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刘晓波文选
·不要让无辜者的鲜血白流
·孙中山的遗产与中共的缅怀
·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的恶果
· 民主墙——邓小平实用猫论的牺牲品
·大陆爱国者的流氓相
·“天安门母亲”理应得到的荣誉
·由黄菊的媚笑到周恩来的前躬
·自由与诚信
·宫廷太监和官场秘书
·“六.四”,一座坟墓
·两岸关系的道义原则
·人的问题
·陈小平的挑战和呼吁
·从刘晓庆案看大陆税制黑洞
·沉醉的生命
·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
·【9.11一周年祭】反恐战争与先发制人
·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死难者致哀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党权的滥用和民权的空白——十六大造成的政治恐怖
·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
·《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极权者的穷横本性和核危机
·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签名不是排座次,人权抗议精英色彩逐渐淡化
·人权意识的觉醒与政治改革──再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强化党权的地方人大换届
·窃国强盗的敲诈
·邱吉尔的真正传人布莱尔
·“新左”的面具(附:王绍光等的声明)
·23条戳破中共的“政治文明”
·领先于世界的精神阉割术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1957年反右,是毛泽东暴君加流氓面目的大暴露,毛式专政从此开始且愈演愈烈;接下来,大跃进的狂飙吞噬几千万生命,为民请命的彭德怀被踩在脚下;再接下来,文革浩劫让中国付出全面倒退的空前代价;即便改革开放了,毛式专政也没有停止,六四大屠杀就是最切近的见证。
   1957年反右,更是中国知识分子永远的伤痕和耻辱,知识的独立被当作垃圾,知识分子的尊严被踩在脚下,政治恐惧深入民族的骨髓,臭老九的地位和犬儒化人格由此奠定。对此,章诒和女士在《泪祭罗隆基》中痛切地说:“一位中共党员身份、曾任政府要职的人对我说:'瞧你们民主党派的那些领导人,比共产党还差劲。人简直就像是没了骨头。'”
   的确,直到今天,作为知识人安身立命的自由之思想和独立之人格,仍然是中国知识界的奢侈品。
   作为当年“中国第一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女士与父亲一起承担了荒谬而野蛮的时代的重负。章伯钧1969年去世,丧父之痛还未减缓,她本人就在1970年锒铛入狱,被四川省革命委员会、四川省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布为现行反革命罪犯,判有期徒刑20年, 1979年秋天被判无罪释放并回北京。在长达十年的劳改生涯中,她曾被迫从事掩埋死囚尸体的可怕工作。她自述说,有一次,在风雨交加的荒野,她差一点扑到死去难友的墓穴里,以死来终结邪恶势力强加于她的一切凌辱。但她没有自我了断,而是坚韧地活下来了,她要完成父亲临终前的嘱托:希望女儿成为时代和历史的见证人,把那个时代的光荣与耻辱都记录下来。
   章诒和女士以《往事并不如烟》(以下简称《如烟》)而闻名,但《如烟》出版不久,就在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下变成了禁书。她的第二本书《一阵风,留下千古绝唱》在香港出版。章女士的第三本书《伶人往事》经过删节后在大陆出版,但就是这个“洁本”,也不为意识形态衙门所容,再次被列入禁书单。章女士忍无可忍,拍案而起,连续发表公开信,使“禁书事件”变成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公共话题。这不仅是章女士个人的反抗,也是民间知识界对意识形态衙门的反抗。

   为父辈的冤魂立传和还原反右历史的细节,是章女士写作的主要动力,正如她所言:“这世间多少值得珍惜和记忆的痕迹都消磨于岁月,消失在无声无息之中。为什么要等到绝大多数的右派都含冤抱恨而去的五十年后?为什么要等到活下来的右派都已龙钟老态、心碎泪绝?谁都明白,今日的祭奠和补赎,难挽昨天的错误与罪恶。但是无论如何,也要为五十年无祭而祭,为五十年无思而思,即使五十五万右派都到了天堂。因为我们的纪念早已不是为”右派“而作,也不是为我们这些右派子女而为。”(《泪祭罗隆基》)
   整整五十年了,暴君脚下的上百万右派,如今还在人世的幸存者,已经越来越少;还能活出尊严的人,可谓凤毛麟角。更可悲的是,记录父辈的惨痛遭遇的右派子女,也是寥若星辰。在此意义上,作为中国头号右派的女儿,章诒和女士的历史人物系列是罕见的见证,她不是干巴巴地叙述那场灾难,而是关注灾难中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大时代中的个体遭遇,大悲剧中的灵魂挣扎。她的见证,不仅是记录历史,为那些至今仍然难以瞑目的冤魂立传,而且是直面今天,抗议持续至今的野蛮政治。
   在章女士看来,当代中国有四大禁区: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而反右运动“正是解开这四大死扣的一个关节点。”为此,章女士不仅自己写书,还策划了纪念反右五十年的系列丛书,第一批四本已在香港出版:邵燕祥先生的《别了,毛泽东——回忆与思考1945-1958》、钱理群先生的《拒绝遗忘——“1957年学”研究笔记》,她本人的《顺长江,水流残月》(以上三本由香港牛津出版社2007年出版),她编著的《五十年无祭而祭》(香港星克尔出版),收录了沈志华、章立凡、徐庆全、谢泳的研究成果。
   《顺长江,水流残月》(以下简称《顺长江》)是章女士的第四本书。该书第一部分是写1956年,可以视为鸣放和反右的政治背景;第二部分从1957年2月写起,记录她父亲章伯钧的鸣放言行和民主党派反右运动的情况;第三部分写的是1958年,记录了毛泽东为所有大右派盖棺论定后民主党派的屈从和章伯钧的心态;第四部分写了章诒和眼中的章伯钧与罗隆基的分歧及在反右中的共同命运。
   
