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林牧文集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十一

林牧

   虽然,“文化大革命”等全国规模的政治运动,造成了群众性的极左思潮,各个阶层都有大批民众如痴如狂,丧失了正常人的理性。但是,错误思潮从来不会席卷全民.在那些严峻的岁月,许多普通人保持了善良、正直的人性,受难者处处都能遇到同情者和保护人,我自己就遇到很多好人。

   1966年12月29日,我和其他十几个全省最大的“牛鬼蛇神”被拉到全市游街示众,由于监狱的牢头、禁子不给我取棉衣,我当时还穿着一身秋季衣服,冻得狼狈不堪。有一位好心的中年妇女看到我游街的狼狈相,就设法找到我的妻子,要她赶快给我送棉衣、棉鞋,并且告诉她,可以送到负责组织游街的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去。那位中年妇女还怕有人跟踪捣乱,就对我的妻子说,让我顺便借你们家的一件用具,如果有人盘问:我就说是来借东西的。正好,西军电的红卫兵也在主动找我的妻子送棉衣。因而,在12月31日,我的妻子就把棉衣、棉鞋送到我手里,而且,从此就可以经常同我见面了。1969年我在军事监护中也遇到好心人。一个是炊事员,他知道我饭量大,吃不饱,有了剩饭就送给我吃。另两个是公安战士,其中一个多次发馒头,不收我的饭票;另一个常常给我买一些食品,后来,因此而被开除军籍。

   1971年,我在五七干校突发肠胃病,腹疼剧烈。专案组派一个人送我回省会治疗。到了省医院,本来,给“牛鬼蛇神”治病,只用实习大夫就可以打发了。可是,内科主任看到我来了,假装不认识,推开实习大夫,亲自为我检查,检查过后,一言不发,只在诊断书上写“住院检查,排除肠道新生物”。“新生物”是肿瘤的代名词,陪我就诊的专案人员向干校领导人汇报以后,干校大概以为我快要死了,就撒手不管了。可是我住院检查很自由,每天都可以回家。检查拖拖拉拉拖了将近一年,内科主任才给我写了一个诊断书,确诊为“神经性肠痉挛”,并说,由于肠道发生痉挛,在结肠处结成一个疙瘩,才误诊为“新生物”。这一次,由于医生的保护,得到一年自由自在的时间,而且在病房里还结交了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公安战士,后来以叔侄相称,给我许多帮助和保护,1975年我被下放到商洛地区时,他把我护送到商县。

   我在商洛地区四年,又受到保护和照顾。本来省委通知,要把我放到农村的基层,那就是生产队了。商洛地区却把我分配到商县城内的地区林业站。林业站没有给我具体任务,只让我到商洛各县作调查研究。商洛农办主任C君同我互不相识,却常常请我到他家去吃饭、聊天。他下乡时常常约我同路,因为他有车。商洛地区农林部门的许多干部都成为我的朋友。这样过了一年,省委发现我不在基层,就对商洛地委提出意见,商洛地区才让我参加农业学大寨工作队,到镇安县一个生产队去作驻队干部。当时,山区农民十分贫苦,我所住的生产队,有经常没盐吃的,有一生没有点过灯的。我买了一些盐和煤油、油灯,送给那些最贫困的人。有些好心的农民劝我以后不要送了。他们说:在山区,象这样的穷人多得数不清,你有多少工资,你能管得了几户。何况,你现在这样的处境,遇到那些拨是弄非的人,说不定会打小报告,说你“拉拢贫下中农”。基层干部给我派的农活,也是最轻的。1976年“批邓”,按当时的规定,受审查的干部也必须参加,人人都要表态。公社书记看我面有难色,就说:“县上要开‘批邓’的会议,我少不了要发言,你帮助我写一个稿子,由我去讲,就算你的任务也完成了。”1976年4月20日,在“天安门事件”半月之后,省上通知我从下放地区回去看审查结论。4月22日,我看到的结论是:“顽固对抗文化大革命,性质严重,开除党籍,行政上降四级。”当时,一些朋友估计省上对我还有新的打击,就让我到精神病院去检查,并且教我,目光要发直,回答问题要错乱。后来,精神病院给我开了一个患有精神病的证明,又一次逃脱了新的打击,也不到生产队去劳动了。1977年,我给商洛林业局写信说:我要到北京去申诉,他们不仅同意,而且给以支持。

   为了保护我而付出最沉重代价的,是省委宣传部高等教育处的张祖望。此人是西北工学院地下党、团的负责人之一,解放后,就担任共青团西北工大团委书记,到省委以后,职务级别始终没有提升,没有得到我们的半点好处。但在1967年却贴出大字报,为我翻案,为原省委的一、二把手胡耀邦、赵守一翻案。起先,支“左”部队还曾表示支持,但在1968春季,全国反对“翻案风”时,张祖望被打成“赵林翻案集团”的“急先锋”、“小爬虫”。有一次批斗省委第一书记赵守一时,造反派强迫张祖望爬在赵守一的脚下,一个造反派在他身上踩了一只脚。张祖望始终不承认他为我们翻案是错误、是罪行,造反派进一步问他:“你死保这两个人,那么,你承认不承认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张祖望说:“我不了解刘少奇的历史,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叛徒、内奸、工贼。”造反派又说:“党的八届十二次全会已经给刘少奇作了结论,难道你不相信八届十二中全会的结论?”张祖望说:“我又看不到八届十二中全会的材料,我不知道那些材料是否真实?”这样一来张祖望的问题大大升级,变成为刘少奇翻案的“现行反革命”,被关押起来,挨打、受饿,在数九严寒的天气,每天早晨被造反派用自来水管浇得浑身颤抖。他逃走了六次,每次都被外地造反派抓往,打得体无完肤,然后送回西安,再关,再斗,再打。久而久之,张祖望精神完全分裂了。后来,经过多年治疗。精神分裂基本治好了,但却弱不禁风,经常头痛,全身疼痛,不能读书,不能工作,也不能走到几百步以外,这是一个仗义执言,坚韧不拔,坚贞不屈而又终生致残的无名英雄。

   (未完待续)

《议报》第43期 20020524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50420.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