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10.铮铮铁汉]
林牧文集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0.铮铮铁汉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十

林牧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出现过一批坚持自己的观点、立场,压不垮、打不倒、砸不碎、煮不烂的铮铮铁汉,弱势中的强者。在“文化大革命”中,这样的人尤其多。1979年初到1982年5月担任中共西安市委第一书记的陈元方,在平反“冤、假、错”案中发现:在“文革”中,西安市正式判处死刑的类似张志新、遇罗克式的英雄人物共有36人。由于当时宣传张志新、遇罗克的高潮已经过去,中央对此类宣传有所控制,西安市委和市政府对那36位英雄人物,只是进行了平反昭雪,想宣传却不能宣传。我也没有看到这些人的材料。这里只能介绍几位我知道情况的人。

   一个硬汉子是“种谷记”和“创业史”的作者柳青。柳青的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力,在当代西北地区的老作家中,是最高的。他的文艺思想也很开放,不赞成政治权力干涉文艺工作,不赞成公式化、概念化。特别是他有高于一般作家的人格魅力,在平时平易、简朴、象一个乡巴佬,在受到批判和打击时坚强不屈。他在“文革”中没有作过检查,造反派要他检讨《创业史》中的问题,他在大会上说:“世界人民自有公论。”他和夫人双双自杀,夫人死了,他被救活了。由于他的态度强硬,一度被定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但是,老百姓却欢迎他、保护他。他在“五七”干校劳动时,有一天拉上架子车出外,有一位农民问他:“你大概是五七干校的人?”柳青说是。农民又问他:“贵姓?”他说:“我叫柳青。”农民高兴地说:“大作家嘛,咱农民的作家。现在好人都在受罪。”农民把柳青引到家里,隆重招待。从此,干校周围的许多农民都知道柳青在“五七”干校,有的还来看他。柳青是怎么解放的?是外国人解放的。日本青年代表团访问西安,其中有些人喜欢柳青的小说,要求到柳青家里登门访问。可是,当时柳青被赶到西安南郊一个大杂院,住了一间又破又小的房子,如果让外国人看见太伤中国政府的面子了。于是,外事部门经过请示,给日本青年代表团回答:柳青现在有病,不便接待日本朋友;明年,中国政府组织访日代表团时,让柳青到日本去访问。从此,柳青才被解放了。

   又一个硬汉子是关中画派最杰出的画家石鲁。石鲁受到打击的主要问题,不是他的画,而是他对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了五条不同意见。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到“文化大革命”,批判了无数次,石鲁始终坚持他的观点。后来“陕西省革命委员会”把他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判处死刑。革委会政法组几个人性未泯的干部,请精神病院为石鲁检查,诊断为“精神分裂”,才没有执行枪决。

   在党政干部中,我亲见亲闻的硬汉子也有几个。突出的一个是1963年以前的陕西省长,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赵伯平。1962年8月,中共中央北戴河工作会议批判彭德怀的八万字“意见书”,当时叫“翻案书”。秘书已经替赵伯平准备了批判稿子,但他始终不发言。批判陕西户县农民杨伟名的“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纲领”,他又不发言。同年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批判被打成“反党集团”头子的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赵伯平是与会人员中唯一一个不揭发、不批判的人,而且说习是个“好同志”。由于以上这些问题,在“清除反党集团流毒”和反对“单干风”的运动中,赵伯平受到批判、审查、并被降职使用,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秘书长。“文化大革命”中,赵伯平被造反派揪回西安批判斗争,一度和我同受“军事监护”,关在一个小院子里,他是2号,我是5号。赵伯平是我们那些囚徒中最坚强的人,他经常采用或硬或软的办法反抗迫害和侮辱,维护自己的人格与尊严。

   赵伯平的同级和下级遍布全国各界,找他调查历史问题,要证明材料的单位很多,他年近古稀写材料比较慢,监管人员常来催要,有一次骂赵伯平说:“你是一条老牛,不用鞭子赶,你就不拽犁。”赵伯平说:“我是人民的老黄牛,你没有资格骂我是老牛。我写证明材料,要对人民负责,对同志负责,没有回忆清楚的事,你用鞭子再赶,我也不会写一个字。”

   老年人差不多都有便秘的毛病,加上监狱里伙食没油水,又常吃高粱米,老年人便秘更厉害。可是,监狱里规定每天早晨放风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多数较为通情达理的监管人员并不硬卡时间,少数并非善类的监管人员就要趁机整人。有一次,赵伯平放风超过五分钟,被罚站。伯平说:“体罚是违法的,你说清楚,罚我站多长时间,我给你记下这笔帐。”那个监管人员不认账了,说:“谁罚你了?回房间去。”

   军管组规定:受监管人员离开单身牢房到院子里倒污水和接清水,都要喊报告,经过允许才能出来。有一天,赵伯平用两只手扶住窗台,大声说:“报告,我要出去打水。”一个小班长,嫌赵伯平没卑躬屈膝,就说:“你的架子还不倒,还想骑在人民头上。”伯平说:“我从来没有骑在人民头上。当然,也要看是什么人。对于欺压人民、血债累累的特务、反动分子,我杀得也不少。”小班长暴跳如雷地叫喊:“谁是反动分子,你敢反军!”赵伯平说:“我做过红军和解放军的政委,到底是你反军还是我反军?”小班长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东西?”赵伯平说:“什么东西?人民公仆,共产党员。”小班长气急败坏地说:“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早已不要你了,你还敢翻案?”伯平说:“我翻什么案?谁给我定过案?我是中共中央委员,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领导干部,开除我,你怕没有个资格。”其他监管人员看到闹得不可开交,只好把那个小班长拉走了。此后,监管人员再也不敢欺侮赵伯平了。可见,闫王和小鬼都害怕习方平式的铁骨铮铮的硬汉子。

   (未完待续)

《议报》第42期 20020517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2050314.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