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05.官僚的惊人无知]
林牧文集
·林牧老先生遭当局关押
·林牧女儿谈林牧被绑架经过
宣言
·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走向延安
·
·
·
在胡耀邦“超前改革”前后
·
胡耀邦的理论创新
·
·
·
中国文化随感
·张载的和谐哲学
·个体自由人的觉醒——杨朱哲学
·最有现实意义的中国哲学——墨家学说
·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苏轼、苏辙的蜀学
·盛唐文明的思想先驱——文中子王通
·“中体西用”的发展
·说胡适,谈西化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五

林牧

   有些官僚,在平时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学习不发言,开会只表态,办事靠秘书。下级和民众可以看出他们无能,但却弄不清山有多高,水有多深。到了政治运动中,这些大官变成批斗、专政的对象,就暴露出他们的无知无能到了惊人的程度。

   有一位老红军出身的副厅长,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群众的考问。有人问:“什么是三面红旗?”副厅长回答:“党旗、国旗、军旗。”有人问:“白求恩是什么人?”副厅长回答“熟人嘛!他是清涧解家沟的人。”(陕北清涧县解家沟是“清涧起义”的基地之一,全村都姓白,出了十几个省、军级干部。)有一位卫生厅副厅长,“文革”中期,在“五七”干校放羊。一天,羊腿化脓生蛆,老厅长把DDV涂在羊腿上治伤,结果,羊中毒而死。干校的“五七战士”批判老厅长“进行破坏活动”。老厅长说:“我是好意,我不懂DDV会使羊中毒。”批判者质问:“你是德国医学博士,怎么不懂得DDV的性能?”老厅长回答:“我在德国学医时,DDV还没有发明出来呢!”批判者说:“DDV是50年代发明的,你在50年代就是卫生厅副厅长,连DDV的性能都不懂,怎么管理全省的医疗卫生工作?”的确,一个长期担任卫生厅副厅长的医学博士,连DDV的性能都不懂,实在太无知、太不称职了。

   有一位大城市的区长在大会检讨时讲到“那一年我生孩子的时候”,引起哄堂大笑,原来这位区长不会写检查,他的检查是老婆代写的,他老婆不自觉的用自已的口气,这位区长就照本宣读。

   省委书记F,是党内著名的文化人。起先,我对他肃然起敬,但在协助他起草文件以后,才发现此人的文化、理论水平不高。F的思想一贯“左”倾,在起草文件和讲话时,喜欢用那些尖锐、刻薄的观点和语言,我对他提出的观点和语言不能不用,又不能全用,就用对仗句子,在上一句,用F提出的观点和语言;在下一句,编一些反左防左的语言来减弱和抵消上一句的霸气和杀气。想不到F竟然通过了。

   “文革”中期,F和我都在“五七干校”学习。我才发现:他不会买饭票,不会买车票,也不会买其它东西,这些事都要别人代劳。有一次休假后,他从省会搭火车回“五七干校”。下车以后,分不清东南西北,走呀,走呀,越走离干校越远。有一位农民发现他在乡村小路上踯躅,就对他说:“老先生,看样子是五七干校的的人,你把路走反了。”F束手无策,他问那位农民:“怎么办呢?”农民把他带回自己家里,招待他吃了一顿饭,然后用自行车把他送回干校。和F同住一室的另一位省委书记G说:“人家老乡对你这样好,你应该到小卖部去买一点东西表示感谢。”F蹬蹬蹬跑到小卖部去,又蹬蹬蹬跑回宿舍。G问:“你怎么空手回来了?”G说:“小卖部关门了。”G书记说:“那好办。经理就住在小卖部后排的平房里,你去找经理嘛。”F又一次蹬蹬蹬跑了去,又蹬蹬蹬跑回来。G问:“你怎么又空手回来了。”G说:“经理倒是找到了。可是,我忘了带钱。”于是F打开箱子,拿出钱来,第三次跑到小卖部,才给那农民买了一些糖果点心。请看这些高官无知无能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不通人情,不懂世务,连自己的生活都管理不了,怎么能够管理国家,管理社会呢?

   (未完待续)

《议报》第37期 20020412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40209.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