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刘晓波文选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香港回归十周年,对北京政权是荣耀,对港人却是悲哀。

   十周年回归之日,胡锦涛将以主人的姿态亲赴香港,接受那些亲北京港人的膜拜,向世界炫耀独裁政权的力量;而十年如一日地追求民主的港人,会以要求"双普选"的七·一大游行接待胡锦涛,再次向中南海的主人表达港人的政治诉求。

   众所周知,香港的繁荣来自港英政府留下的自由和法治,而回归后的香港,虽然"一国两制"的架构依然运行,但北京政权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蚕食着香港的自由,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香港的新闻自由。在金钱收买和政治威慑的双重压力下,香港媒体的自律已经相当普遍。虽然近几年开放了"自由行",但独裁政权允许的自由行,既是旅游观光购物的"半吊子"自由,也是区别对待的政治歧视,人为地隔开了一国的两地:亲北京的港人可以自由出入大陆,而民主派人士和坚持批判立场的媒体人却不得入内。一些中共黑名单上的港人甚至被吊销了回乡证,司徒华、李柱铭等民主派人士,香港著名政论杂志《争鸣》、《开放》、《前哨》的主持人,都无法进入大陆……独裁中共的冷血由此可见一斑。

   我不否认,六四以来十八年,持续的经济高增长维持了中共政权的稳定,从跛足改革中尝到了甜头的中共政权,自然也把经济收买如法炮制到香港。为了平息港人的政治不满,北京在力促香港经济复苏上,的确下了一番功夫。比如自由行,虽然充满了政治歧视,但其客观效应基本是正面的,既为大陆人的出入境自由开了一个口子,也能为香港经济带来一定的实惠,更为两地的民间交往提供了更多的机会。特别是在言论管制下生活的大陆人,可以利用香港的言论自由,了解到更多更真实的资讯。一方面,那些被特准可以自由行的大陆人,前往香港旅游的疯狂劲儿,致使香港的旅馆供不应求;大陆富豪们在香港购物时,一掷十万金、百万金、千万金,让香港的商家喜不自禁。另一方面,自由行开放以来,禁书禁刊也成为大陆游客所爱,特别是那些揭露中共黑幕的书刊尤为大陆人青睐;港人的游行、示威、集会也成为大陆人观光的风景,一些大陆人还特意在六四期间或七一期间前往香港,为的是能够亲临维园的烛光纪念大会或参加七一游行,体验一下香港的自由和港人的民意。这些对闭塞的大陆民智而言,其突破禁锢的启蒙作用,甚至远远超过经济利益。

   其实,北京政权不是不想打碎"一国两制"的构架,从它接收香港的第一天起,就利用经济收买和政治施压的双管齐下,不断尝试将自己的权力意志强加于香港。钦定唯北京马首是瞻的特首是第一步,逼迫前特首董建华强行通过23条立法是第二步。但北京政权对港人的了解实在有限,也偏听偏信那些抱北京粗腿的香港名流,以为香港仅仅是经济城市,港人也大都是物质动物,只要给香港不断地送上"经济大礼",就可以在政治上摆平港人。2003年七一前夕,中共总理温家宝在6月29日亲访香港,不但送上CEPA经济大礼,而且做足了亲民功夫。意在用过恩人式软权力收买港人来贯彻独裁权力意志,降低即将开始的七一游行的强度和广度。

   然而,北京政权再次打错了算盘,根本想不到港人捍卫自由港的政治意志如此坚定,敢于抗上的政治勇气如此高昂。所以,当反对23条的七·一大游行迸发出50万港人的磅礴气势,让温家宝看到了普通港人超越铜臭的高贵道义心,让全世界再次看到东方明珠的真正闪光。与那些向北京强权出卖良心的香港大亨相比,普通港人才是政治智慧和道义精神的富有者,而那些大亨们则早已沦为精神乞丐,不过是为了赚钱而被中共把玩的空花瓶而已。

   举世瞩目的七·一大游行,既让傀儡特首董建华难以交代,更让北京政权手足无措。为了平息港人对23条的愤怒,胡温体制不得不以务实的态度回应港人民意。当董建华政府不得不搁置23条,中共各类高官纷纷声称尊重港府的决策。但看得出,这是囿于"一国两制"承诺的无奈,透露出一种难言的"苦涩"。

