委没有执行,也不能说是反对省委呀。为了这件小事,在1959年1月召开的中共省党代表大会上,大批某市市委反对省委的“分散主义”错误,C君和市委工业书记、宣传部长等三个人是重点批判对象。

   C君第三次受打击,是在1959年。当时他发表了《论否定》的哲学论文,阐述被斯大林取消了的“否定之否定规律”。C由于那篇文章的总体倾向是反“左”,而且在举例中提到,由合作化发展到人民公社化是“左倾机会主义”。C君因此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受到长时期的批判以后,降职为一个人民公社的副社长。c君在降职下放期间,认真进行农村调查,继续提出他的放宽农村政策的观点和建议。

   C君第四次受打击,在1965年,他以省委秘书长的身份参与和坚决支持胡耀邦推行的“解放思想、解放干部、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改革,被打成以胡耀邦为首的“三家村”反党集团的骨干分子之一。这一次打击C君的西北局书记w,正是1958年制造某市市委反对省委事件的省委工业书记W。

   C君第六次受打击,同两个职业打手W和H都有关系。W君,在西北局书记处书记的岗位上被“文革”打倒以后,1974年又被任命为某大城市的第一书记,他就职不久就遇到“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他积极地批邓,积极地反对右倾翻案。“四人帮”覆灭后,在“揭批查”运动中,W君又来了一个急转弯,他把他的四个得力助手——副书记、副市长、秘书长打成紧跟“四人帮”的“四个帮”,株连了2000人,唯独把自己乔妆为一贯正确。1979年1月W君的面目又一次暴露,在原来的大城市站不住了,被调到国务院一个部去做副部长,C君恰好接了W的班,接任市委第一书记,C君就职以后,被W打成“四个帮”的株连者纷纷申诉,C君领导市委解决了“清查扩大化”的问题,解放了近2000名无罪而受到连的干部和工人。w君留在那个大城市的追随着又向中央和省委控告C君解决“清查扩大化”的问题是错误的。中纪委派出人称“当代包公”的副书记带领调查组到某市调查。调查结论是:前市委第一书记W君确实搞了“清查扩大化”,以C为首的新市委解决“清查扩大化”的问题是正确的。可是。W这一方,一面通过他的老关系在中纪委活动;一面由留在市上的追随者向胡耀邦同志告状。他们抓住耀邦对老下级严,对反对他的人过宽的特点,诬告C君在某市翻反对耀邦的老帐(实际上并无此事)。耀邦给这个省的省委第一书记指示说:“C同我并无特殊关系。他的问题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结果,已经澄清的是非又被颠倒过来。中纪委不赞成它自己派出的调查组的结论。某省委先派出C的老对手H到某市去作C的二把手,经过一个时期的酝酿,省委开了一周解决某市团结问题的会议,支持先后两个职业打手W和H,否定了C所领导的解决“清查扩大化”的工作,免去C的市委第一书记的职务,专任省委副书记:让臭名远扬的H继任市委第一书记。据我所知:胡耀邦和习仲勋对于某市翻来倒去的斗争,谁是谁非,是清楚的。但是,由于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他们虽在高层,也无能为力。

   由此看来,职业打手总是顺风顺水,春风得意;即使暂时受一点挫折,又会寻找新的靠山,再一次、再二次地爬上去。而老运动员总是一再挨整,既使在高层有了解他们的领导人,但正派的领导人往往会过份地回避支持亲者的嫌疑,不愿意为老下级说话。所以,挨整的人,即使在正确的领导人执政的时候,也可能继续挨整。C君就是一位负屈含冤、抑郁而终的人。恶人得志,好人负屈,这也是一种体制性、结构性的弊病,采用传统的人治方法,是治不好这种痼疾。

《议报》第39期 20020426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40408.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