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刘晓波文选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崔健的《一无所有》,曾经风靡八十年代的中国。的确,那时,刚刚结束噩梦和进入改革的中国人,从愚昧的癫狂中醒来不久,突然发现他们原来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不仅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从最高极权者到凡夫俗子,全都癫狂得找不到北,却由偏偏自以为向着最崇高的理想进发。他们曾投身过一次次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带来的不过是全盘党有化盘剥下的极端贫困;他们追求过"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品质,原来是敌视正常人性的"存天理灭人欲"的旧道德翻版;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共产主义理想,到头来仅仅是破碎的乌托邦泡沫;即便是自以为已经享有的人人平等和社会公正,也不过是枪杆子下的平均主义分配和极端不平等的阶级歧视与身份歧视。而这一切献身的崇拜的盲目的狂热,满足的恰恰不是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而仅仅是极少数特权阶层乃至极权者本人的权力贪婪。
   共产理想破灭之后,发展经济和发家致富变成主流。尽管,相对于斗争为纲、大公无私和苦行僧的毛时代而言,改革以来的经济优先、自利意识和大众消费的回归是一种进步,它起码满足了民众的温饱需要和物质享受。然而,摆脱了物质穷光蛋命运的国人,并没有摆脱精神穷光蛋的命运。于是,"一切向权看"的癫狂自然变成"一切向钱看"的癫狂。
   由于鼓励特权、说谎、无耻的独裁体制没有实质性变化,中共坚持的跛足改革将中国引入双重误区。一面是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导致普遍腐败、两极分化和公正奇缺。一面是效率优先的经济改革导致畸形的GDP崇拜、拜金主义和高消费膨胀。

   所以,代替毛时代禁欲主义的,不是取之有道的发财致富,而是没心没肺的一夜暴富;不是自由与责任的平衡,而是既无自由也无责任的纵欲主义;不是理性的致富谋划,而是疯狂的发财梦。八十年代有"疯狂的君子兰热",一盆君子兰被炒到数万元;九十年代中期有"疯狂的集资热",诈骗性集资遍地开花,他们承诺的高盈利吸引了太多的民间资金,致使多少普通市民血本无归;进入新世纪,尽管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已经有近三十年的历史,但中国人的牟利与消费仍然不断地发生非理性癫狂。
   富人们的高消费攀比,制造出一个接一个的高价神话,天价的车牌、月饼、烟酒、盛宴、国画、玉器……层出不穷。
   近两年,观赏性鲤鱼市场突然火爆,一条从市场上花40元买来的普通鲤鱼,可以在拍卖会上卖出万元高价;宁波郎艺锦养鲤场老板张金郎养了10年锦鲤,他养的锦鲤在拍卖会上单尾成交额动辄过万,最高成交纪录是一条86厘米长的"大正"锦鲤,被一位东莞老板以83万元的高价买走。
   也是短短两年间,普洱茶的身价突然一路飙升,从几元一饼卖到了几十元、几百元、几千元、几万元,普洱茶收藏者群体应运而生。"越陈越香"的炒作,带来数百倍、数千倍的升值空间,吸引大量收藏者一掷千金,普洱茶变成了"能喝的古董", 越来越多的购买者看中了它的投资功效,致使普洱茶市场形成居高不下的"牛市"。但是,普洱茶价格被非理性炒作抬向天价,投资的风险也被推向悬崖边。
   在暴富阶层的炫耀中,两极分化的现实激起越来越强烈的底层不满,跛足改革中的最大受益阶层成为众矢之的,但在中国的现实中,新老左派和网络愤青只敢把批判的矛头指向私营老板及主流经济学家,而不敢把矛头指向造成公正奇缺的独裁制度,更不敢对当下中国的最富有的新老权贵家族发出怒吼。于是,中国的先富阶层与贫困阶层双双陷于畸形心态之中--富人鄙视穷人,穷人仇恨富人。
   一方面,新老左派不断强化"为富不仁"的道德指控,用资本原罪将所有先富起来的群体一勺烩。富豪们的一掷千金让穷人们眼红咬牙,网络上和现实中的非理性仇富情绪大宣泄,富人被绑架被灭门等恶性犯罪频频发生,云南大学贫困生马家爵连杀四个同学的惨剧,网络上居然频繁出现类似"马家爵杀人有理"的帖子。
   另一方面,由贫困所导致悲惨故事不断曝光,公开"哭穷"的典型越来越多,上网募捐的案例层出不穷,……在某种意义上,愈演愈烈的民粹主义情绪使贫困变成了"硬道理",只要贫困,不管原因,不论理由,都会变成新老左派发飙的酒精和媒体煽情的卖点。许多家在中心城市的大学毕业生,宁可甘当"啃老族"而不愿为千元月薪"卖身",却喋喋不休地抱怨自己的悲惨处境。
   正是在这种失衡的心态中,中国人普遍怀有非理性的暴富梦,动不动就出现全民癫狂。最近,中国股市的疯狂牛市再次制造出暴富神话,带动全民炒股热的持续升温,大量普通市民倾其所有加入炒股大军。全国每天新开户股民高达20多万,年轻人借贷炒股,老年人拿出压箱底的钱炒股,中产人士抵押汽车和住房投入股市,……面对如此疯涨的股市和疯狂的股民,专业人士的告诫不管用,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担心股市泡沫的警告也不管用--5月10日,上海股市冲破4000点,综合指数报收于4049·70点。怪不得有人把《国歌》改成《股歌》,把"前进!前进!"的歌词改成"钱进!钱进!"。
   曾经被毛泽东剥夺得一无所有的中国人,有理由渴望和追求财富,但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带来全民炒股的疯狂,却不可能结出共同富裕之果。特别是在制度畸形和人心畸形的中国,"新政"泡沫已经破碎, 又吹出"和谐社会"泡沫,加上媒体鼓噪的"盛世"泡沫,正随着奥运的临近愈发鼓涨,"股市"泡沫也就成为必然。
   可以预期,等到泡沫破碎之后,偷着哭的大都是平民百姓,偷着笑的大都是可以操纵股市的权贵。
   2007年5月11日于北京家中(《观察》首发2007年5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