   就我个人的阅读感受而言,在章女士目前的四本书中,我最看重这本《顺长江》。如果说,前三部是个人记忆的复活,记录了毛时代、特别是反右风潮中的社会名流们的个人际遇,带有比较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那么,《顺长江》就是史书性写作,虽然也有个人记忆,但主要依据是当年的史料,并把第一手史料作为附录收入书中。换言之,章女士以第一手的史料和亲身经历,画出了毛泽东的政治流氓相和反右运动中的民主党派众生相。
   
   读过《越是崎岖越坦平——回忆我的父亲章伯钧》以及《往事并不如烟》中所有涉及到章伯钧的文字的人,都能感受到患难中的父女情深,那是父女两代人的惨痛历史,是一个家庭几近毁灭的历史。在我看来,章诒和对父亲章伯钧的爱,有依赖、有担当,有仰望,也有辩护。在《顺长江》中,章诒和也毫不隐讳她对父亲的深爱,开篇就讲到她对父亲的刻骨铭心之爱。她写道:“其实,我不必为纪念反右五十周年,专写一篇怀念父亲(章伯钧)的文章。因为我 日日在祭奠,夜夜在追思。卧室里端放父亲的遗像,逢忌日,在遗像前磕头。临寿诞,我抚摩遗像,说:'小愚今天祝你生日快乐!'人懈怠了,立于遗像前,闭目自省。痛苦了,扑在遗像前大哭。出书了,第一件事就是捧到遗像前,说:'爸爸,这是小愚对你的报答,高兴吗?'书里,每一行字后面积淀的沉重与激情,都属于他。”(P5)
   
   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她并未为如此深的父女情所困,而是客观地记录父亲的言行,表达出另一种父女情深:超越呻吟、控诉和怨恨,也超越为尊者亲者讳的“避讳” 传统,不虚美、不忌讳,画出她父亲章伯钧的政治真面。在章诒和笔下,鸣放时期的章伯钧陷于从头收拾旧山河的幻觉之中,他以为毛泽东及中共无法渡过统治危机,民主党派迎来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所以,他一直处在亢奋状态,“八方游说,四处煽风,搞思想发动,搞组织发展”;而反右风暴一来,在1949年前历尽沧桑和风险而不失豪气和坚韧的父亲,却在毛泽东的打击下陷入从未有过的消沉、惶恐之中,在罗隆基坚持抗辩之时,章伯钧却早早地就低下高贵的头。她叙述章、罗之争时指出,尽管罗隆基的性格中有着这样那样的弱点,但在事关民主党派对中共的独立性这一大是大非问题上,章伯钧的双面、机会主义和罗隆基的清醒、坚持底线;对毛泽东钦定的“章罗联盟”,罗隆基坚决否认这项莫须有的指控,并与已经认罪的章伯钧发生激烈争执。
   
   戏剧性的是,章诒和眼中的她父亲的政治性格,居然与中共统战部对章伯钧的评价基本相同。她坦承父亲有政治野心,在自己一手创建的农工民主党内一个人说了算,竭尽全力地发展民主党派的党员,与各地民主党派有着密切的联系。她说:“父亲有着很突出的两面性,江湖作风和政客色彩。这与他长期搞第三党,在夹缝中求生、在夹缝中求存的政治生涯,有着直接的关系。在统战部那里,他的话都是跟进、拥护中共的。回到民盟和农工,他就站到了中共的对面。”(P12)
   
   1949年中共筹备新政协时,中共统战部在一份综合报告中对参加新政协的各党派的“左、中、右”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对章伯钧的评价是:“章伯钧有江湖政客作风,在党内实行家长制的统治,常以民主同盟的名义发展他的党员,引起同盟内部的不满。过去他一贯企图在国共两党对立下,造成第三方面的地位;他和民盟中的右派分子打成一片,又与一些地方实力派有联系。但因与我党关系较久,仍可能争取与我们一道。”(章立凡《“反右”与中国民主党派的改造》,载于章诒和编著《五十年无祭而祭》,香港星克尔出版社2007年版P133)。让人感慨的是,中共统战部的工作还真到家,看人看得很准,凡是在1949年的那份综合中得到负面评价的民主党派,个个都是1957年的大右派。
   
   一个深爱父亲的女儿,记忆被毛泽东钦定为头号右派的父亲,如果缺乏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缺乏透视历史的睿智和理性,即便有勇气面对父亲的弱点,也会因情感的作用而丧失准确的判断力,很难达到超越血缘的客观。而章诒和之所以能够超然于父女关系之上,需要的不仅是诚实面对历史的勇气,更要有自由思想和理性洞察力的支撑。这种“不为亲者讳”的实录,是这本书的最大亮点:既是对历史对未来负责,也是章女士所表达的最深沉的女儿对父亲的爱。
   
   2007年12月5日于北京家中(《动向》2007年1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