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刘水文集
·八九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知名作家记者刘水及其家人遭国保迫害
·中国作家刘水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刘水再被以“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图)
·2008年5月被拒返深圳工作新闻报道(图)
·国际记者联会及香港记者协会有关刘水遭警方限制工作报道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2007年中共违反「言论自由」案例一览表(刘水等个案
·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逸敏:刘水被甘肃省庆阳市警方阻止参加国际笔会香港会议
·2006年5月29日被深圳警方传唤媒体报道
·入狱期间部分媒体相关报导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二)
·知名作家刘水获释揭露当局构陷黑幕
·张津郡:刘水事件始末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去年4、5月份,我在云南流亡途中,在昆明正义路闻名遐迩的老街,偶见一上访、乞讨老人刘祥章。相隔一年多,我依然不能忘记这个可敬可爱可怜的老人。现把采访文图整理出来,供大家见识。
   


   4月30日下午,我跟朋友在老街转悠,碰见刘祥章。那天围拢在他摊前的游客很多,我与他只简单聊了聊。从丽江游返昆明之后,5月23日我专门去老街找他,补拍照片,他仍然呆在那棵大树下演讲、乞讨。朋友告诉我,几年前他在这一带就看见过这个乞讨老人。我猜测许多昆明人都见识过这个不同凡响的乞讨者。我两次访谈能够体会到,无论市民和游客都能包容他的存在,并且赞许他将他们长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常识性观点呐喊而出。
   我从刘祥章的大学毕业证和护照上了解到,他1939年出生,江苏南京人,1962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原在昆明铁路局中医院中医科工作。1984年因患脊椎病,休长假一年七个月,因此被中医院辞退。遂开始上访,云南省、昆明市等级信访部门均有批示,答应为其恢复工作,但数十年被推诿延宕,他从此失业,拖着残体乞讨维生。刘自称有家无亲人。
   
   刘祥章在靠近正义路老街的一棵大树下的固定位置乞讨。他选择靠近正义路坐地乞讨、渲泄不满。这个路名,引人遐想。我没问他,选择正义路是不是刻意为之。正义路上无正义,乞丐被政府以影响市容观瞻为由驱赶,他才流落在陋巷僻街。靠近正义路,是为了寻找正义和公平?他的存在充满了讽喻。他的乞讨方式,与街头乞丐大不一样。他的着装、道具,都显得与众不同。他身形瘦小,穿一套正宗的深蓝色铁路冬季宽大制服,戴铁路大檐帽,眼镜架上吊着绳子。岁月把他的面孔雕刻得黛黑粗砺,牙齿全脱落光了。头发和胡须杂乱、垂长、雪白。胸前长长地垂吊着一个金属十字架。刘祥章是一个基督信徒。
   
   刘翔章纹丝不动跪在地上。脖颈上垂挂一张自制的手写塑封乞讨状。上端是英文,下端是中文:
   
   
   
   向
   
   广大革命群众,
   
   讨点老来钱。
   
   谢谢帮助!
   
   我要活下去!
   
   地面一块红布上,整齐摆放着上访批示证明、大学毕业证复印件、乞讨照片、一摞报纸,以及一张自制的白纸板。
   
   纸板左侧手书:
   
   热血青年
   
   国父
   
   孙中山先生
   
   提倡
   
   民主民权民生
   
   纸板右侧手书:
   
   人为饭死,
   
   鸟为食亡。
   
   有志青年,
   
   看看现在,
   
   想想未来。
   
     
   
   他的地摊也不例外,摊前放着一个钱罐。其实乞讨是他的副业。他跟其他职业乞讨人不同,没伪装成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滔滔不绝发表言论,手指着一沓报纸,一遍遍破口咒骂:“共产党是流氓、骗子!”、“共产党是土匪,共匪!”他的神情愤怒激越,动作夸张,近乎声嘶力竭。他不停顿能骂半个小时,从中华民国到反右、文革、六四都能列出中共的罪状。说到贪官,他喊出粗口“狗日的贪官,不得好死!”。他的演讲比起那些学者教授精彩很多。他的摊前很热闹,吸引不少游客围观,这才是他的正业。
   
   据我两次观察,这位老人思维和逻辑清晰,口齿清楚,神经正常,知识挺丰富,对中共政府有刻骨仇恨。可能是我第一次撞见他留下10元钱、问他几个问题的缘故,再次见面,他仍然记得我。我能感觉到,我问他一些敏感话题,让他很兴奋,也乐意回答我。每次都有许多围观者和过路人,观众都不插话,听他一人喋喋不休说道。也有年轻人附和,跟着他骂政府和贪官。
   
   我告诉他专门来给他拍照。他抬起头,挺直身子,张开没牙的嘴巴,象个孩子无声地笑起来。随即抓起地摊上的一摞报纸,指指点点,开口 “共匪,共匪!” 骂将起来。这一摞装订整齐的报纸,都是他收集的贪官落网的新闻报道。他常年上访、乞讨,吃尽苦头,胆识忒大,天不怕地不怕。良好的教育,中国社会最低层、最边缘的残酷生存境遇,让他练就对政府和社会最本真的观察,加上凌厉的口才、察言观色的敏锐本能,以及疯疯傻傻的装扮保护色,在些许闭塞的东陆昆明诞生了一个出色的街头政治家。
   
   地摊上摆放的两张塑封照片跟他现在的模样一样。他说,这是一个美国游客特意为他拍摄然后送来的,还捐他5元钱。他空荡荡的嘴巴,乐哈哈地舒展开,显得很自豪。刘祥章几十年侧身社会底层,饥寒和残躯几乎摧毁他。从卖命效忠的体制内跌落到社会最底层,从受人尊重、体面的高层人群流落街头民间,除了接受陌生人的施舍,他别无选择。与其他乞讨上访者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受过高等教育。他以自己出色的演讲回报人们的施舍,从而获得尊重和认同。在街头江湖,他寻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和人情的温暖,让他更看清了制度的虚假和荒谬。在经年累月涤荡的过程中,心灵的解脱超越了身份的卑微,这既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也是他最后的挣扎和抗争。他以谩骂政府证明他活着的价值。中国政府的每一个反对者,都是可耻卑劣的制度制造出来的。
   
   跟我聊熟了,刘祥章悄声告诉我“我有护照呢!”说罢,他竟然从怀中掏出用塑料纸层层包裹的护照递过来,委实让我大吃一惊。护照是2002年办理的。政府相关部门不给他开具证明,所以他一直不能去使馆办理签证。眼看护照要满五年期限,他已67岁高龄。
   
   他想去美国寻找自由。多么被迫无奈但又美好善良的愿望。
   
   刘祥章虽然是社会最底层的上访乞讨者,但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最后,我希望这篇文字不要给老人家惹去祸端。
   
   我为这位昆明老人送去恒久的祝福!
   
   2007年12月
   
   《议报》334期
   
   

此文于2017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