   经济收买之外,中共的另一统治策略是用"爱国主义"的大帽子压人,一方面宣扬"爱国才是爱港"的独裁爱国主义,另一方面让亲中人士及其媒体高举爱国旗帜,对香港民主派进行口诛笔伐,其中充满了野蛮的人身攻击、人格侮蔑和道德审判。当爱国与暴力语言、与胡搅蛮缠、与泼粪之类言行同流合污之时,丑陋的"流氓爱国主义"就不可避免。爱国主义不止是恶棍们的最后避难所,而且已经沦为恶棍们手中挥舞的利器和大棒,成为邪恶对人性的讨伐,而与大是大非完全无关。

   北京政权在承认大部分参与游行的人爱国爱港的同时,指责一小撮人反中乱港,其潜台词是大多数港人被一小撮利用。中共如此定性7·1大游行,也让我想起十四年前中共对八九运动的定性:参与八九运动的广大学生是爱国的,而制造"动乱"、"暴乱"的是一小撮躲在幕后的"黑手"。 事实上,这种双面爱国主义统治术,不过是北京政权惯用的统战权谋而已。当时的中共政协副主席刘延东针对7·1大游行的发言,已经道破这种权谋的用心:"团结大多数而孤立一小撮"。

   然而,无论是政治高压还是经济安抚,都是独裁制度的权力傲慢的表现。只不过,这种权力傲慢,有时是昏聩独裁者的高高在上的狂妄霸道,有时是明智独裁者俯身倾顾的平易亲民。前者表现为诸多中共官员对港人的训斥式侮辱,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江泽民对香港记者的呵斥;后者表现为另一些中共高官对港人的言行抚摸,最典型的代表是温家宝首次访港的尽显亲民姿态。

   现在,依仗着持续的经济高增长,北京政要们陶醉在"大国崛起"的神话中,再次尝试将独裁意志强加于香港。回归十周年前夕,北京政权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权力傲慢。在香港基本法实施十周年座谈会上,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公开宣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高度自治权来源于中央的授权。我国是单一制国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中央授予。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没有明确的,根据基本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中央还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谓的剩余权力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讲,基本法是一部授权法。"

   吴邦国的这种宣示,引起港人和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和香港民主化进程的强烈关注。因为,如果吴邦国的宣示真的施加到香港,就等于宣布"一国两制"的死亡。所以,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和前港督彭定康公开批评北京政权拖延香港民主化进程。香港民主派代表人物,如陈方安生、李柱铭、司徒华、涂谨申、何俊仁、陈日君、孔令瑜等人,纷纷质疑吴邦国的讲话。就连一向温和的资深报人林行止也在《信报》发表评论认为,吴邦国有关《基本法》的谈话,显示香港必须从"两制"向"一国"倾斜,北京给香港回归十年的赠兴就是"我作主子你当家"!

   与此同时,针对吴邦国的讲话,香港民主派提前展开行动,泛民主派议员发起长跑,争取2012年"双普选";民主党举办研讨会审议民主进展,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开始再次筹办七·一大游行,希望前来参加香港回归10周年庆典的胡锦涛能听到香港市民的心声;民调也显示,港人多数赞成双普选,港人对北京政府的信任度降低。

   作为仍然生活在独裁大陆的我,为每年六四祭日闪亮在香江畔的烛光而感动,更为自2003年以来的争取"双普选"七·一大游行而振奋。在我的眼中,十八年如一日的烛火,是东方明珠发出的最耀眼的光芒;因为点燃这不灭烛火的,是港人珍惜自由、维护正义和反抗暴政的良知。

   遥想2003年7月1日的反23条大游行,港人为自己、也为所有追求自由的人们创造了搁置23条的政治奇迹,见证了港人民意的胜利和傀儡港府及中共治港政策的失败。那是体制、民心、大势的合力,迸发出远比独裁意志强大的力量,自由制度是港人捍卫自由的最大资本,港人民心是反抗独裁的最大力量,世界大势是对港人的最大支持。

   从长远的角度看,港人抵御大陆化和保卫自由的最佳途径,一,齐心协力地,直接推动香港的政治民主化,特别是特首的全民普选;二,通过各种方式,间接地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保卫香港的自由制度,不仅是港人的、也是大陆人的神圣责任;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不仅是大陆人的、也是港人的神圣责任。因为两者都是全中国人的自由事业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有大陆人也享受到了自由,港人的自由才会得到根本的保障。

   2007年6月18日于北京家中(《开放》2007年7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