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刘水文集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新近中国大陆拍摄、上映的战争片《集结号》,讲述的是国共内战中共军所属九连士兵被组织抛弃、成为炮灰再被追认烈士的战争故事。电影甫一上映,便创造了高票房,也被密集炮轰“去意识形态化”。这顶大帽子委实够大,但并不准确。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长达四年的国共内战,是夺权之争,背负同一意识形态,国共双方都好不到哪里去。在今天中共极权专制意识形态下,导演冯小刚刻意回避国共四年内战的权力之争,去意识形态化,没什么不当,但是,他为通过严格的电影审查,用力太猛,过度去意识形态化,反而让整部电影想要表现的主题显得虚假,给片子留下了主题硬伤。这是致命的伤口,难逃打扮史实的嫌疑。

   中共夺得政权半个多世纪来,对那场内战并没有丝毫反省,而该部冯氏电影,很好地迎合了官方的一贯立场,说它是一部配合官方的主旋律电影,符合实情。半个多世纪,足够让历史沉淀下来。国共两党之间的恩怨,逐渐模糊消散。战场上曾经的敌手继任领袖,早已握手言和,流落台湾的国民党士兵,20多年前就被允许返回大陆探亲、居住。冯氏的失败,在于对这些真实历史细节的洞察和把握,没能超越党派,然后站在人性的高度演绎一段战争故事。

   国民党大陆政权维系了27年,中共掌握政权也已58年。有足够的历史空间,可以对双方制度优劣进行比较。这种比较是有意思的。现在回头看那四年内战,国共双方只是为了争夺权力宝座、谁当中国老大打得你死我活,并非为了缔造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都无正义性可言。四年内战杀戮,死亡几百万中国人,民生凋敝,让社会退步,而中共标榜的4年解放战争,最终解放了谁?反正不是老百姓。

   用意识形态评价战争太形而上,不如让支撑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和国家价值观完整呈现一段历史,让人更能看清一场连绵数年战争的本质。从这个角度回望《集结号》所演绎的战争以及战后年月,内战是野蛮人之间的战争,数百万在战争中死伤的国共官兵、数亿计遭受战争蹂躏的老百姓,太不值得,他们都充当了毫无价值的炮灰和流民。一支军队、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如果不懂得尊重生命,不管它呼喊多么崇高的口号,都是伪善的、值得怀疑的。国共用意识形态粉刷了那场战争,绑架了国家。作为战场对手的国共两党,他们曾标榜的意识形态,有同质化色彩,那就是专制极权下的草菅人命。这与柏林墙和三八线两边共产阵营和民主阵营森严的对垒,性质完全不同,没有可比性。

   这场内战,消耗的都是中国人的生命和资源,延滞了国家的文明化进程。我们看不到对内战的反省和对生命的爱惜。片子后半部,幸存连长谷子地费尽周折靠个人力量寻找47名阵亡战友,这是对夺得国家政权的中共的极大讽喻。这是冯氏无意间的一个贡献。战胜的共军幸存者成为国家主人,忙着分官加爵,享受生活,而那些战场上的死亡者,连名字都未留下,后人缅怀的只是一个集体墓碑符号。更悲凉的是,阵亡者的家属得不到公平的抚恤和优待,为得到政府的200斤粮食,争得头破血流。还有数百万战死的国民党官兵,中共夺权后也没念在同是中国人的份上,给他们也立块纪念碑。

   趟着如河血路、累累白骨,中共以胜利者的姿态昂然登上北京天安门城楼。战争是要死人,但是夺得政权、死者为之献身的党,又是如何慰祭亡灵的,这样的基本人道,中共都丧失了。当这些电影场景和历史真实,一幕幕交替呈现在人们面前时,阵亡者为所谓共产主义信仰献身,便是一场骗局。

   《集结号》模仿痕迹太明显、伪造太低级。美国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和前苏联电影《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兵临城下》,显然是被模仿的母本。编剧刘恒和导演冯小刚的思维,局限在只能模仿、伪造前三部电影中的一些战斗情节,玩些中国式的小聪明,他们看不到战争背后的人性。最低级的模仿,是共军的美式军装和钢盔、战斗指挥手势和职业狙击手几个细节。尤其是那个狙击手,我不敢说看过全部反映四年内战的所有小说、电影、电视剧,但大部分看过了,或者听参与那场战争的父辈说起过,共军中还有什么职业狙击手。如果在这几部电影之前,冯氏能拔高、虚构出这些细节,那也算高明,估计《集结号》获奥斯卡奖不是没有可能。生搬硬套的模仿、没根据的伪造,使得《集结号》剧情停留在搞笑的层面,难怪影院笑声一片。除却搞笑,整部电影只剩下空荡荡一片。

   谷子地挂着二等战功勋章从韩战战场归来。他找到为九连官兵建立的无名纪念碑,捶胸顿足,打闹怒骂。他想骂共产党怎么就不把人当人使唤,像对待牲口一样,随便抛弃几百号大活人,连名字都没保留。但他不敢也不能骂党、否定党,骂党否定党等于是骂自己否定自己。冯小刚以冯氏蒙太奇手法歌颂中共的永远正确,掩饰了这个本该出彩的细节。共军士兵为何而战,即使今天中共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假如那些农民出身的共军官兵,能够预知中共夺得政权这几十年里将农民推入苦难境地,他们当初还会抛头颅洒热血,期盼一个新中国么?冯小刚没能突破这个瓶颈,所以《集结号》算不上一部诚实、反思的战争片。

   能够认识人性,是一种能力和境界,中国艺术家还没这个功力。单纯模仿导演思想,并简单移植拍摄技巧,靠投机取巧竟然也能糊弄高票房,这就不是导演一个人的问题,这个民族缺乏反省的能力和自觉。

   幸好我们有一个历史和电影融合在一起的参考坐标。韩国电影《太极旗飘扬》,反映的是二战之后世所瞩目的韩战,也就是中国人被灌输的抗美援朝战争。韩战初始是朝鲜半岛大韩民族的一场内战,后美、中军队相继介入,上升为自二战后最剧烈的一场局部国际战争。这是一场非得用战争才能分出优劣高下、名副其实的意识形态战争,是东方共产阵营与西方民主阵营的大决战。韩战的国际背景和战争惨烈程度,远远超越中国的四年内战。但是,导演用战争的惨烈、对人的摧残扭曲和对战争的反省,解构了了毫无价值的意识形态。让观众看到了真实的人,在战争中的愚忠、野蛮、勇敢、反战、背叛、软弱等人性,和超越战争的手足深情。战争中没有英雄,英雄也是常人。战争既可以毁灭一个人,也可以救赎一个迷茫的战士。该片将一对兄弟战士复归到人,这样的战士谁都可以触摸到,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生命才是最高贵的,即使在血流成河的战场,生命也应该得到尊重。因此,该片上升到了对战争控诉和对和平渴望的艺术高度。

   

   2007年12月30

   

   原载《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