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贪官挑战中共 ]
刘水文集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官挑战中共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2007年2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