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5.天津之行]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5.天津之行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刘京生

   一缕阳光催醒了沉睡的我,可意识还在梦中。梦中的情人有些怒意,抱怨我情感不专一,我力图说服她,可她根本不听,甩手走出了家门。我乞求着,呼喊着,希望她留下,可她头也不回,坚定的离我而去,我追了出去,她却没了踪影。就在此刻,我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回到现实。我在思考:梦与现实多么一致,青春的少年没有了爱情。一阵伤感袭来,心中在问:难道事业与爱情必须择其一?其实,在我十五岁心中燃起“反意”那一刻,我就应当想到,我的一生,艰难,坎坷,弯曲。我常常漫步于田间小路,每次漫步都能得到它的暗示:这条小路就似你的一生。

   老魏、于义也醒了,牙也没刷,脸也没洗就开始准备“行囊”。我们三人分别抱着一沓《探索》走下了楼。楼下,偷来的车还是那样安然的、静静的等候着我们。我原想:公安如果知道的话是会阻止我们的,至少他们会将偷来的车子扣留。可他们没有。我真的不相信,他们那么愚蠢,会不知道这个车子是偷的。也许,一切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不急,在等待命令。按照约定,我:们接了趟陈旅,他也是“人权同盟”的,不过那时他与任畹町有些分歧,两个人经常分别行动。陈也带了些“人权同盟”的传单,其内容是:公开与任畹町的分歧及揭示了一些“内幕”。原本马文都也要去,可当我们驱车找到他在位于民族宫附近的住所时,他还在酣睡,拒绝了同行。

   刚驶出市区,魏京生就耐不住寂寞,要过过开车的瘾。我有心拒绝,可还是碍于面子答应了他。我主要担心的:偷车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了,如果再出了车祸那篓子可大了。开始,魏开车还算小心,可是,一到人多的地方他就紧张起来。在通县西苑的地方,刮倒一个骑车人,我们没敢停留,开车离去了。进了看守所,提审的一再追问此事,我坚持是自己刮的。当时,我以为被刮的人伤的很严重,后来法院的说:那是想找出魏京生的“刑事”问题。我之所以坚持并不是我多么“仗义”,仅仅是:刑事上全归我,政治上全归你。出了这点小插曲后,我再也没敢让魏京生开。我一路驾驶,顺利到达天津。到达天津检查站又遇到了一个意外。原本小车是不接受检查的,可却拦住了我们。好在当年没有随身带车证的习惯,只需出示一下驾驶证登记一下就可以了。我真实的出示了我的驾驶证,北京人民汽车公司的,所到单位填写了:天津人民汽车公司。现在“人民”都改成了“公共”。检查站的人还问了车上是否带了什么东西,我答:“没有,只是交流工作。”想来,真有些后怕,怎么就敢睁着眼说瞎话,如果人家真的上车检查,岂不当时就现了。不知因为什么,他相信了,我们顺利的离开检查站,驶向天津市政府,听说那里是贴大字报的区域。

   到达天津的时间大概在下午两点左右,大字报前积聚了三三两两的人,他们大多再看,很少议论,我们也聚过去看了看,没有见到一篇质疑毛泽东的文章。可当我们搬出《探索》时,天津的人兴奋起来,迫不及待的拿起《探索》翻看,并问道:“北京真的有反毛的大字报?”我们答道:“是的,很多。”他们显然感到有些惊奇:“没有危险?”我们答道:“至少目前没有。”听到这里,我感到他们的困惑。遗憾的是,更多的人喜欢交流,不喜欢购买,销售状况虽比第三期在北京好些,可是,远没有达到哄抢的地步。还有人问起我们收费的理由,我们的回答是:“为了长期发展要收取适当的工本费”。不知是有意还是各有所需,我们四个人被分割在四个小圈子内,谈哲学的、谈马克思的都聚到了魏京生那里,喜欢发牢骚的全找到了我,骂大街的都去找于义。魏京生那边的圈子最大,问题也提的针锋相对,尖锐的很。

   在魏京生家,我看到书架上摆着哲学、逻辑学、大块头的马列书籍,正好,他今天可以尽情的发挥、施展。我暗道:幸好魏京生在,否则,这些刁钻的问题,会使生于“文化之都”的我丢尽了脸。摇摇头,还是发我的牢骚去吧,这些问题我搞不懂。我的圈子也在不断的扩大,不停的有人提问,好在向我提出的问题都不很专业,回答起来游刃有余。什么对毛、周、华、邓等人的看法,什么是否存在剥削,什么社会主义的民主,什么繁杂的人际关系。有一个女大学生问我民主的定义,我回答道: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事后她悄悄的把我拉进一个小胡同告诉我:要多看书,多学习。还问我要通信地址,我回答:“在《探索》上。”她很不满意的说:“那个地址不安全,我要你个人的。”我正想告知,魏京生急促的叫我快离开,看来魏对我与那个女生的聊天相当不满意,他说:“不能告诉她,谁知她是干什么的。”可我想,好不容易找个红颜知己,管她干什么?在看守所时想起此事,还对魏京生耿耿于怀。当然,那个女生也许仅仅是想在我们之间进行思想上的交流,可是,交流久了难免就会产生情感,我当时多么需要这份事业与爱情兼顾的情感。有不少天津的朋友希望我们去他们家里住宿,以便更多交流,我们以“的确有事”拒绝了。

   离开天津市政府时,夜色已降临,我们趁着夜色,将《探索》杂志张贴在了天津火车站附近,张贴了有三份之多(每份二十多张),然后快速驶向北京。

   在回京的路上,我似乎感觉一辆小货车一直与我们的车保持一定距离,我快它快,我慢它慢。为了确定一下,我停了一会儿车,把它放了过去。可是,当我继续行使后又发现了那辆车,而且,它无论如何不肯超我的车。那辆车一直跟到了北京。奇怪的是进入北京后,路上突然有交警拦截,我没有停,冲了过去。我们没有直接回魏京生家,而是在崇文区的小胡同转了半天,在确定没有跟踪后才回到了魏京生的家。

   天津之行感觉很累,但是,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早上起床时的阵阵忧伤似乎在不知不觉中离去,寻找离去的原因,使我暗喜,我幻想着:未来一定很美……

   可是,一个疑问瞬间冲走了我甜美的梦:是否有人跟踪?如果有的话,为何如此轻而易举的摆脱?我不解,真的有些不解。我多么希望,那不过是一个偶然,一种多虑。

   2007年4月30日

民主中国5/20/2007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4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