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刘水文集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去年4、5月份,我在云南流亡途中,在昆明正义路闻名遐迩的老街,偶见一上访、乞讨老人刘祥章。相隔一年多,我依然不能忘记这个可敬可爱可怜的老人。现把采访文图整理出来,供大家见识。
   


   4月30日下午,我跟朋友在老街转悠,碰见刘祥章。那天围拢在他摊前的游客很多,我与他只简单聊了聊。从丽江游返昆明之后,5月23日我专门去老街找他,补拍照片,他仍然呆在那棵大树下演讲、乞讨。朋友告诉我,几年前他在这一带就看见过这个乞讨老人。我猜测许多昆明人都见识过这个不同凡响的乞讨者。我两次访谈能够体会到,无论市民和游客都能包容他的存在,并且赞许他将他们长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常识性观点呐喊而出。
   我从刘祥章的大学毕业证和护照上了解到,他1939年出生,江苏南京人,1962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原在昆明铁路局中医院中医科工作。1984年因患脊椎病,休长假一年七个月,因此被中医院辞退。遂开始上访,云南省、昆明市等级信访部门均有批示,答应为其恢复工作,但数十年被推诿延宕,他从此失业,拖着残体乞讨维生。刘自称有家无亲人。
   
   刘祥章在靠近正义路老街的一棵大树下的固定位置乞讨。他选择靠近正义路坐地乞讨、渲泄不满。这个路名,引人遐想。我没问他,选择正义路是不是刻意为之。正义路上无正义,乞丐被政府以影响市容观瞻为由驱赶,他才流落在陋巷僻街。靠近正义路,是为了寻找正义和公平?他的存在充满了讽喻。他的乞讨方式,与街头乞丐大不一样。他的着装、道具,都显得与众不同。他身形瘦小,穿一套正宗的深蓝色铁路冬季宽大制服,戴铁路大檐帽,眼镜架上吊着绳子。岁月把他的面孔雕刻得黛黑粗砺,牙齿全脱落光了。头发和胡须杂乱、垂长、雪白。胸前长长地垂吊着一个金属十字架。刘祥章是一个基督信徒。
   
   刘翔章纹丝不动跪在地上。脖颈上垂挂一张自制的手写塑封乞讨状。上端是英文,下端是中文:
   
   
   
   向
   
   广大革命群众,
   
   讨点老来钱。
   
   谢谢帮助!
   
   我要活下去!
   
   地面一块红布上,整齐摆放着上访批示证明、大学毕业证复印件、乞讨照片、一摞报纸,以及一张自制的白纸板。
   
   纸板左侧手书:
   
   热血青年
   
   国父
   
   孙中山先生
   
   提倡
   
   民主民权民生
   
   纸板右侧手书:
   
   人为饭死,
   
   鸟为食亡。
   
   有志青年,
   
   看看现在,
   
   想想未来。
   
     
   
   他的地摊也不例外,摊前放着一个钱罐。其实乞讨是他的副业。他跟其他职业乞讨人不同,没伪装成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滔滔不绝发表言论,手指着一沓报纸,一遍遍破口咒骂:“共产党是流氓、骗子!”、“共产党是土匪,共匪!”他的神情愤怒激越,动作夸张,近乎声嘶力竭。他不停顿能骂半个小时,从中华民国到反右、文革、六四都能列出中共的罪状。说到贪官,他喊出粗口“狗日的贪官,不得好死!”。他的演讲比起那些学者教授精彩很多。他的摊前很热闹,吸引不少游客围观,这才是他的正业。
   
   据我两次观察,这位老人思维和逻辑清晰,口齿清楚,神经正常,知识挺丰富,对中共政府有刻骨仇恨。可能是我第一次撞见他留下10元钱、问他几个问题的缘故,再次见面,他仍然记得我。我能感觉到,我问他一些敏感话题,让他很兴奋,也乐意回答我。每次都有许多围观者和过路人,观众都不插话,听他一人喋喋不休说道。也有年轻人附和,跟着他骂政府和贪官。
   
   我告诉他专门来给他拍照。他抬起头,挺直身子,张开没牙的嘴巴,象个孩子无声地笑起来。随即抓起地摊上的一摞报纸,指指点点,开口 “共匪,共匪!” 骂将起来。这一摞装订整齐的报纸,都是他收集的贪官落网的新闻报道。他常年上访、乞讨,吃尽苦头,胆识忒大,天不怕地不怕。良好的教育,中国社会最低层、最边缘的残酷生存境遇,让他练就对政府和社会最本真的观察,加上凌厉的口才、察言观色的敏锐本能,以及疯疯傻傻的装扮保护色,在些许闭塞的东陆昆明诞生了一个出色的街头政治家。
   
   地摊上摆放的两张塑封照片跟他现在的模样一样。他说,这是一个美国游客特意为他拍摄然后送来的,还捐他5元钱。他空荡荡的嘴巴,乐哈哈地舒展开,显得很自豪。刘祥章几十年侧身社会底层,饥寒和残躯几乎摧毁他。从卖命效忠的体制内跌落到社会最底层,从受人尊重、体面的高层人群流落街头民间,除了接受陌生人的施舍,他别无选择。与其他乞讨上访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受过高等教育。他以自己出色的演讲回报人们的施舍,从而获得尊重和认同。在街头江湖,他寻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和人情的温暖,让他更看清了制度的虚假和荒谬。在经年累月涤荡的过程中,心灵的解脱超越了身份的卑微,这既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也是他最后的挣扎和抗争。他以谩骂政府证明他活着的价值。中国政府的每一个反对者,都是可耻卑劣的制度制造出来的。
   
   跟我聊熟了,刘祥章悄声告诉我“我有护照呢!”说罢,他竟然从怀中掏出用塑料纸层层包裹的护照递过来,委实让我大吃一惊。护照是2002年办理的。政府相关部门不给他开具证明,所以他一直不能去使馆办理签证。眼看护照要满五年期限,他已67岁高龄。
   
   他想去美国寻找自由。多么被迫无奈但又美好善良的愿望。
   
   刘祥章虽然是社会最底层的上访乞讨者,但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最后,我希望这篇文字不要给老人家惹去祸端。
   
   我为这位昆明老人送去恒久的祝福!
   
   2007年12月
   
   《议报》334期
   
   

此文于2017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