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谁写的《六四诗集》?]
刘水文集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六四诗集》出版,我真不知道是表示祝贺,还是为诗集中失实的“六四”悲哀!

   原以为遭劫的是我一人。天安门三勇士之一的余志坚也中招了。诗作被修改得面目全非。刘晓波跟帖:“有这样编辑诗集的?刘水太不幸。”我个人无所谓幸与不幸,无非是文字遭遇无良对待。而主编蒋品超却号称是个诗人,是个六四参与者。近日蒋品超在“自由中国论坛”没来由地出口伤人。又未经丁子霖女士同意,私自把她名字列在另一本诗集的顾问名单上,害得她老人家特此声明作出澄清。有关参选《六四诗集》的编作分歧,最早我与蒋品超是私下沟通的。我坚持不改,他坚持要改。结果一拍两散。我主动选择退出。并且向编委王丹、袁红冰、盛雪诸位,单独发去邮件作了说明,同时也是一份声明。最近,陆续传递出《六四诗集》编辑过程中的不端内情,再联系蒋品超的种种无良言行,我不能不叫真一次。不知道还有哪些《六四诗集》入选者都有类似遭遇——原创被蒋大主编大幅删改,而且是改你没商量。

   原创被全面改写的《六四诗集》,表达的是众多作者的心声,还是蒋主编一个人的意志?

   不是说自己的诗作一定有多好,非要入选。1980——1990年代,我的拙诗至少入选大陆公开出版的诗选集五本以上,也获过“陆游杯”等几次全国奖,主编过一本全国大赛诗集。每本诗选编辑风格、入选标准和针对作者不同。只要按诗歌编选常识、编辑专业和编辑流程来操作,选与不选,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在中国有点文化者,年轻时谁不是诗人?诗为心声。诗品即人品。但是,作为诗集编辑,大幅改写诗,我闻所未闻,蒋主编委实让我长了见识。何况是我在监狱写的文字。每个坐牢者,都非常看重自己从监狱带出来的每一个文字,尤其是政治犯。

   诗歌不同于其他文体,作者写作时的环境和情绪,决定了诗歌的意境。改写将意境严重破坏,直接颠覆了原创的主旨。这就是我坚决反对蒋品超改写的原因。不管是哪种文体编选的著作,当作品完整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编者的学养、修为、喜好、品质、专业与否,特别是写作与编辑的功底,都一并透露给了读者。当然,你更不可能欺骗每一位入选的作者。

   1990年出狱,一年之后,我在内地一家小报做主编。1992年主办“六盘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在1992年的安徽《诗歌报月刊》、上海《文艺报》、四川《星星》诗刊,以及台湾《葡萄园》诗刊都可以查到征文广告。1992年元旦期间,利用在北京参加《经济导报》社笔会机缘,当面邀请诗人伍立扬、牛汉、韩作荣等人做顾问,并经他们口头同意。大赛优秀作品集终审稿邮寄给他们审阅。从征文、选稿、评奖、编辑、终审、出版整整历时一年三个月。

   2005年,英年早逝的知名辽宁盘锦诗人杨春光,是我主编的大赛诗集《走上街头》(是我祭奠八九死难者一首诗的标题,1993年香港金陵书社出版公司出版)的获奖者之一。2004年发现他加入了独立笔会,当即与失去音讯10多年的杨春光电话联系。不久我入狱.等我获得自由,他却离开了这个他用一生反抗的世界。

   蒋品超一再炒作大陆查封《六四诗集》,以我的经验和基本常识,并不属实。特别荒唐的是,诗集还在美国编选之中,安徽淮南新闻出版局就开始查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不是把别人当猴耍,当这个世界都是SB啊?再说,要炒作,能不能来点高明、新鲜的。新近吴仁华先生新作《1989年天安门广场血腥清场内幕》披露的内容,远比《六四诗集》更敏感,更让当局恐慌,未见什么查封之说。另外,这么多年,六四民运的著作在香港、美国出版了许多,也有带进大陆的,从来没有听闻什么查封的。大多在海关被没收。除非《六四诗集》在大陆地下印刷、发行,才有可能被当局查封一说。

   中共还真是个筐,什么罪恶,哪怕是所谓的“民运人士”无中生有编造的事件,都栽在中共的头上。这种作派本身就非常恐怖,非常可疑,值得警惕。《六四诗集》是给一场民主运动存信史。如果是被改写的,不管是以多么正义、公正的名义,它伤害的不仅仅是作者的心灵,更多伤害的是被蒙蔽的中国人,它亵渎了八九民运的灵魂。哪怕是八九期间天安门广场,不知名者随手涂抹的一个字“血”、“自由”,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诗句。原汁原味,忠实于事实。一句诗还原了一个时代,见证了一场民主运动的代价。你难道说它不是诗句,要去改写。

   1990年代大陆文坛流行的恶俗炒作手法,10年以后,竟然被蒋诗人带到了美国。

   不得不承认,蒋品超的六四选题很成功。《六四诗集》名字大气、主旨鲜明。但可惜被他的无良操作糟蹋了。“六四”这个漂亮丫头,谁都想插一腿。作为参与者和葆有良知者,给历史保存一副真实的面孔,功莫大焉。有机会的话,我会编选一本《八九民运诗选》(暂定名)。只选1989年写作的诗。呵呵。会向蒋诗人发出约稿函。我的编辑方针是:对于能联系到的作者,要么诗作不合写作时间限制,不选;要么一字不差的全文选用。并且,我负责跟出版社书面合同约定,必须保证至少给每位作者免费赠样书10册;向作者支付高额稿酬。至于诗选的文宣、推介,只要内容够水准、涵盖参与的各个阶层,装帧精美,自然有媒体“炒作”。

   

   

   2007年6月2日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