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林牧文集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十二

林牧

   在文化大革命中,一些有幽默感的人:把可恨、可悲的事情付之一笑,并且制造一些笑料来嘲弄文革嘲弄新的权势者,嘲弄丧失理性,如痴如狂的造反派。

   受批斗者在批斗以前和游街示众中要自报家庭成分,自报罪行。有一位领导干部在游街示众中敲着小铜锣自报:黑帮分子×××,家庭成分……报到这里故意停下了。造反派催逼他:为什么不报了,是地主、富农还是资本家?这位领导干部大吼一声:下中农。造反派大失所望。

   在武斗中,两派的健儿都戴着柳条帽,手持棍棒,在交通要道站岗放哨,遇到对立的一派,非骂既打,有一位领导干部路过一派岗哨,武斗健儿大声询问:哪一派?这位领导干部慢条斯理地回答:走、资、派!武斗健儿左看右看,果然是一位领导干部,就把手一挥:过去,过去。放行以后,他怕失掉造反派的威风又叮咛了一句:要好好改造思想啊!

   这种情况,在向毛主席交红心的运动中更多。有一位青年教师上台交心时,痛苦流涕地说:毛主席呀!我的思想反动透顶,我有滔天大罪呀!造反派头头以为捞到一条大鱼,就给他大讲坦白从宽的政策,鼓励他交待自己的具体罪行,青年教师说:我是一个臭老九,难道还不够反动吗?有一位剧团团长,上台交心时,也是痛哭流涕地说:毛主席呀!我对不起你呀!我是苏修特务呀!剧团的造反派也以为捞到一条大鱼,要求他交待具体问题,这位剧团团长说:我昨天晚上偷听了一次苏修广播,我的罪还不够大吗?

   在我们受到军事监护的囚徒中,也有类似情况。有一天。军管组胖管理员到我的囚室巡视,他看来看去抓住一条辫子,疾言厉色地说:你这个家伙真反动,宿舍里连一张毛主席像都不贴。我说:你们没有发。胖管理员说:人民日报头版经常有毛主席像,你怎么不贴?我又说:没有浆糊。他说:给你发一瓶。后来,我把人民日报上的毛主席像全部剪下来,在我的书桌周围和床铺周围贴满了。胖管理员又来检查,他看到满墙的毛主席像又不满意了,他说:你这个家伙总是捣乱,你怎么用主席像糊墙呢?我说:贴的越多忠心越多嘛。他无言以对,夹起尾巴,走了。我曾经代省委书记写过一篇关于教育改革的文章,在《红旗》杂志上发表过,造反派认为那是修正主义的教育纲领,大张挞伐。在批判时我不说话,等到批判完了,我才说明:那篇文章,是康生约稿,康生修改定稿的。造反派急了,他们说:你怎么不早说,你是存心要我们犯错误呢!我说:你们把我拉上来就批判,我哪里有说话的机会?

   军管组规定:白天不许躺在床上。可是,上了年纪的人整天像泥菩萨一样坐着是受不了的,那些六十岁以上的人到了下午,难免要闭上眼睛躺一躺。有一天,监管人员大呼小叫:2号,不许睡懒觉。2号老头儿说:我没有睡觉,我躺在床上背诵毛主席语录呢?

   西北局书记处书记高君,文革开始时,在北京治病,1968年,他给周恩来总理写信说:西北局犯了错误,我也有一份责任,我要求回去向群众检讨。周总理说:你没有错误,也没有民愤,西北的群众一直没有对你提出意见,不需要回去检讨。过了一段时间,周总理又找高君谈话说:他已同毛、林商量好,派高到兰州军区担任第一政委。高君穿上军装到兰州去就职,走到西安,风云突变:兰州军区领导人说,高某有叛徒嫌疑,留在西安审查。于是,高君就在关押我们的大院里受到军事监护。不知上面是怎么交待的,高君在军管组经常受到体罚。有一天,胖管理员又对高君拳打脚踢。高君一边挨打,一边呼口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许打人骂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胖管理员倒打一耙说:谁打你了,是你先打我的。高君说:我先打你?我的胸膛打到你的拳头上,我的肚子打到你的皮鞋上了。

   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以后,生产队的大喇叭都在声讨林彪。可是,五七干校传达关于林彪问题的文件,却不让我们受审查的人参加,而且不许我们在干校院内停留,必须到大田和果园去劳动,有一位领导干部。为了发泄他的愤慨,在专案组要求他写的补充交待上,大引林彪的言论。专案组找他质问:林彪早已叛党叛国,你为什么还要引证他的言论?那位领导干部说:组织上没有传达,我不相信小道消息。林副主席是毛主席最最亲密的战友,最最信任的学生,他怎么会叛党叛国呢?专案人员啼笑皆非。

   有一位起义军官,文革前在一个地区担任副专员。被审了几年,审不出问题,已经宣布解放。按照当时的惯例,已经宣布解放的人,还要参加一个歌德感恩的座谈会。在这个座谈会上,别人都在歌颂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丰功伟绩,感谢党和群众的教育和挽救,那位副专员受了几年打击,窝了一肚子火,不愿意歌德和感恩,就说:文化大革命不是史无前例,过去还有一次。工宣队和红色政权的代表问:还有那一次?这位付专员说:第一次文化大革命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嘛。一句话又闯下大祸。副专员被打成现行反革命。难友们和一些好心的专案人员,找出毛主席讲过的秦始皇焚书坑儒还不如他,他是十倍的秦始皇,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借以说明副专员不是恶毒攻击,而是歌颂。加上那位副专员不是重要的黑线人物,已经宣布解放,也不好收回。一场风波才逐渐平息了。

   打语录仗,也是嘲弄文革的一种形式。造反派的两派之间要打语录仗,挨整的人也同整人的人打语录仗。例如:整人的要打人,被整的人就叫喊: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要文斗,不要武斗!整人的要拚剌刀,逼被整的人承认什么问题,被整的人就背诵: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严禁逼、供、信。

   我在五七干校听到农民中的语录仗最为精彩。干校附近的生产队有几个调皮捣蛋的青年只抓革命,不促生产。生产队长批评他们迟上工,早下工,他们就说: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不分先后嘛。生产队长批评他们出勤不出力,他们就说:毛主席教导我们: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种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气得生产队长打了他们几巴掌,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

《议报》第44期 20020531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50526.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