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刘晓波文选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邪恶之极的当代黑窑童奴

   我们知道古代奴隶制的丑陋,知道殖民者贩卖黑奴的冷血,知道早期资本主义压榨童工的贪婪,然而,在奴隶制、贩奴、童工早已成为千夫所指的二十一世纪,在自豪地炫耀大国崛起和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在天天宣讲「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胡温亲民秀中,中国山西却出现了大规模「黑窑童奴」,震惊海内外,谴责和问责之声遍佈传统媒体和网络,可谓一浪高过一浪。

   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文盲最多、非正常死亡最多的国家,超出想像力的罪恶太多了,以至於中国人已经不会再惊歎了!

   中国的污染最重、枪毙人最多、大型矿难最多、强行堕胎最严重,已经无法刺激人们的神经;中国的侵犯知识产权最严重、假冒劣质品最多、食品最不安全,已经见怪不怪;中国的农民最多,而农民却没有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已经熟视无睹;中国的官僚人数最多,官员权力最大、官场最腐败,已经几千年一贯制。

   现在,中国人惊歎的是,中国已经崛起了,以人为本了,走向和谐了,步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了,也将举办世界上「最成功」的二○○八年北京奥运了。

   买卖「童奴」之罪

   「童奴」的来源是非法贩卖.据媒体报道,这些被卖为童奴的孩子大多在火车站、汽车站、立交桥下、马路边等地方被人贩子或拐骗或绑架,以每人五百元的价格卖到黑窑做苦工,甚至地方劳动监察部门也参与这种极端恶劣的犯罪,作为中介把「童奴」卖给黑窑.被劫掠的「童奴」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最小年龄只有八岁.他们被掠入黑窑后,窑主便切断孩子们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孩子们便彻底失去了人身自由。除非冒着被打残或打死的风险逃跑成功,否则的话,他们就只能被迫忍受「童奴」悲惨遭遇。

   「童奴」们被强迫卖苦力的黑窑,大都依山而建,三面土山,一面出口,出口大门一锁,监工居高临下、黑窑的劳动场地便一目了然。出口处都有多条狼狗把守,监工和包工头也都住在出口处,以防「童奴」们逃跑。

   砖窑的劳动是高强度的,连成年人都难以承受,何况未成年人。但「童奴」们被强制作工的时间却是每天十五、六个小时,最长达到每天二十个小时(早五点-凌晨一点)。「童奴」的一日三餐都是冷馍、凉拌包心菜或萝蔔;「童奴」没有劳动服,穿的就是被掠时的衣服;「童奴」睡在工棚里只铺着一层薄棉被的地上,每天都是裹衣而睡;「童奴」多月不洗头、不洗澡,甚至不洗脸,蝨子遍身,头发长得像野人。

   为了防止「童奴」黑夜逃跑,入夜后,监工就锁住工棚大门.「童奴」的住处没有任何卫生设施,就这样一夜复一夜,「童奴」夜间的吃喝拉撒,全在黑暗的工棚里,腥臊味冲天。当他们被亲人解救出来时,个个蓬头垢面、遍体鳞伤。「童奴」被许诺的工资是每月八百元,但直到他们被解救时,却从未拿到过一分钱.

   「童奴」稍有怠慢,就会或皮鞭或棍棒或砖头加身,许多人被暴打致傻或致残,甚至有多名「童奴」被殴打致死。有的因逃跑未遂被打致残,有的孩子被监工用烧红的砖头把背部烙得血肉模糊(后被人救出在医院治了数月也未痊愈)。被监工用砖头砸得头破血流的孩子,随便拿起一块破布一裹了之,继续干活;有的孩子被打成重伤,也不给医治,如不能自愈或伤情恶化,奄奄一息时,工头和窑主就把苦工活活埋掉。二○○七年春节前后,窑厂两位工人被监工殴打致死。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暗访时,甚至从当时埋屍的工人口中听说,在埋掉他们时,两个人似乎还有呼吸。

   按照普世人权标准,黑窑童奴已经超过人类文明的最后底线;即便按照中国现行法律,「童奴」事件的相关者也犯有多种罪恶。

   首先,拐卖者犯有「非法拐骗和贩卖儿童」罪;其次,黑窑主犯有「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强迫劳动」、「使用童工」、「非法购买和使用被拐骗黑工」、「恶意拖欠工资和侵佔他人财产」等罪行。第三、参与贩卖「黑工」、为黑窑提供保护而非法获利的政府官员,犯有官黑勾结、权钱交易、收受贿赂、执法违法等罪行。第四,接到孩子失踪的举报而没有全力寻找解救的公安部门及官员,犯有失职和渎职之罪。

   官黑利益分赃和地方保护伞

   官黑结合共同鱼肉百姓,早已是「和谐社会」的突出特徵之一。山西黑窑的背后也是官黑结合。最早前往山西寻亲的家长们,之所以遇到黑窑打手的野蛮阻拦,端赖於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和不配合。

   一位失踪孩子的母亲在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说:「我找到当地派出所,一个副所长说,把你们河南那些傻傻的人弄到这儿干活,还给你们政府减轻负担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副所长说的话!」另一位前往山西寻找孩子的母亲说:「令我们心寒的是,乡派出所不仅置之不理,还百般阻挠刁难我们带走已经解救出来的孩子,而且在窑主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也坐视不管。」一位寻子的父亲对记者的一席话,点破黑窑罪恶的症结所在:「黑砖窑背后都有「保护伞」,要不他们怎么会猖獗了十多年?」

