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刘水文集
·八九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知名作家记者刘水及其家人遭国保迫害
·中国作家刘水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刘水再被以“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图)
·2008年5月被拒返深圳工作新闻报道(图)
·国际记者联会及香港记者协会有关刘水遭警方限制工作报道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2007年中共违反「言论自由」案例一览表(刘水等个案
·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逸敏:刘水被甘肃省庆阳市警方阻止参加国际笔会香港会议
·2006年5月29日被深圳警方传唤媒体报道
·入狱期间部分媒体相关报导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二)
·知名作家刘水获释揭露当局构陷黑幕
·张津郡:刘水事件始末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新近中国大陆拍摄、上映的战争片《集结号》,讲述的是国共内战中共军所属九连士兵被组织抛弃、成为炮灰再被追认烈士的战争故事。电影甫一上映,便创造了高票房,也被密集炮轰“去意识形态化”。这顶大帽子委实够大,但并不准确。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长达四年的国共内战,是夺权之争,背负同一意识形态,国共双方都好不到哪里去。在今天中共极权专制意识形态下,导演冯小刚刻意回避国共四年内战的权力之争,去意识形态化,没什么不当,但是,他为通过严格的电影审查,用力太猛,过度去意识形态化,反而让整部电影想要表现的主题显得虚假,给片子留下了主题硬伤。这是致命的伤口,难逃打扮史实的嫌疑。

   中共夺得政权半个多世纪来,对那场内战并没有丝毫反省,而该部冯氏电影,很好地迎合了官方的一贯立场,说它是一部配合官方的主旋律电影,符合实情。半个多世纪,足够让历史沉淀下来。国共两党之间的恩怨,逐渐模糊消散。战场上曾经的敌手继任领袖,早已握手言和,流落台湾的国民党士兵,20多年前就被允许返回大陆探亲、居住。冯氏的失败,在于对这些真实历史细节的洞察和把握,没能超越党派,然后站在人性的高度演绎一段战争故事。

   国民党大陆政权维系了27年,中共掌握政权也已58年。有足够的历史空间,可以对双方制度优劣进行比较。这种比较是有意思的。现在回头看那四年内战,国共双方只是为了争夺权力宝座、谁当中国老大打得你死我活,并非为了缔造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都无正义性可言。四年内战杀戮,死亡几百万中国人,民生凋敝,让社会退步,而中共标榜的4年解放战争,最终解放了谁?反正不是老百姓。

   用意识形态评价战争太形而上,不如让支撑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和国家价值观完整呈现一段历史,让人更能看清一场连绵数年战争的本质。从这个角度回望《集结号》所演绎的战争以及战后年月,内战是野蛮人之间的战争,数百万在战争中死伤的国共官兵、数亿计遭受战争蹂躏的老百姓,太不值得,他们都充当了毫无价值的炮灰和流民。一支军队、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如果不懂得尊重生命,不管它呼喊多么崇高的口号,都是伪善的、值得怀疑的。国共用意识形态粉刷了那场战争,绑架了国家。作为战场对手的国共两党,他们曾标榜的意识形态,有同质化色彩,那就是专制极权下的草菅人命。这与柏林墙和三八线两边共产阵营和民主阵营森严的对垒,性质完全不同,没有可比性。

   这场内战,消耗的都是中国人的生命和资源,延滞了国家的文明化进程。我们看不到对内战的反省和对生命的爱惜。片子后半部,幸存连长谷子地费尽周折靠个人力量寻找47名阵亡战友,这是对夺得国家政权的中共的极大讽喻。这是冯氏无意间的一个贡献。战胜的共军幸存者成为国家主人,忙着分官加爵,享受生活,而那些战场上的死亡者,连名字都未留下,后人缅怀的只是一个集体墓碑符号。更悲凉的是,阵亡者的家属得不到公平的抚恤和优待,为得到政府的200斤粮食,争得头破血流。还有数百万战死的国民党官兵,中共夺权后也没念在同是中国人的份上,给他们也立块纪念碑。

   趟着如河血路、累累白骨,中共以胜利者的姿态昂然登上北京天安门城楼。战争是要死人,但是夺得政权、死者为之献身的党,又是如何慰祭亡灵的,这样的基本人道,中共都丧失了。当这些电影场景和历史真实,一幕幕交替呈现在人们面前时,阵亡者为所谓共产主义信仰献身,便是一场骗局。

   《集结号》模仿痕迹太明显、伪造太低级。美国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和前苏联电影《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兵临城下》,显然是被模仿的母本。编剧刘恒和导演冯小刚的思维,局限在只能模仿、伪造前三部电影中的一些战斗情节,玩些中国式的小聪明,他们看不到战争背后的人性。最低级的模仿,是共军的美式军装和钢盔、战斗指挥手势和职业狙击手几个细节。尤其是那个狙击手,我不敢说看过全部反映四年内战的所有小说、电影、电视剧,但大部分看过了,或者听参与那场战争的父辈说起过,共军中还有什么职业狙击手。如果在这几部电影之前,冯氏能拔高、虚构出这些细节,那也算高明,估计《集结号》获奥斯卡奖不是没有可能。生搬硬套的模仿、没根据的伪造,使得《集结号》剧情停留在搞笑的层面,难怪影院笑声一片。除却搞笑,整部电影只剩下空荡荡一片。

   谷子地挂着二等战功勋章从韩战战场归来。他找到为九连官兵建立的无名纪念碑,捶胸顿足,打闹怒骂。他想骂共产党怎么就不把人当人使唤,像对待牲口一样,随便抛弃几百号大活人,连名字都没保留。但他不敢也不能骂党、否定党,骂党否定党等于是骂自己否定自己。冯小刚以冯氏蒙太奇手法歌颂中共的永远正确,掩饰了这个本该出彩的细节。共军士兵为何而战,即使今天中共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假如那些农民出身的共军官兵,能够预知中共夺得政权这几十年里将农民推入苦难境地,他们当初还会抛头颅洒热血,期盼一个新中国么?冯小刚没能突破这个瓶颈,所以《集结号》算不上一部诚实、反思的战争片。

   能够认识人性,是一种能力和境界,中国艺术家还没这个功力。单纯模仿导演思想,并简单移植拍摄技巧,靠投机取巧竟然也能糊弄高票房,这就不是导演一个人的问题,这个民族缺乏反省的能力和自觉。

   幸好我们有一个历史和电影融合在一起的参考坐标。韩国电影《太极旗飘扬》,反映的是二战之后世所瞩目的韩战,也就是中国人被灌输的抗美援朝战争。韩战初始是朝鲜半岛大韩民族的一场内战,后美、中军队相继介入,上升为自二战后最剧烈的一场局部国际战争。这是一场非得用战争才能分出优劣高下、名副其实的意识形态战争,是东方共产阵营与西方民主阵营的大决战。韩战的国际背景和战争惨烈程度,远远超越中国的四年内战。但是,导演用战争的惨烈、对人的摧残扭曲和对战争的反省,解构了了毫无价值的意识形态。让观众看到了真实的人,在战争中的愚忠、野蛮、勇敢、反战、背叛、软弱等人性,和超越战争的手足深情。战争中没有英雄,英雄也是常人。战争既可以毁灭一个人,也可以救赎一个迷茫的战士。该片将一对兄弟战士复归到人,这样的战士谁都可以触摸到,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生命才是最高贵的,即使在血流成河的战场,生命也应该得到尊重。因此,该片上升到了对战争控诉和对和平渴望的艺术高度。

   

   2007年12月30

   

   原载《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