   也就是说,黑窑的主人之所以敢於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使用「黑工」和「童奴」,源於黑窑的暴利,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然而,逐利和追求暴利是资本家的本性,关键在於不择手段地逐利能否得到制度性的约束和惩罚.这就需要健全的法律和违法必究的政府。但在山西「黑窑」的罪恶中,黑窑童奴的犯罪之所以长期得不到根治,关键在於地方政府非但不作为,反而参与黑窑的利益分配。

   在黑窑利益链条中,按照成本收益的计算来排列:人贩子是最低层的获利者,黑窑经营者为第二级获利者(多数为当地村支部书记或亲属),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官员(派出所、工商局、劳动部门等)为第三级获利者。这些获利者的所有利益都是出自被拐骗和绑架的黑工,而黑工却是唯一的付出最多(甚至生命)却分文不得的群体.人贩子和经营者获利的风险最大,而官员获利的风险较低。因为,一旦黑幕曝光,前两者是违法犯罪的直接责任者,将付出倾家荡产、牢狱之灾;而后者仅仅是间接责任者,大都是降级革职的处罚.

   黑窑是私人产业,但获利大而风险低的群体都与公权力高度相关.据媒体报道,黑窑主大都是握有当地最大权力的党支部书记,有人还是当地的人大代表,显然是依靠权势才能开办这样的黑窑;给黑窑主提供经营方便和保护伞的人都是政府部门的大小官员.一些地方的劳动检查部门参与贩卖「黑工」和「童奴」,从中收取差价和贿赂;凡是有黑窑的地方,当地派出所都为其提供保护伞,黑窑主每年都要上交「保护费」;当地政府官员或参股分利或收取贿赂.比如,洪洞县广胜寺乡黑窑窑主就曾向当地判处所交了总计五。二四万元的「保护费」。

   若将一切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事件都作此定性,则范围将变得宽广而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共和国历史上广泛地以言治罪、发动内乱推翻国家主席等事件,这在当前语境下都是不可言说的。

   中央政府难辞其咎

   「黑窑」的违法用工始於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奴役劳动(包括强迫妇女卖淫)也不仅限於山西,而是遍佈全国各地。大量拐卖儿童妇女的事件在中国也从未停止过,即便新闻媒体披露的这类案件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拐骗智障妇女杀害后贩卖给办「冥婚」的人家(未婚男人死后,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合葬,完成形式上的婚礼),每具女屍的价钱从三千元到一万元不等。五月十一日的《燕赵晚报》就报道了临漳农民宋某为卖女屍配「冥婚」,竟惨无人道地杀害了六名妇女。

   改革以来的中国也是童工遍地。据联合国劳工组织的专家们估计,中国大约有一千到二千万童工。《人民日报》也报道说,在二千万名年龄十二到十四岁之间的辍学儿童中,有百分之六十成为童工。

   正因为使用童工和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制止,才会发展为大范围使用黑工和「童奴」。更重要的是,这些用违法犯罪的手段来发家致富的大小企业家背后,都有大大小小利益集团的保护,最有力的保护伞当然是地方政府,最理直气壮的说辞是「发展地方经济」和「确保一方平安」。然而,中央政府对这种官黑勾结的地方保护主义却无计可施,任其长时间地胡作非为。具体到此次曝光的「童奴」事件,规模如此之大、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却没有引起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政府的注意。即便仅从「童奴」曝光的过程看,中央政府也逃不脱干系。

   「最大的阻力来自政府」

   早在今年三月八日,河南郑州市民羊爱枝未满十六岁的孩子王新磊失踪。为了寻找儿子,羊爱枝去派出所报案,没有结果;她走了上百个网吧,张贴数千张寻人启事,还是毫无结果。三月底,羊爱枝与河南孟县的另一位丢失孩子的家长一起去山西寻找孩子。在运城、晋城、临汾,母亲甚至长跪在砖窑厂门前,询问孩子的下落。她跑了一百多家窑厂,没有找到孩子,却发现了惊人的黑窑秘密。四月初,羊爱枝等六位失踪孩子的家长一起再次前往山西寻子,没结果。

   五月九日,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与六位家长们一道赶往山西,他用摄像机偷偷记录下黑窑惨状。尽管在播出时付振中已经再三克制,但他仍在电视报道中使用了「罄竹难书,惨绝人寰」的标题.河南电视台曝光此事后,闻讯前往电视台求救的家长超过一千人。与此同时,上百位家长前往山西寻找孩子。

   父母们的自发寻找,河南电视台的曝光,居然没有大陆新闻界的广泛关注,也没有引起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注意。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的记者付振中说:最大的阻力来自政府。

   六月五日,河南的「大河论坛」出现一个题为《罪恶的「黑人」之路!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四百位父亲泣血呼救》的帖子。在帖子中,四百位河南籍父亲叙述了骇人听闻的事实:他们的孩子被人贩子或诱骗或绑架,卖到山西的黑砖窑做苦工,山西临汾市、永济市是窑场比较集中的地方。

   六月十一日,羊爱枝给总理温家宝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发出一位母亲的泣血呼喊:「救出我们被魔鬼哄骗、绑架,而生活在地狱中的孩子吧!」

   与此同时,媒体开始大规模聚焦「黑窑童奴」事件。

   六月十五日,胡锦涛和温家宝等高官才作出批示,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赶到山西,对黑窑案的查处进行督促、调查。劳动保障部也派员前往山西调查黑窑非法用工情况.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和省长于幼军才发出指示,在全省开展「打击黑窑主,解救拐骗民工」专项行动。有了这些举措当然比无动於衷好多了,然而这已经是受害者家属报案三个月之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